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之前曾经来过日本,那是为筹集资金。???自然也是为自己留下过瞬移过来的地点。

    再次出现的时候,许诺已经身在日本最为繁华热闹的央区,旁边不远处就是世界顶级的商业之都银座。而在他的另外一边,就是曾经筹集过资金的第一东京银行。

    自从上次被许诺狠狠坑了一笔之后,这家拥有悠久历史,曾经在华夏席卷过无数财富的银行险些被逼的破产。直到现在都没能缓过劲来。

    走出无人小巷,许诺取出手机开始查看地图,追踪那家心新松夜总会的位置。然而,让许诺感到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找到。

    银座四丁目越百货大楼附近有地铁站,有商场,有咖啡厅,有各种各样的食铺,风俗店还有商铺,就是没有夜总会。最近的一家夜总会也在街道的另外一边,而且名字也对不上。

    许诺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过来,像是这种能够隐藏佣兵的地方必然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明面上找不到也就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不过这却难不倒许诺,收起手机转身就向着越百货大楼的方向走去。

    许诺离开之后,并没有察觉到他身后的无人空巷内逐渐刮起了一股无名旋风,螺旋状的旋风之隐隐约约闪现出电弧般的幽蓝色光芒!

    越百货大楼非常出名,是这一片区域的重要商业心和旅游景点。虽然此时天色放亮并不是银座作为繁华的夜晚,也依旧有着大批大批的顾客以及一辆辆大型旅游巴士拉过来的来自于世界各地的游客。人潮涌动,接踵摩肩。

    许诺自然是没有什么兴趣和这么多人一同去挤商场。虽然日本人的商品质量不错,不过许诺也不会对其感兴趣。

    来到越百货大楼附近之后,许诺入目所见到处都是密集的人群以及琳琅满目的各种商铺。街道上几乎每一寸的地方都被占据,花枝招展的姑娘们是这里最大的风景。各式各样的海报以及招牌迎风飘舞,尽显这里的无尽繁华。

    许诺站在街口举目四望寻找着自己的目标,而他寻找的目标就是当地的犯罪组织。对于一家夜总会来说,还有什么人能够比这种地头蛇更加了解?能够在这里开设的夜总会哪一个不是和当地的犯罪组织有关系?

    日本人的犯罪组织叫做雅库扎,实际上他们更像是合法的黑帮,而非犯罪组织。

    因为在这个国家,这些犯罪组织是合法存在的。他们与警察还有政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就像是正规公司一样经营着各种事业。

    繁华至极的银座这边,从风俗店到夜总会,所有与特殊服务行业擦边的店面全都是由雅库扎负责提供保护。许诺想要找到一家不知道隐藏在哪个角落里面的夜总会,找他们就是最快的捷径。

    不过此时时间方面的选择不太好,大白天的街面上很少会有日本黑帮的人出没。而且四周那些日进斗金,让各国游客们全都流连忘返的诸多风俗店等等店面也全都关着门。许诺找了半天都没有能够找到目标。

    就在不耐烦的许诺准备直接强行冲入一家店面的时候,终于在不远处的一条狭窄巷道内看到了几个奇装异服,脑袋梳拢的像是怪物,一律全都染成黄色还画着黑色眼线的混混们。许诺当即露出了笑容,迈步走了过去。

    “混蛋!”

    “啊!”

    “咔!”

    “救命!”

    “我再也不敢了!”

    “咔!啊!”

    越百货大楼附近一处狭窄的巷道内,许诺捏着自己的拳头拎起一个被他卸下了两只胳膊关节的金毛,将他的半边身子直接卡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而在许诺的脚下,横竖八的躺着其他个同样被许诺卸下关节的倒霉蛋。

    “说,新松夜总会在哪里?”许诺猛然压下垃圾箱盖子砸在了混混的后背上,砸的那个金毛痛苦惨叫不已。

    这些从耳朵后面开始一直蔓延到屁股上全都是纹身的家伙们就没有一个好东西。有组织的还好一些,而没有组织单单是小团体游荡厮混还没有地盘的这种才是最坏的。敲诈勒索,盗窃抢劫,逼良为娼等等等等各种坏事做绝。

    而且他们向来都是针对外国人尤其是来自东亚的外国游客还有胆小怕事的普通平民们出手,绝对的人渣级别。对于这种人,许诺可不会有什么同情心可言。

    而之所以没有一上来就杀人立威,那是因为许诺担心会直接使得混混们会过度惊吓而出现逆反心理,所以仅仅是恐吓威胁一番等到得到了自己需要的情报之后再清理干净收尾。

    果然,在许诺的强力威胁之下,这些地头蛇们惶恐不安的将新松夜总会的确切地址交代给了许诺。

    虽然话已经说了出去,可是几名痛苦万分的小混混们眼底之那抹怨毒的恨意却完全无法骗过许诺的眼睛。对于这种人,现在的许诺更加喜欢直接处理掉。

    之前许诺虽然强大,可是内心之依旧保持着一份对于法律和道德的约束。毕竟是这么多年的生活习惯,也接受了这么多年的普世道德教育。许诺极少会主动去毁灭生命,尤其是在现代时空之。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许诺的实力越来越强大,经历的各种神奇事情越来越多,双手上沾染的各式鲜血也越来越多。

    现在的许诺心已经逐渐开始转向以自己为心。性格逐渐转向冷漠,漠视世间的一切约束,就像是那些神话传说之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灵一般。

    此时此刻,哪怕仅仅只是一个街头混混,许诺以往在这种情况下会选择直接离开。甚至还有可能会仍下笔钱给他们去看伤势。可是现在,许诺却认为他们拥有潜在的威胁,因此直接用上了自己刚刚摸索出来的太阳能!

    几个人形火炬很快就在纯粹的能量焚烧之下化为干净地面上的一团人形黑炭痕迹。风吹过,什么都没有剩下。

    内心已经逐渐开始封闭的许诺仅仅是扫了两眼而已,随即离开了这处无人巷道。在他看来,这些死有余辜却没有被制裁的人死在自己的手是一件好事情,这会拯救更多的人。

    至于这几个人是否罪该去死,又或者他们应当拥有的什么权利什么的,这些东西在许诺的眼一不值。他有实力可以掌控一切,这就足够了。那些多余的事情许诺根本就懒得去想。

    离开这处巷子之后,许诺没花多长的事件就找到了隐藏在远离主干道隐蔽巷子内的新松夜总会。

    四周的通道都是狭窄的巷子,电线杆上密布着蜘蛛网般的各式线路。附近的区域空旷没有什么人烟,而且夜总会的门脸很小。如果不是门脸上挂着一个有些歪斜,写着新松夜总会字样的牌子,许诺真心是无法将这种与乡下黑网吧差不多的地方与一家夜总会联系起来。

    实际上这家夜总会之所以要弄的这么隐秘保守,毫不起眼。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有进行犯罪活动,所以需要尽可能的减少暴露的可能。

    这里没有熟人介绍带领的话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之前那几个小混混是因为给新松夜总会在外面兜售药丸才知道具体的位置。

    这家店的幕后实力惊人,他们在这里经营兜售药丸,女人,地下军火交易,甚至是为国际犯罪份子提供庇护。虽然外面看上去毫不起眼,像是个乡下的黑网吧,可是实际上内里却是别有洞天。

    许诺缓步走向门脸,却现压根就没有开门。夜总会总是在晚上营业,大白天的都是在休息睡觉。不过这种地方外面看门的人还是有的。

    “站住,你是什么人?”两个留着小胡子,穿着黑色休闲西装的光头壮汉拦在了许诺的面前,一脸不善的看向许诺。

    “渡边佑在这里吗?”许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看上去是那么的人畜无害。

    “没有!”这两个光头只是用来看门的而已,除了长相吓人之外平日里最多也就是敲诈勒索打打架。怎么可能知道高层里面的事情?

    “这边不许靠近!”一名壮汉看着许诺脸上那种俯视一般的淡淡笑意很是不爽,直接伸出手推向许诺的胸口“滚开!”

    “轰!!!”

    “哗啦啦~~~”

    原本一片昏暗的新松夜总会瞬间亮了起来,它那厚实的门脸此刻已经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纷飞的木屑与玻璃碎片让那两个被许诺直接踹进来撞碎了大门的倒霉蛋直接被扎成了筛子。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上一句就已经直直的躺在了血泊之。

    拍了拍手,许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在门脸缺口处温暖阳光的映照下缓缓走进了这里。

    这处夜总会内里的面积极大,与外面那狭小破败的门脸完全不同。单单是这铺满了光洁大理石地面的央舞厅就至少能够容纳数百人同时在这里起舞。这还不算四周那么多的卡座的面积。

    而在二楼,则是一排排有着巨大落地窗户的包厢。许诺知道那些玻璃都是单面的。外面看不到,里面却可以看的非常清楚。可以满足一些有着特殊爱好的人在巨大的落地玻璃上做一些爱做的事情。

    许诺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双手环抱在胸前站在舞厅旁边,目光平静的看向通往二楼的楼梯。一阵混乱的脚步声响起,众多的身影纷纷从二楼冲了下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