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草原,肯定到处都是草了。『除了树林和一些孤零零的小山坡之外,?21??草原上最多的就是密集的草丛。

    与城市那些郁郁葱葱,修建的整整齐齐的漂亮草坪不同。大草原上的野草都是疯长的,只要有土有水就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长起来。因为它们要尽快成熟,在被吃掉之前就将种子传播出去。

    这里的草丛大都是淡黄色的,少有翠绿的青草。因为翠绿的青草基本上都无法逃过几乎无处不在的食草动物们的啃食,那是一种直接将根都给吃光的啃食。

    为了活着而吃饭的生物是可怕的,它们可以吃掉一切食物。

    地上的荒草不是很密集,有些稀稀疏疏的感觉。随着风摇摆的荒草大约能到膝盖的位置上。

    原本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的林允儿双目之浮起泪光,她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那是一种让人心悸的难过。

    然而没等她做出什么反应整个人就已经落入了许诺温暖的怀。

    “好了,没事了。”许诺单手轻轻拍着林允儿的后背安抚着她。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则是捏住了一条背上略带黑色斑点的灰色长蛇的脖颈处。

    许诺手腕力一抖,整个长蛇就出一阵噼噼啪啪的清脆声响,然后就软软的没有了丝毫的挣扎。这条长蛇的确是无法挣扎,因为它身上的骨头都被许诺给抖碎了。

    许诺的力量与对力量的完美运用哪里是一条小蛇能够对抗的?

    “是黑曼巴。”此时身后察觉不对的詹姆斯和莫里等人终于赶了过来。看到许诺手拎着的长蛇顿时倒吸口凉气。

    莫里上前接过长蛇,神色严肃的从腰间抽出匕撬开了蛇头“这是非洲最毒的毒蛇,之所以被叫做黑曼巴并不是因为身上是黑的,而是因为嘴巴里面全是黑的,那都是致命的毒素。这种蛇的攻击度非常惊人,刚刚林小姐站的很近,如果不是老板度太快直接冲过来的话,或许林小姐就会被攻击到。”

    莫里他们都很害怕。不是害怕黑曼巴,而是害怕刚刚一旦林允儿真的出事的话他们可不知道那位新老板会怎么飙。

    此时见到许诺轻松解决了危机,顿时全都在心松了口气。至于之前许诺闪电般的闪身,以让人不可思议的度出现在林允儿身边这种事情,他们也没有兴趣去考虑。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双目之蕴含着满满泪光的林允儿趴在许诺的肩头,侧头看着一旁被莫里抓在手那条长蛇嘴巴里面黑糊糊的渗人场面,再也无法忍受眼的酸涩顿时就淌下了晶莹的眼泪。

    只有真正亲身经历过才会明白,危机临头的时候那种浑身冰凉,让人心脏为之紧缩几乎要停止跳动的感觉是多么的可怕!

    “没事的,都过去了。”许诺轻轻拍着林允儿的肩膀安慰她。

    之前那条黑曼巴原本就是在那处灌木丛里面待着,实际上是林允儿主动靠过去打扰了黑曼巴的休息。

    许诺一开始注意力没有放在那边,直到那条黑曼巴因为林允儿的靠近而抬起身子吐出蛇信,许诺这才敏锐的察觉到了动静。

    如果不是因为身边有不少的外人在场,刚刚许诺就直接一个瞬移过去解决麻烦。

    这也是因为许诺已经分析出自己有足够的把握在黑曼巴一旦突然爆的时候能够顺利的闪过去救人,所以才吸引林允儿注意力让她不再胡乱移动,来到合适的位置之后冲过去。

    许诺用目光向一旁的詹姆斯等人示意,让他们回去照看杰西卡等人。那边疑惑担忧的目光早已经看了过来。

    等到詹姆斯等人离开之后,许诺咧了咧嘴“行了啊,勒的我快喘不过气了。都能感觉到骨头了。”

    因为情绪激动,林允儿紧紧的抱住了许诺,勒的非常大力。不过林允儿虽然非常漂亮,肤色也极为白皙细腻,毕竟做她们这一行对自己的保养向来都是至关重要。可是林允儿最大的缺憾却是胸前没有什么份量啊。

    原本因为惊吓还在低声抽泣林允儿瞬间禁声,红红的眼睛看了过来,一口碎玉似的牙口咬的咯咯作响。这可是她一生之最大的缺憾!

    上天给了她修长的身材,白腻的肌肤,灵动的大眼睛以及完美的容貌,可是唯一的缺陷却是她一生都无法磨灭的痛。哪怕常年饮用木瓜汁也没有丝毫起色。

    心的隐痛突然被许诺说出来,哪怕是明知道许诺是为了缓解自己紧张情绪也被生生气的不轻。

    悄然看了眼远处的杰西卡等人,面色羞红的林允儿瞪了许诺一眼,突然张开檀口咬在了许诺的肩膀上。

    南非这边现在可是夏天,许诺也仅仅是穿着一件高档衬衫而已。虽然以他的肌肉强度来说足以轻松将林允儿那满嘴碎玉般的牙齿崩的真成了碎玉,不过很明显他是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可是漂亮女人,而且还是与自己有着暧昧的漂亮女人。

    “肉都咬掉了!”许诺表情夸张的做着面部动作,放松着肩膀上的肌肉感受着怀扑鼻的清香,然后不知不觉之间就紧紧抱住了身前女人的纤细腰身。

    因为天热,所以穿的都很少。紧紧抱在一起之后感受着许诺身上扑面而来的雄性气息,林允儿也咬不下去了,脸蛋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身子都在渐渐软。

    许诺身上的男性气息太过强烈。就像是最顶级的麻药一样让林允儿险些支撑不起自己的身子,只想躲在许诺的怀抱之。

    站在附近的几名警卫们纷纷移开目光。为级富豪们工作的人可是什么样劲爆的场面都看过,眼前这个场面实在是太过纯情了,与往日里见过的那些让人膛目结舌的火爆场面相比起来实在是差的太多。

    “太瘦了。”粉色气息四溢弥漫的时候,许诺突然来了句大煞风景的话,顿时就将原本正在逐渐酵的气氛毁的干干净净。

    林允儿咬牙切齿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伸出小手在许诺的面前攥成了拳头。她这辈子最大的怨念就在这里了。

    “嘿~~~”许诺轻笑出声,抬起手捏了捏林允儿光洁如玉般的下巴,探头在她耳畔轻声嘱咐“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林允儿心神为之一颤,面颊飞起红晕看向许诺。她知道许诺说的是什么意思。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她早已经知道自己无法离开许诺,而许诺也不会允许她离开。

    “走了。”许诺拉起林允儿的手向着车队方向走去。对他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可是对于林允儿来说却是一次让她为之心颤的惊险故事。这也算是英雄救美了吧?

    回到车队之后,杰西卡等人纷纷上前安抚林允儿。她们已经从詹姆斯的嘴听说了这件事情,一个个都被吓的花容失色。要知道男人和女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反应完全不同,心的恐惧感也不一样。

    哪怕如此,就算是男人们见到了毒蛇都会头皮麻,更别说是女人们了。只要想想刚刚险些被蛇咬到,没有直接昏过去就已经是非常了不得的大心脏了。

    “拿回去炖汤喝了。”许诺看了眼莫里手那条已经被他给抖断了全身骨头的黑曼巴,大手一挥就准备带回去做一顿蛇羹汤。

    “不要!”几个女人几乎是同时面色白的出声反对,她们可受不了这个。

    “那就算了吧。”许诺实际上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可是知道蛇这种爬行动物身上几乎到处都是恶心的寄生虫。哪怕是高温杀毒也不一定就能够将所有的寄生虫全都杀光。

    虽然许诺本身的体质强大并不在乎这些寄生虫,可是只要想想那个场面就会感觉非常反胃,自然也就没有吃下去的念头。哪怕蛇羹汤真的非常鲜美。

    远处树林那只大花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掉了,身影消失在了树林之再也看不到。身上的皮毛几乎完全隐匿不见。之前许诺行动的时候不经意间就散出来了杀意,那只花豹早就被吓跑了。

    这些在大草原上通过物竞天择活下来的物种,几乎已经将本身的适应性进化到了极致的程度。进化不完全的,早已经被淘汰在了未知的历史长河之。

    经过这次黑曼巴事件之后,女人们明显冷静了许多。再也不像是之前刚刚过来的时候那样兴奋莫名,她们这下算是知道了害怕的味道。

    许诺将女人们的表现看在眼里,心暗笑不已。这下可是轻松了许诺。

    等到车队重新上路之后,许诺就吩咐莫里给他找些目标。毕竟是来打猎的,一枪不可不是许诺的性格。既然来了,自然是要带些猎物回去才行。

    这处被划归在许诺名下的私人猎场内有不少的珍惜物种。像是大象,犀牛,狮子等等都有很多。不过许诺却并没有去猎杀这些受保护生物来彰显自己强大的意思。

    他可是连恐龙和外星怪兽都亲手猎杀过的,哪里还会看上这些来证明自己的强大?

    作为当地人的莫里很快就为许诺选择了目标,附近的一群非洲黑斑羚。

    就是动物世界里面经常作为狮子豹子追捕目标出现的那种屁股上和腹部带着黑色条纹的羚羊,实际上就是羊而已。

    之前车队路过一群大象以及几只犀牛的时候,莫里就已经看出来许诺对那些被许多人所追捧的珍惜物种没有什么兴趣。

    放下心来之后很快就给许诺带来了猎场内最为常见的目标,性情温顺的草食性动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