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滨海庄园。

    此时庄园内大部分的仆人都随着管家詹姆斯一同跟着许诺去往了纽约。庄园内此刻仅仅只有少量的警卫和仆人在看守。在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情况下,这些人此时都是非常悠闲自得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黑暗之,几个灵活的身影悄然越过庄园外围借助着昏暗的月色进入庄园之。他们的行动非常谨慎,丝毫没有惊动庄园警卫。

    进入庄园的黑影有个,都是特别行动队的成员。他们奉命潜入庄园趁着许诺不在庄园的机会仔细搜查那些渗透进庄园内的特工们没有几乎进入的地方。例如许诺的卧室,还有地下工作室和车库进行搜藏,试图找到至关重要的东西。

    这名特工都是最顶级的精英,不但训练有素而且多次执行过危险任务,经验非常丰富。

    此时庄园内的安保力量已经被削减到了最弱程度,的技术人员成功的干扰了庄园监控系统,为行动动员们提供技术支持。随后,名行动队员很快就通过了庄园内的小树林,向着主建筑方向跑去。

    在他们没有看到的地方,小树林内几棵树木茂密的枝叶之突然间闪过一抹红光。

    虽然庄园安保系统已经被干扰,可是这处庄园内真正作为防御手段的却是不为人知的白后!

    有白后控制的各处隐蔽的监控设备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干扰到的,白后很快就发现了那些行动队员的身影。

    纽约,苏富比拍卖行。

    今夜这里正在进行一场盛大的拍卖活动,拍卖会从一开始就进入了**阶段。第一件拍卖品,一座来至于英国某传承了数百年之久的贵族家庭由黄金与诸多各种宝石打造的座钟就以超过百万美金的价格成交,为今夜的拍卖会开了一个好头。

    此时台上口若悬河的主持人正在向着所有人介绍一瓶拥有一百五十年年份的葡萄酒,已经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嗯?”许诺手腕上的手环,就是用来控制马克号的手环突然间闪烁了下红光。许诺眯了眯眼睛,随即侧头告知正满脸兴奋之色的杰西卡自己要去洗手间。

    因为今天晚上拍卖会上的都是顶尖富豪,而这些富豪们几乎没有一个人会喜欢的人存在。因此,在没有直接命令件的前提下,今天晚上无论是正式进入还是伪装身份潜入其都不可能。

    当许诺起身前往洗手间的时候,的人根本无法进行监控。

    的确是有权利强行进入苏富比拍卖行进行自己的工作。可是这里毕竟是纽约,是属于纽约外勤办事处的地盘。从洛杉矶一路跟着过来的探员们还没有来得及与自己的同事们完成沟通许诺就已经进入了拍卖行。这个时候在没有上级明确命令之前,纽约的同事们很快就开始进行推脱。

    苏富比的背后水非常深厚,哪怕是也不愿意在没有确切命令之前去打扰。这个国家毕竟是资本至上,没有谁愿意去和有钱人过不去。尤其是这次还是协助外地同事办事情。官僚主义发作之下,愣是没有的人能够进入其。

    许诺进入洗手间之后很快整个人就消失不见,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处于洛杉矶的滨海别墅之。

    “一群蠢货。”站在工作间内通过监控屏幕看着正悄然潜入主建筑的那个身影,以及庄园外面远处高速公路旁边停靠的几辆车子。许诺抽了抽眼角,心头怒意上涌。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群蝼蚁爬上了自己的衣裤还向着自己挥舞鳌钳挑衅!

    咔许诺卧室的房门被缓缓打开。全身都被黑色的衣物所包裹起来,手上带着手套,脚上穿着不会留下丝毫痕迹鞋子的行动成员戴上夜视仪,悄然进入了许诺那极为宽敞的卧室套间之。

    因为主人不在家,许诺的卧室自然是关着灯。而且之前许诺也明确吩咐过,不允许其他人靠近自己的房间。因此,这个行动成员并不认为自己会遇上什么危险。

    然而,当他们手持先进扫描设备准备对整个房间进行扫描的时候。一阵古怪的噪音突然响起,随即,这个行动成员与外面接应人员之间的联系全部断!

    无论是无线电还是实时视频传输系统,甚至就连心率监控都是瞬间消失!那是许诺发动了念力直接摧毁了那些电子设备。

    个行动成员猛然间警觉起来,互相背靠背在黑暗的房间之警惕观察。他们都是经验丰富的特工,深知在遇上突发情况的时候首先就是要保持冷静,否则的话倒霉的事情很快就会临头。

    特工们的应对方式很正确,只可惜他们这次遇上的对手太过强大。

    “什么人?!”很快,名特工就看到了独自坐在沙发上的许诺,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再之后,他们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许诺没有在自己房间里面杀人的习惯,那样会让他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不舒服。所以他只是打昏了这名特工,然后将他们全都丢到了天空战舰上去交给变形金刚们处置。

    “等我把事情都准备好了,有你们好看的时候。”回到房间的许诺站在单面窗户前,冷眼看着远处庄园外面那些急匆匆下车的特工,冷笑一声之后瞬移消失不见。

    “怎么样了?”回到纽约苏富比拍卖会的现场,许诺在杰西卡的身边坐下之后随意的问了一句。

    “刚刚有一幅毕加索的画拍出了六千六百万美金!”杰西卡表现的非常兴奋,她虽然没有参与这种程度竞拍的实力,可是却非常喜欢这种气氛。双目炯炯有神看的不亦乐乎。尤其是当拍卖价格不断攀升的时候,听着那一个个天数字般的价格简直紧张的不得了。

    这些或许就是女人的天性。

    许诺笑了笑,握住杰西卡的手一脸悠闲的开始关注拍卖会。

    此时,就在拍卖会外面的街道上,的行动指挥车内,从洛杉矶一路跟随过来的洛杉矶外勤办事处的主管杰森埃里森却是神色阴晴不定。他刚刚接到了从洛杉矶发来的紧急情报,秘密潜入许诺庄园的行动成员全部失去了联系!

    作为优秀的特工,他可是非常清楚在行动的时候突然失去联系意味着什么。现在面临这种复杂的情况,他陷入了沉思之。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目标必然是有着重大嫌疑。”说话的人是伊恩康纳利,军情六处的行动负责人。他之前已经接到了来自军情六处的命令,全面配合完成工作。所以此刻以高级顾问的身份一同来到了这里。

    “这个我知道。”埃里森面色不善的坐在座椅上用力的捏着自己的手指“现在的问题在于要不要直接动手进行抓捕。”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直接抓捕就足够了。”康纳利的表情平静“不过我认为目标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之前我们在莫斯科的行动小组也是无声无息就消失的。这次的行动也是一样,精锐的行动成员是怎么突然失去所有联系,就连丝毫的抵抗都没有。这一点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直接抓捕的话或许会发生意外事件。”

    就像是康纳利所说的那样,精锐的特工们身上都是携带有诸多特殊仪器。从通讯设备到定位仪应有尽有。可是此时这些东西全都失效,而且精英特工们也是下落不明。这种情况下只能是对手太过强大。

    “监控要来了吗?”沉默片刻之后,埃里森转头看向自己的下属询问。

    刚刚接到洛杉矶那边出事的消息之后,埃里森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要求下属将苏富比拍卖行的监控录像拿过来。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情与目标人物或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已经拿来了。”监控画面很快就开始播放之前一段时间苏富比拍卖行内的情形。当埃里森等人看到许诺突然起身去洗手间的时候几乎是同时身子为之一震!

    “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洛杉矶那边是什么时候?”埃里森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抓住了身为特工一生之最为辉煌的时刻!

    “已经确认过了,目标进入洗手间的时间段就是洛杉矶那边行动队员失去联络的时间!”一旁的康纳利同样也是声音微微颤抖。他们都发现了极为重要的一条线索。

    “你还记得道奇棒球场事件的时候,那个钢铁侠出现的时间目标是在做什么吗?”埃里森猛然转头,目光炯炯的盯着一旁的康纳利。

    “他在洗手间!!!”

    苏富比的拍卖会逐渐进入**部分,一件接着一件的奢华物品被拍出天价。拍卖会场内的气氛非常热烈,不断的竞价与举牌将所有人的热情全都调动起来。哪怕极为先进的空调一直保持着室内让人感到舒适的恒温,可是却依旧无法阻挡人们那火热的心。

    许诺一直都没有出手竞拍任何物品,就像是在看戏一样看着场内的人不停竞拍,那些热线电话不断的响起。一旁的杰西卡也没有丝毫的在意,她知道许诺既然说了要送她礼物就绝对不会食言。

    她看上的男人可是真正的强者!

    现场的气氛逐渐达到的时候,额头上都开始淌下汗珠的主持人开始用沉稳的声音向着所有人介绍“接下来,我们将拍卖本次拍卖会上的最后一件珍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