夜幕初降,晚霞如火,在天空之尽情释放了一整天热情的骄阳渐渐落下西山。『

    喧嚣的城内此时依旧有不少的地方不时爆出激烈的枪炮声响,只是相比于白天的时候已经安静了许多。

    此时城内大部分区域此时都已经落入了日军的手,能够撤走的人都已经被带走,少量失陷的人员此时也只能是绝望的面对日军的围剿。

    枪声炮声,哭声叫声不绝于耳。

    在许诺的动员下,城内大部分滞留的民众都已经比送去了江畔等待过江。因为天色渐暗,加上之前许诺在天空之大肆屠虐日军空力量以及干掉了溯流而上的日军炮艇。此时的江面上还是比较安全的。

    而日本人的主力部队此时正疯了一样在猛烈攻击挂着朝香宫鸠彦王的守军核心阵地。那里已经完全沦为一处由无尽的鲜血与残肢碎肉构成的血腥地狱。

    不敢动用重火力害怕损伤到朝香宫鸠彦王遗体的日军只能是拼命起人海攻击。却在守军们凶猛的火力打击之下在地上摞起一层层的尸山血海!

    作为整个战场焦点的许诺,从天而降来到了那处由各国使馆人员以及教会人员修建的安全区。

    虽然在初期的时候这里的确是维护提供了一些安全,可是这处安全区最终的结果同样也是沦为日军的战利品,躲入这里的人下场可是非常凄凉。许诺自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憋屈的死在这里。

    而且此时城内还存活的人员大都已经被送去了江边等待过江,这处安全区内的数万人是城内最后也是最大的一波。

    已经忙碌劳累厮杀了一整天的许诺已经很累了。尤其是下午的时候,在一群陷入疯狂之的日军指挥官残酷的命令下向着挂着朝香宫鸠彦王的阵地汹涌扑上来的潮水般日军给许诺带去了不少的压力。

    许诺要忙着对付几乎无穷无尽的日军,还要不停的在城内四处穿行收拢那些零散失陷的守军与民众。再加上还要去天上干掉那些试图轰炸江边人群的日军机群。

    忙碌至极几乎没有丝毫喘息时间的许诺此时已经很是疲惫。尤其是在高强度的激战之,钢铁侠战甲此刻只剩下了最后一块高能电池提供能源。

    “他们在这里非常安全,这里是立区。我们会保护他们。”一群由各国人员组成的安全区委员会正在大门处与许诺对峙。许多各国武官们对于许诺身上那套早已经被不断赶快的鲜血浸透的钢铁侠战甲流露出无尽贪婪的目光。

    白天的时候战况那么激烈残酷,而且许诺还不时的在天空之肆意凌虐日军战机。这些目光敏锐的外国人没有理由看不到。

    此时这些外国人坚信他们可以镇住日军部队,能够庇护进入安全区的当地人。无论军民,就像是在松江的租界一样。只是,这些白人们在这个世界上横行无忌已经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了什么是弱肉强食!

    许诺没有功夫和这群圣母们废话。一跃而起就落在了一栋坚固建筑的屋顶上。看向安全区内拥挤的人群,深吸口气“所有人听着!现在日军的注意力都已经被吸引在了外面的阵地上!你们立刻去江边,那里有船可以去对岸。记住,今天晚上是最后的机会。如果你们不走的话,明天天亮之后就走不了了!”

    许诺可没有说错。等到明天上午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没有了压制而且在许诺的手上遭受如此惨烈伤亡的日本人必然会在附近进行最为残酷的报复。

    在城内几乎被撤空的情况下,这些躲在安全区内试图活命的人几乎没有躲过日本人黑手的可能。今晚不走的话,那就真的是走不了了。

    许诺今天在天空之飞来飞去的身姿的确是起到很大的作用,不少人听到许诺的话之后已经开始意动起身。只是,大部分的人依旧是神色惶恐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畏惧死亡。

    “你们不能离开!”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的年白人跳了出来大声疾呼“这里是安全区!我们会保护你们!外面现在是激烈的战场,你们出去会被打死的!”

    络腮胡子的话起到了作用,一些已经站起身的民众又坐了下去。

    毕竟他们此时此刻所追求的就是安全,而由作威作福这么多年的洋大人们保护着,怎么说也比出去在弹雨横飞的战场上要强。没有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轰!”许诺一记能量炮就打在了那个络腮胡子的身前,剧烈的爆炸直接将那个倒霉蛋冲的飞了出去。也就是许诺看在这些圣母们的确是保护了不少民众的份上才手下留情,要不然的话刚刚那一下直接就把他炸成碎块!

    “闭上你的臭嘴!”许诺厉声呵斥“日本人已经打疯了,真以为还是你们横行天下的时候?他们留在这里才是死路一条!”

    设于许诺的威势,那些白人们只能是敢怒不敢言。而人群之的那些武官们则是双眼放光,死死的盯着许诺身上的战甲。

    这种科幻小说之都没有出现过的东西真实的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早已经让这些武官们陷入疯狂之。如果不是知道打不过,他们早就上去抢了。

    转身看了眼不远处激战正酣的战场,耳畔听着直冲云霄的枪声与喊杀之声。再转过头来看看眼前这黑压压一大片神色畏缩的人群,许诺心无奈的叹了口气。

    外面的守军和一部分民众在面临日军攻击的时候拿起武器拼死作战,为这些人争取撤退的时间。甚至就连许诺也是如此。

    勇敢的人为怯懦的人争取活命的时间与道路,然后勇敢的人死去,怯懦的人活下去?

    看着眼前这一张张或是麻木,或是惊慌失措的脸。许诺心没来由的一痛。一下午的激战之,已经有许多勇敢的守军战死了,可是他们难道就是为了这些就连逃跑都不敢逃跑的胆小鬼们而献出生命?

    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许诺再次开启扬声器“现在,所有人去江边!想活下去的就去,留下来的人那就等死吧!”

    许诺说完之后冷冷的扫过这里的人群之后就再也没有多说些什么。他能够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都已经现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了还不想着逃亡只想着躲避再躲避,那根本就没有拯救的价值。这些人的路只能是由他们自己选择。

    打开推进器,许诺冲天而起,向着喊杀之声震耳欲聋的主战场飞去。

    许诺离开之后,躲藏在安全区内的数万人交头接耳,惶恐不安。

    有些人最终还是选择了离去,哪怕外面枪炮声震耳欲聋,幽暗的夜幕都被不断暴起的光斑映亮,他们也决心逃出这处死地。毕竟四面八方都是日本人,谁也不敢保证日本人真的会畏惧这些洋人不敢冲进来。

    然而,哪怕如此,依旧是有数量众多的人选择了留下。因为他们害怕,害怕离开这方暂时安宁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是源于害怕。对于这些人,许诺没有丝毫想要再去劝解的意思。生的机会已经给过了,路也是他们自己选择的。

    夜色如墨,月如钩。

    莹白色的月光亿万年如一日的将自己清冷的光芒映照在大地之上。在这亘古不变的月光之下,数不清的人正在为了各自心的念想而掀起腥风血雨。

    已经陷入了疯狂之的日军众多指挥官们挥舞着自己的指挥刀喝令一**的日军部队冲向朝香宫鸠彦王遗体所在的位置。这几乎就是他们活下来唯一的希望。

    在事情被直接捅到国内,捅到天皇面前之前。他们必须将遗体夺回来,不然的话下场必然惨烈。在这种念头的支撑下,普通士兵的性命已经微不足道。因为那些将军们不想死。

    因为畏惧损坏朝香宫鸠彦王的遗体,日军在进攻之不敢动用重型火力。只能是依靠几乎是无穷无尽的人海战术来进行突击。在数不清的火把火堆以及照明弹的映照下,成山成海般的日军蜂拥而上,一**的就像是海浪一样没有尽头。

    与日军相比,得到许诺援助的守军们就轻松多了。

    大部分的守军和民众都已经被送去了江边一船船的过江逃命。伤员们都是最先被送走的,所有留下来坚守阵地的人都是自愿留下来的勇士。虽然人数不算很多,可是一个个的都是好汉。而且他们原本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士。

    这些守军虽然不过数千之众,可是却拥有许诺从日军那里抢来的大量军火。白天的时候许诺在天上飞来飞去,直接落在日军后方后勤部队物资堆放地之将大量军火装进存储空间再飞回来交给守军们使用。

    相对于那些只能是使用刺刀和步枪的日军,没有丝毫顾忌的守军们全都打疯了。

    密集的弹雨之下,日军的尸几乎就像是索姆河战役一样一层层的摞在一起。空气之的血腥味道之浓郁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数以万计的日军士兵们在一**的攻势之被打死,可是旋即就会有数量更多的日军冲上来。二十多万大军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哪怕是许诺的强悍在这种规模的战斗之也几乎没有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哪怕是他拼命召唤出大量的狗头怪,本人更是亲自杀入日军阵杀了个血流成河。

    期间有那位何姓校在英国佬的撺掇下想要窃取许诺脱下来留在阵地上让人清洗的战甲。只是这个完全不懂得黑科技的倒霉蛋刚摸到战甲就被白后给电的口吐白沫躺在地上。等到许诺回来之后看都未看直接一脚踩爆了脑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