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外面看上去并不算大的主建筑内里空间却很宽阔,哪怕是主餐厅也是宛如正规酒店一样的存在。『等到洗好澡的许诺晃悠着来到餐厅的时候,女人们已经早早的都等在了这里。

    “你们怎么这么快?”许诺很是惊讶。他自己洗澡或许不算快,可是却深知女人们洗澡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的。

    “吃饭吧。”杰西卡白了许诺一眼,不让他将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这里毕竟是遥远陌生的异国他乡,身边也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在。这种情况下她们也只是匆匆忙忙洗漱一番就离开了房间。

    餐厅内灯光明亮,银制餐具在灯光之下散着柔和的光泽。

    晚餐的餐点非常丰盛,比起正规酒店也毫不逊色。主餐是当地特色的烧烤,优良的牛肉口感极佳。各式蔬果糕点,新鲜榨取的瓜果饮料摆满了整张桌子。

    许诺直接就坐在了正的主位上,左手边坐着杰西卡姐妹,右手边则是金泰妍林允儿和徐贤。轻轻松松吃掉几大块牛排之后,许诺剔着牙看着几个女人抿着嘴角小口小口秀气的吃饭,心一阵好笑。

    几个女人都是经过了数年的严格训练。作为她们国家最强的造星公司,自然不可能只是训练她们唱歌跳舞而已。从语言到仪态,从笑容到就餐利益等等等等。

    方方面面全方位的学习加上惨烈至极的内部争夺。就像是苗疆养蛊互相厮杀留下最强的一样,这几个女人都是从一群群吃的了苦也天赋卓越的优秀同龄人之杀出来的优胜者。

    对于她们来说,在外人面前保持基本的礼仪几乎已经成为了印刻在骨子里的能力。

    “詹姆斯。”许诺放下手剔牙的叉子,转头看向手臂上搭着白毛巾肃立一旁的管家“这里应该有酒窖吧?去拿一瓶威士忌,算了,还是来瓶拉菲好了。”

    许诺原本是想要来瓶威士忌的,毕竟他喜欢劲道大的烈酒。不过话刚出口几个女人的目光同时就看了过来,只好换成红酒了。

    能喝威士忌的女人不少,不过基本上都是在酒吧里面,敢在外面的场合里直接上威士忌的女人可不多。

    “不用这么多人站在这里。”许诺看了眼站在餐厅内的侍应们,微微摇头示意“我们自己就好。”

    在看重贵族气息,礼仪繁琐的英国做了多年管家,詹姆斯早已经将英国人的那一套学的淋漓尽致。哪怕此时身处于荒郊野岭的非洲大草原也依旧将利益维持的一丝不苟。不过身为一名优秀的管家,在许诺开口之后很快就将四周的仆人们带离了餐厅。

    “呼~~~”等到人走光了之后,几个女人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

    “嘿嘿~~~”看着几个女人从仪态端庄直接转身变成松松垮垮的揉脖子甩手腕,许诺当即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你还笑!”脾气直爽的杰西卡当即对着许诺翻了个白眼“还不是为了维护你的面子?身为你的女人不能在其他人面前丢了你的面子。”

    “咳咳咳~~~”杰西卡的话太过直白,除了金泰妍面色泛红低着头对付面前的生蔬之外。郑秀晶她们全都是连连咳嗽。尤其是还没有和许诺走到最后一步的林允儿与徐贤更是霞飞双颊,目光如水。

    许诺则是面色得意,一脸轻松。

    “这里是在草原上,晚上不会有什么东西跑进来吧?”詹姆斯从酒窖之拿来瓶拉菲,姿势优雅的为桌子上的几人倒酒。一整天都没怎么说话的金泰妍猛然间好似想起了了些什么似的,睁着明亮的双眼看向詹姆斯。

    听到金泰妍的询问,杰西卡她们也停下了手的活计,面带疑惑的看向詹姆斯。

    她们暂时还没有转过弯来,还不明白自己已经是从喧嚣热闹,非常安全的城市来到了真正意义上的荒郊野地。四周可全都是野生动物。人类在这里反倒是成了少数物种。

    “金小姐请放心。”詹姆斯脸上露出一个安心的笑意“虽然附近有猛兽和毒蛇出没,不过这里的安全防护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安保设施齐全,驱虫药剂每天都会使用。只要不是自己跑去出就不会有问题。”

    詹姆斯当然知道许诺和金泰妍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只是许诺与金泰妍毕竟没有结婚,他也只能是称呼金泰妍为金小姐。身为管家在这方面做的完全是滴水不漏。

    ‘呼~~~’女人们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顿时安心不少。

    毕竟猛兽毒蛇什么的哪怕只是在电视上见过都会感觉非常可怕,更别说是现在这样身处于这种陌生的环境之。有了老持成重的詹姆斯打包票,她们很快就安心下来。

    白天的旅途劳累,而且晚饭的时候气氛很好都喝了不少酒水。吃过饭之后很快就各自回到房间去休息。毕竟就算是有什么活动也要等到明天白天才可以。

    许诺精神很好,远离的喧嚣的都市来到这处寂静的地方让他的心情很是愉悦。

    回到装饰奢华的主卧套房之后,许诺并没有关死房门,而是直接就虚掩着。去往洗手间洗漱一番出来之后,身上带着沐浴后清香气息的杰西卡已经悄然走了进来。

    之前吃饭的时候杰西卡就借口酒醉提前离开,走的时候悄然给许诺打了个眼色。已经非常了解对方的许诺当即就微微点头。

    相比于性格内向敏感的金泰妍,性格直来直去的杰西卡就要直爽多了。喜欢的就会努力去争取,就像是她为了事业成功死扛了年一样。对于许诺,对于这份感情她也同样如此。

    杰西卡对于感情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太过复杂的地方,她就是敢爱敢恨!

    就像是今天晚上,只有她敢于主动过来找许诺,金泰妍她们哪怕是心知肚明却也无法像是杰西卡这样大胆的直接找过来。

    许诺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的灯光瞬间暗淡下来。微亮宛如烛火般的柔和光亮映在杰西卡的脸上,一双美到动人心魄的眼睛在幽幽灯火的笼罩下,显得愈不可方物。

    对于许诺早已经喜欢到了骨子里的杰西卡大方上前,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许诺结实的腰身。

    此时的许诺身上的肌肉群早已经达到了最为完美的状态,结实的肌肉线条与扑面而来的男人气息顿时就让杰西卡羞红了脸。

    没等杰西卡说些什么,许诺就已经抱紧了娇躯,双手一探就将杰西卡抱了起来向着主卧内走去。在关上房门之前,许诺挥手就将装着钢铁侠战甲的箱子放在了套间客厅内。

    芙蓉帐暖,一夜**短。

    ------

    非洲这里的天气真是没得说,除了雨季之外任何时候基本上都是阳光明媚。只要太阳出来了,无论昨夜究竟有多冷都将被浓浓的暖意所取代。

    晃悠着脖子从松软的大床上直起身来,清醒过来的许诺张嘴打了个哈欠,随即转身看向一旁依旧是海棠春睡的漂亮女人。

    昨天晚上折腾了许久,此时女人依旧是沉沉睡着。露在被子外面的香肩雪颈上有着许诺留下的草莓印记,哪怕是在睡梦之也依旧是嘴角含笑,妩媚可人。

    许诺笑了笑,俯身在杰西卡的脸颊上亲了下,随即起身去洗漱。

    虽然说都是事出有因,不过许诺毕竟是在许多个世界之杀戮过众多生命。说是双手沾满鲜血也丝毫不为过。

    生命杀的多了,对于生命的敬畏也会逐渐消散。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自然就会演变成冷血无情的存在。因为对于生命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敬畏。

    好在许诺的心智足够坚定,也一直都知道自己所追求的究竟是什么。更加重要的是,许诺加强了自己对感情的羁绊,这使得他还能够感觉这个世界是五彩斑斓,自己的心依旧是火热的。

    有了情感的寄托,许诺依旧是一个完整的,拥有着各种情绪的正常人。而不是那种真正能够做到视生命如草芥般的冷酷存在。

    洗漱完毕之后,许诺来到客厅将钢铁侠战甲收回存储空间。昨天晚上放出来是为了让白后监控附近的安全。现在的许诺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菜鸟,来到陌生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点的防备。

    阳光明媚,推开窗户让清新的空气涌入房间。许诺还没有来得及感慨一番草原上的清新空气,就愕然看到不远处的地方一个拥有着一头柔顺长的少女正一手端着一盆牛奶,一手轻抚着昨天那只非洲大猫的脑袋给它喂奶。

    许诺抽了抽眼角,那个有些消瘦的背影他可是熟悉的很,除了林允儿还能有谁?

    好似对许诺的目光有所感应,林允儿转头看了过来,正好对上了许诺的目光。

    林允儿的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悄然吐了吐舌头。放下手的牛奶盆又拍了拍大猫的脑袋之后匆忙起身向着主楼大门跑去。

    她可是记得许诺明确说过,不要太过靠近那些野生动物。毕竟不是家养的猫猫狗狗,哪怕是驯养的也是猛兽。那锐利的爪牙对于她们来说可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许诺抬手揉了揉下巴,还真没看出来精明能干的林允儿居然还有这样温暖的一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