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一群身上全都是纹身的壮汉哗啦啦的从二楼上冲了下来,为首的是一个一头银白色短发,留着性感胡须的男人。跟在他身后的是一票目光凶悍的猛男,每个人的怀都是鼓鼓囊囊。

    日本是严格控枪的国家,可是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之都会有私下贩卖枪支的犯罪行为。这些黑帮之的亡命徒们身怀枪械自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十多个人冲到许诺身前,看着地上躺在血泊之的两个看大门的。再看看许诺身后那扇被撞开了一个巨大缺口的门面。全都神色惊异的看向许诺。

    很明显,他们都将地上的人和那扇被撞开大洞的门面与许诺联系到了一起。

    “渡边佑在哪里?”许诺没有和这些黑帮们废话,直接点明了自己的来意。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领头的那个有着性感胡须的男人神色一紧,微微摇头。

    只可惜,哪怕许诺没有使用心灵感应也能够从他那发生了明显变化的神色与目光之察觉出来不对劲,更别说许诺已经直接听到了他心所想。

    这些黑帮份子们虽然心狠手辣,可是却没有接受过这个方面的训练。根本无法做到不动声色。

    “嘿~”许诺轻笑一声,随即眯起眼睛猛然间冲了出去。

    在这些日本黑帮们的眼,许诺的身影就像是一道闪电。他们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许诺的身影,甚至就连拔枪的反应都没能够做出来,就已经看到许诺直挺挺的站在了他们的身前。

    然后,许诺那带着毁灭性力量的拳头狠狠砸在了诸多黑帮份子们的喉咙上!

    密集的清脆声响之,十多个黑帮份子们双眼圆突,双手捂住喉咙‘咯咯’的想要发出痛苦的嚎叫,可惜喉骨被击碎之后他们已经无法做到。

    这些黑帮份子们只能是痛苦的抱着喉咙软到在地,随之在窒息的死亡威胁之躺在地上拼命挣扎,试图在这个繁华美丽的世界之多留下哪怕一秒钟!

    许诺揉了揉拳头,迈步从那些拼命伸出手试图乞求许诺救助的黑帮份子们的身边走过。迈上台阶向着二楼走去。身后,留下了一地即将死去的人。

    现在是大白天的,昨夜的喧嚣热闹与浮华已经消散,此时店内一个客人都没有。那些漂亮的姑娘们此刻也都回到各自的住处去补充睡眠。此时这处夜总会之除了之前那些看场子的之外,只有渡边佑那一拨人在。

    许诺走到二楼楼梯的转角处,正准备踏上走廊的时候,他的身形就已经瞬间退了回来。

    ‘噗噗噗!!!’一连串密集的弹雨擦着许诺急速闪身留下的虚影转角处正对面的墙壁上。

    巨大的威力直接就将坚固的墙砖打的尘屑四溅,一塌糊涂。坚固的墙壁被直接打穿,一束束阳光透过弹孔射入这处昏暗的建筑之。为这处昏暗之地带来了一抹亮色。

    许诺抬手摸了摸鼻子,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目标。

    这种强大威力的子弹可不是黑帮份子们所使用的那些武器能够做到的。这种强大的威力只有那些真正的军用武器才能够拥有。而在这里,也只有渡边佑带着的那批佣兵们才有可能拥有这种强大的火力。

    不用多说,走廊的尽头就是许诺这次找过来的目标。

    弹雨倾泻很快结束。对面隐蔽在走廊两旁的佣兵们全都是精英,发现没有击目标之后瞬间就停火以避免暴露自己的位置。

    以许诺强悍的身躯来说,他完全可以直接就这么大刺刺的走过去。这些军用武器的威力虽然强悍可是对于许诺来说却丝毫起不到作用。不过许诺此刻却不愿意就这么简单粗暴的结束。抬手揉了揉眉心,随即进入了隐身状态。

    隐身之的许诺转过楼梯角踏上二层的昏暗走廊,缓步向着走廊尽头的那些隐藏在黑暗之的佣兵们走去。

    许诺的嘴角带着笑意,他想着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将这些佣兵们解决掉。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许诺刚刚走出去不过十多步而已,走廊尽头的黑暗之瞬间就亮起了密集的幽蓝色枪焰!

    上百发的弹头打在了许诺的身上,将他身上这套全新的服饰打成了碎布。密集的枪声在狭窄的走廊之震耳欲聋,刺鼻的火药硝烟的味道逐渐弥散。铛铛噹噹的弹壳敲击着大理石地面的声响让许诺很是错愕。

    许诺的身形缓缓从隐身状态之显现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摧毁大半,看上去比那些天桥下栖身的流浪汉们还要凄惨。

    “魔鬼!?”

    “怪物啊!”

    走廊深处的黑暗之传来了阵阵惊呼。那是那些佣兵们看到眼前这让人不敢置信的一幕之所发出的惊恐叫嚷。

    “你们。”许诺晃了晃脑袋,垂下目光看着自己身上的破烂衣服“怎么发现我的?”

    走廊深处的黑暗之发出一阵骚动。很显然能够隐形并且拥有一副子弹都无法打穿身躯的许诺已经超出了那些佣兵们的理解能力。不过毕竟是军事组织,对面很快就沉寂下来。然后一个沉稳的声音在黑暗之响起“地面有水。”

    许诺皱眉低头,果然,地面上有一层淡淡的水渍痕迹,而他的双脚此时正好就站在水渍上。看到这里,许诺顿时恍然。

    这些佣兵们果然是经验极为丰富。之前察觉到一楼出事之后当即就开始布置防御措施。借助着黑暗的掩护还在地上面上洒了一层没有气味的清水。原本这就是用来示警的。

    许诺之前是隐身过来的,可是走在那些水渍上却带起了痕迹。

    佣兵们的经验极为丰富,虽然很是奇怪什么都看不到,可是他们依旧当即发起了密集攻击。如果许诺不是身体素质强悍到变态的程度。那这一次可就真的是要吃大亏!

    至于这些佣兵们之前为什么不直接逃走,那是因为他们的战场经验非常丰富。深知在陌生危险的环境之贸然出逃很容易在半路上被人伏击。而且既然对方杀上门来,外面必然是有着接应力量。

    所以,这些佣兵们迅速布置好了战场,准备与未知的对手先打一场摸摸底细,重创对方之后再从容离开。

    整个计划没有什么缺陷,佣兵们的行动也是干净利落。只可惜,唯一的区别就是杀过来的敌手实力太过强大,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能够应对的范畴。

    “原来是这样。”许诺点了点头,已经没有了继续前行的兴趣。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隐身居然是这样被发现的。这个世界的聪明人的确是不少。

    心情大坏的许诺直接转身,抬起手竖起食指。指尖上在这处昏暗的走廊上冒起了一团明媚的火焰,火焰上所散发出来的柔和光芒就像是被阳光照射到一般温暖。

    这的确是来自阳光的温暖,可惜的是,这是带着死亡问候的温暖。

    在地球上的时候看着遥远的太阳都说是生命的来源,都说温暖的阳光是一切。可是实际上如果真正靠近了太阳之后才会发现,太阳实际上是一个极为狂暴的存在。它所散发出的一切对于生命来说如果没有防护,那都是致命的!

    许诺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上,整个昏暗的走廊几乎是瞬间就化为一片明亮的光的海洋。许诺从太阳光之吸收的能量被释放出来,将整间夜总会全都点燃。

    那些经验丰富的佣兵们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明亮的光芒之。他们甚至到死都没有明白许诺究竟是从哪里过来的敌人。

    凄厉的警报声响起,众多的警车和消防车蜂拥而来准备进行抢救。可是等到他们来到这边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这里原本的建筑已经荡然无存。唯一剩下表明它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据,只有那已经化为白地的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灰烬!

    许诺拥有了从太阳光之吸收能量的能力之后,自己摸索出来一套使用这种能量的方式。强大的能量化为炙热的高温几乎可以将任何物质化为灰烬。

    这种强烈的能量使用方式会极大的刺激到四周的环境。正常情况下不算什么,可是此刻之前被戒指暂时封堵住的一处时空裂缝却因为受到许诺瞬移打开次空间以及连续使用超能能量的刺激而逐渐松动起来。

    通过时光晶壁联通不同世界的载体实际上就是许诺本人。毕竟他才是真正从一个世界前往另外一个世界的真实存在。而一旦出现时空裂缝,所有的缝隙都是在许诺的身边附近产生。他才是真正意义上不同时空之间的交汇点。

    之前许诺使用超能能量的时候刺激了时空裂缝,一道道的缝隙在之前许诺使用过能量的地方逐渐成型。

    然而,许诺对于这一切全然不知。因为许诺认为戒指会将这些事情搞定,并不需要他去做些什么。只是,此时此刻戒指却忙着去能量海洋之追寻那股神秘莫测的能量来源去了,丝毫没有注意到许诺身边诡异的能量变化。

    毫无察觉的许诺换好衣服离开繁华至极的银座之后,找了辆出租车去往千代田区的四季酒店。由金泰妍,徐贤还有蒂芙尼组成的tts组合最近要在东京参加一项亚洲地区的重要音乐颁奖典礼。此时她们全都在这处四季酒店之。

    在酒店外的花店内买上了两大束娇艳的大红玫瑰花,心情大好的许诺迈步向着丸之内的那家极富盛名,另外一边就是天皇皇居的四季酒店走去。

    许诺进入了四季酒店,可是在他之前瞬移出现的地方,在他清理小混混的地方,在他突袭佣兵们的那家新松夜总会。古怪的旋风逐渐刮起,阵阵若影若现的幽蓝色电弧在空气之不断浮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