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威武雄壮的雄狮从远处的小山坡后面冒了出来,威风凛凛的怒吼着?22??向黑斑羚。

    这只雄狮的身形都非常魁梧,奔跑之肌肉线条流畅,脖子上布满了浓密的黑色鬃毛,急奔跑之依旧是在嗷,嗷的粗犷怒吼。

    那种雄狮特有的沉闷怒吼声响震的人耳朵生疼,许诺甚至都能够敏锐的听见车内几个女人全都下意识屏住呼吸的声音。

    不得不说,这只强壮雄狮的出场的确是非常震撼。

    不同于之前遇上的那只大公豹,这可是大草原上真正意义上的王者。性格坚毅,勇往直前。它们完全就是无所畏惧。如果距离过近的话就会有被攻击的可能。

    被几只成年雄狮围攻,哪怕是身边有着武装警卫也会让人心惊胆颤。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莫里坚持要将车队开出很远的原因所在。

    莫里并不知道自己的老板实际上是一个人形怪兽,那些在他眼几乎是无敌存在的雄狮在自己老板的眼里只是最为普通不过的大猫而已。

    斑鬣狗非常强大,恐怖的牙齿咬合力以及强悍的身躯使得它们在这片草原上除了雄狮与大公豹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存在。

    而且它们通常都是成群结队的出动,就连打猎的母狮群都经常被斑鬣狗们骚扰抢夺食物,更别说是其它的野生动物了。

    可是,十多只之前围拢在黑斑羚的身边呲牙咧嘴你争我夺,嘴巴下颚牙齿上面沾满了殷红鲜血,目露凶光的互相低吼的斑鬣狗们在听到雄狮的怒吼声的时候就已经四肢软,左顾右盼的惶惶不安,早已经不顾上去吃肉。

    等到雄狮的身影从小山坡后面出现之后,十多只斑鬣狗们顿时出低沉的呜鸣声响狼狈逃窜。许诺甚至还看到有一只斑鬣狗逃跑的时候居然自己绊倒了自己摔在了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被无数动物所畏惧的斑鬣狗群仅仅只是听到怒吼,看到远处冲过来的身影就已经被吓的四处逃亡,威武雄狮的强悍在这一刻尽显无遗。

    雄狮冲了过来,斑鬣狗群早已经畏畏缩缩的远远逃离,那些秃鹫们同样飞在半空之不敢落下来。

    只雄狮扑到黑斑羚附近之后立刻埋头开始大口啃食猎物,互相之间偶尔还会呲牙咧嘴的对着怒吼一番。而那些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的斑鬣狗们此刻只是远远的站在远处向着狮子这边张望,压根就没有敢于靠过来的念头。

    “那些鬣狗怎么不过去和狮子打架?”不愧是真的看过国家地理频道的,杰西卡居然还能够认得那些是鬣狗,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搞笑“它们那么多人,还怕只狮子?就这么看着自己的猎物被抢走?”

    “先,那不是它们的猎物。是我主动留下来给狮子吃的食物。”许诺从车顶跳了下来,走到女人们的越野车旁边笑着出声解释“其次,虽然斑鬣狗的数量很多,可是面对草原之王的时候它们也只有乖乖认输的份儿。”

    “可是它们的数量很多啊。”杰西卡还是不甘心没有看到上演猫狗大战,不满意的继续和许诺抬杠“狮子只有个,可是斑鬣狗们却至少十几个。人多打人少怎么都会赢的吧?”

    “你还真把它们当人来看啊?”许诺瞪了杰西卡一眼“别说是只雄狮在一起了,哪怕是只有一只雄狮那些斑鬣狗们也不敢挑战。无论是在力量度,体格勇气各个方面雄狮全都完爆最强大的斑鬣狗。如果它们敢挑衅,那狮子必然会立刻杀死斑鬣狗的雌性领。它们对于狮子的畏惧是无数代流传下来,深入到了基因之的天生畏惧感。”

    “为什么那些鬣狗的领是雌性?”杰西卡关心的是许诺刚刚提到的斑鬣狗领是雌性,这让她感觉很是意外。因为这个世界几乎到处都是男性为尊。

    “因为斑鬣狗是属于母系社会体系,而且它们之体格最为强壮的都是雌性斑鬣狗。”许诺详细的为杰西卡进行科普。

    “原来是这样。”杰西卡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媚意的漂亮眼睛瞟了眼许诺,这才嘴角含笑的缩回身子继续去吹空调。

    她实际上才不会去在乎之前说的那些事情,她只是为了和许诺多说几句话而已。最为害怕炎热气息的杰西卡此时只想抱着冰块美美的睡觉。

    “为什么这么强大的狮子不去自己捕猎?”相比于伪科学,仅仅是看过一些国家地理频道就敢说这说那的杰西卡,徐贤才是真正的好学少女。秀气的眉头紧皱起来,目光疑惑的通过望远镜看向远方“应该没有什么猎物是它们抓不到的吧?”

    “你想一想。”许诺背靠在越野车的副驾车门上,神色悠闲的为徐贤解释“如果像是你说的那样,狮子们什么样的猎物都能够抓到的话,那从这个物种出现到现代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没有天敌而且都能够吃饱饭的狮子是不是应该早就将草原全都占据了?”

    “那是为什么呢?”徐贤忽闪着大眼睛看向许诺,一副求知的好奇宝宝神情。

    “狮子体型大,体能方面比不上很多猎物。质量守恒你应该知道吧?它们身强力壮所以需要付出的能量就更加强大。雌狮捕猎的时候都需要合作伏击,一大群一起上才有可能成功。而雄狮这里就更困难了。它们的鬃毛那么黑还那么大,在这处几乎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太显眼了。猎物早早的就能够看到它们逃跑,哪里会给它们捕猎的机会。现在明白了吗?”许诺面带笑容的为徐贤进行科普。

    “嗯。”徐贤用力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十多分钟之后,这只狮子终于吃饱喝足,鼓着肚子晃晃悠悠的向着远处的山坡走去。等到雄狮的身影消失之后,那些斑鬣狗以及天上的秃鹫们才敢冲过去抢夺最后的一丝残渣剩饭。这就是狮王的威慑力,强悍的无以复加。

    “今天估计看不到狮王争霸了。”莫里上前为许诺解释“那只狮子就是准备向狮群里面的老狮王挑战的流浪狮子联盟。它们刚刚吃饱了估计今天就要休息,挑战狮王可能要等到明天才会上演。”

    “那只狮子长的好像都一样,它们是兄弟吗?”一脸求知欲的徐贤再次出声询问。

    “有可能,但是不确定。”许诺笑了笑,为她解释“这里是荒野,没有什么法律或者道德上的约束。在这里奉行的是真正的丛林法则。想要在这种地方生存下去强壮的身体和聪明的头脑缺一不可。稍微蠢蛋些的早就挂了。雄狮在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都会被赶出狮群,因为会和它们的父亲进行争夺。这些离开狮群的雄狮如果遇上其它同样被赶出来的同类,很快就会结成同盟,从此相依为命不离不弃。比亲兄弟还要亲。因为独自一人在荒野生活会是什么个下场,想想就能够知道。”

    亲眼见识了赤果果的血腥丛林法则之后,女人们的触动很大。她们开始更加珍惜自己身为不需要为食物和生存而忙碌奔波的人类,以及能够享受美好生活的日子。平日里感觉苦闷的生活,在这一刻仿佛都充满了阳光。

    既然看不上狮子打架了,那就只好返回庄园。不过许诺一路上可没有闲着,指挥着车队不时走走停停的四下里选择目标,然后使用猎枪去狩猎猎物。

    黑斑羚,非洲野牛,斑马,角马甚至是目标很小的疣猪许诺也没有放过。沉闷的枪声不时在草原上响起,四周的动物们被吓的纷纷奔散躲藏。

    莫里和那些武装警卫们可是看的目瞪口呆。在枪支泛滥,几岁的孩子就开始摆弄ak4作为玩具的非洲。身为当地人的莫里他们完全被许诺的强的枪法给震到了。

    许诺用的可是一把更多是凭借感觉射击的猎枪,而不是有着精密仪器辅助的狙击步枪。可是这把猎枪在许诺的手却做到了传说的弹无虚。而且,无论距离猎物有多远,许诺都能够做到一枪致命!

    莫里就亲眼见过许诺一枪放倒了一只至少在二百多米之外一处隐秘灌木丛的疣猪!

    如果不是之前已经见识到好多次许诺强悍的枪法,那莫里一定会认为许诺是运气好到了爆!

    如果说除了强悍的枪法之外,还有什么让莫里他们感到疑惑的,那就是许诺射击的目标全都是猎物的脑袋。曾经做过佣兵的莫里心里知道,这是一种老手们最为喜欢的射击方式,绝对意义上的一击致命。

    只是,这种射击方式主要是用来对付人类!

    虽然有着满肚子的疑惑,不过多年的生活让莫里深深的明白什么事情能说能做,什么事情不可以。所以他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全都咽下了肚子,晚饭之后上了趟卫生间就全都忘记的干干净净。

    再次回到庄园之后,许诺吩咐詹姆斯和莫里将那些自己打来的猎物都做成标本摆放在主楼里面。当然了,那只疣猪就算了。

    洗漱,休息。然后去餐厅吃饭。

    晚餐还是一如既往的丰盛,当地特产的鹿肉,异常鲜美,口感极佳。非但许诺一口气吃掉了整整四份,就连女人们都至少吃了半份的鲜美鹿肉。

    鹿肉在医之被称为是纯阳之物,补益肾气的功效为所有肉类之。简单来说就是,鹿肉壮阳。

    吃掉了四大份新鲜鹿肉的许诺端着酒杯,目光有些迷离的在女人们的身上飘忽,看的几个女人纷纷面红耳赤。

    餐厅之仿佛弥漫着一股粉红色的气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