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以撤退了。”看了眼远处天边似火般的朝阳,满是血腥气息的许诺点了点头,吩咐身边那些还活着的守军们撤退。

    “长官!?”这个时候还能够留下的都是血性汉子,他们原本以为自己会和许诺一起战至最后一刻,却没有想到许诺会在最后关头让他们走人。满脸硝烟,双目之满是血丝的老莫张嘴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浑身上下只在腰间围了个单衣的许诺摆手止住。

    “什么都别说,我会为你们争取渡江的时间。现在全都走。”许诺目光如电“这是命令!”

    许诺之前的表现早已经征服了这些血性汉子们,对于许诺下达的命令他们虽然不理解,可是最终却依旧都是行礼之后大步离开,向着江畔跑去。

    经过一整夜的不间断运输,在江对岸的守军支援下,众多的船只来往不断,络绎不绝的拼命运送人员渡江。

    数十万拥挤在江边的军民运送到了对岸,成功的逃离了这处人间地狱。现在,许诺在这个世界上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最后坚守阵地的这些守军们也到了该撤退的时候。

    众多的守军们纷纷撤退,离开阵地向着江边跑去,那里有船在等着他们。而许诺则是摸出缴获的香烟悠然自得的抽了起来。

    日本人的人海战术经过一整夜的惨烈消耗之后被打空了底气。一批批的日军不断被填入战场,然后被消耗一空。这里已经完全成为了一处巨大的停尸场,数万日军的尸几乎铺满了大地!

    “时间差不多了。”十多分钟之后,许诺用力的吸了口香烟,面色淡然的站起身来。

    经过这么长时间几乎是不间断的激烈作战,哪怕是许诺也已经疲惫到了表情僵硬的地步。

    目光冷冷的看着四周密密麻麻几乎一眼望不到边的日军人海,许诺想要笑一下却有些扯不动嘴角。以他的身体强度来说,都已经有些酸痛难忍的感觉。更别说他多次召唤大量狗头怪导致精神力消耗过度,头脑一阵阵的刺痛。

    至于许诺的得力助手大黄蜂,此时已经因为被密集的弹雨攒射被打成了筛子一样已经无力继续战斗。被许诺收回存储空间等着返回现代世界之进行维修。

    众多的日军四面八方的将许诺团团围住,可是却不敢进攻。除了亲眼见识了许诺的强悍之外,还因为许诺此时就站在挂着朝香宫鸠彦王的电线杆旁边。一长串的绳索拉在朝香宫鸠彦王的身上,绳索的尽头是好几枚手榴弹!

    围的严严实实的日军很快就分开了一道豁口,一大群肩膀上挂着金星的将军们来到了距离许诺不远处。

    之前许诺接连击杀了好几个倒霉的日军将领之后,这些家伙都已经远远的逃跑分开躲避。不过此时他们都已经接到了来自国内的严厉命令,知道不将朝香宫鸠彦王的遗体夺回来不行。这才在此时硬着头皮上前想要和许诺谈判。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过来,就像是老奸巨猾的谷寿夫此时就远远的躲在远处的一辆坦克车内观察着这边的情况。

    远处的安全区内各处都趴满了人,各国的工作人员正在使用相机拼命的记录着眼前的一切。宛如神迹般降临的许诺对于他们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时间差不多了。”就在几名日军将领之的华夏通准备上前与许诺谈判的时候,许诺咧了咧嘴猛然拉下了手里的绳索!

    在一群日军将领绝望不甘的怒吼声,他们拼死想要营救的目标被炸成了粉碎。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许诺从地上面的杂物堆拉出了根导火索,用手的香烟点燃。

    看着那嘶嘶冒着火花的导火索快向着地面上燃烧而去,日军将领们险些被吓的魂飞魄散!

    许诺之前就已经在附近的地面上安装了大量炸药,想的就临走之前狠狠的再赚上一笔。没想到真的大赚了一票,居然带上了这么多的将军。这些可都是货真价实的战犯!

    从存储空间之取出钢铁侠战甲穿上,在远处安全区内的诸多各国人员惊叹声腾空而起重重的落在远处谷寿夫躲藏的坦克上。巨大的力道直接就将这辆倒霉的坦克给压成了匾葫芦!

    “轰!!!”一声宛如雷鸣般的冲天巨响,诸多的高级军官们以及四周的士兵全都在这次轰鸣爆炸之化为了漫天飞舞的血肉碎块。而许诺则是低头看了眼脚下泛着血水被踩透了的坦克,整个人的身体连带着钢铁侠战甲都逐渐消失在了空气之。

    ------

    “真是够了。”洛杉矶,海滨庄园。回到现代世界之后许诺第一件事情不是维修钢铁侠战甲,而是匆忙跑去浴室洗澡。

    如果只是出汗或者灰尘脏了什么也就算了,可是许诺之前一整天的时间里面几乎都是在接连不断的杀戮之渡过。那几乎是无穷无尽的鲜血简直是要命。他几乎就是在鲜血浸泡之渡过了一天的时间。

    浓厚的血腥气息几乎化为实质。许诺在浴室之洗了很久依旧能够闻到自己身上所散出来的血腥味道,甚至还有丝丝血水顺着流水冲刷而下。

    一直洗到将自己身上都快要搓破皮了,许诺这才意犹未尽的裹着浴巾走出了浴室。

    虽然身体疲乏,精力消耗很大。可是许诺却没有丝毫的睡意,洗过澡之后精神满满的开始找东西填饱自己饥肠辘辘的肚皮。他没有去叫仆人们做饭,因为他喜欢安静。

    一瓶酒,一份冻饺子。许诺坐在沙上,一手拿着酒瓶向着嘴里灌酒,一手拿着筷子吃刚刚下好的饺子,一脸享受的表情。

    这份安宁祥和的气氛,对于刚刚从喧嚣惨烈,腥风血雨的战场上走下来的许诺来说,此刻这种安宁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怎么没有人过来?”吃饱喝足之后,许诺开始惦记今天怎么没有女人们过来。明明小厨房里面新鲜补充了食材的。

    没等许诺主动打电话去询问,他的手机反倒是先响了起来。

    “什么事情?”看了眼手机号码之后,许诺目光一凝,接通询问。

    “老板,今天有fbi的人找到我询问甘比诺的事情。”来电话的人是卡希尔,他与甘比诺算是走的亲近的亲戚,fbi找上他也是应有之事。不过卡希尔的身份不同,作为风头正劲的恐龙主题公园公司的总裁,哪怕是fbi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也只能是秘密找他询问。

    卡希尔深知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来源是什么。等到fbi的人走了之后当即就给真正能够做出决定的老板打电话。

    听到卡希尔的话之后,许诺当即就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fbi去找卡希尔,而是因为fbi前脚刚走,卡希尔后脚电话就过来。以fbi的一贯作风,监听电话简直是必然的事情。

    “老板,我用的是保密电话,哪怕是fbi也无法监听。”久在圈子里混,许诺略一沉默卡希尔就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急忙出声解释。

    美国人虽然也是看重亲情,可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个而不分轻重。作为一个聪明人,卡希尔深知只有许诺才是真正能够决定他命运的存在。至于他的那位姨夫,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嗯。”许诺眉头舒展,微微点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的老板,我什么都不知道。”得到许诺的指示之后,卡希尔急忙点头应声,同时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不是傻子,许诺和他姨夫之间必然是有过秘密的交易和其他事情,这一点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现在姨夫失踪,fbi找上了门,要说这件事情和许诺毫无瓜葛他是不相信的。只是,信不信都无所谓。他只要知道许诺是他现在风光生活的核心支柱就行。

    挂断电话之后,许诺走到窗口处看着窗外圆月高悬夜空,银色的月光洒满眼前浩淼的太平洋,光辉笼罩人间。

    许诺知道自己的秘密不可能永远保密下去,fbi早晚有一天会找到自己的头上。现在他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来为以后做好准备。

    清脆的高跟鞋声响起,原本一脸冷峻的许诺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是笑容满面。来的人是杰西卡姐妹俩。

    “这是下班了?”许诺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还穿着浴袍,挥挥手让跟着进来的管家詹姆斯先出去,上前揽住姐妹俩的纤腰笑着询问。

    “你可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们。”与红着脸主动靠进许诺怀的郑秀晶不同,一脸傲娇的杰西卡扭了几下腰身想要摆脱许诺带着温热气息的大手,不过没有成功。

    感受着许诺在细腻的肌肤上轻抚的手指,面色羞红的杰西卡瞪了他一眼“电影配音工作都结束了。现在是后期制作,我们也没有别的事情做,整天都是在逛街购物。”

    “真是辛苦了。”许诺一本正经的点着头“你们这么辛苦的赚钱养家,我也不能就这么看着。明天咱们就去旅游放松。”

    “好啊好啊。”杰西卡还没有来得及继续刺许诺,一旁靠在许诺怀里的郑秀晶就已经欢呼雀跃的拍起了手。

    “你!”被气的咬牙的杰西卡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被许诺横着抱了起来向着卧室走去。

    “混蛋!我还没有洗澡!”杰西卡的脸色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

    “等下一起洗。”一脸嬉笑的许诺转头看向郑秀晶“一起来啊。”

    一夜风流,芙蓉帐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