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一缕金色的阳光穿透舷窗照射在许诺的脸上,温暖的感觉让美梦之的许诺长长的松了个懒腰。

    拥有从太阳光之吸取能量的能力之后,许诺就变的非常喜欢阳光。喜欢那种温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的感觉,那是一种力量的感觉。

    船舱内到处散落着诸多的空酒瓶,空气之弥漫着的同样也是浓郁的酒味。

    昨天晚上许诺足足干掉了整整两箱子的威士忌,换个人直接就能醉死过去。许诺在没有特意压制的情况下也仅仅只是微醉而已。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也依旧对于外面的一切全都洞若观火。

    船只在凌晨的时候突破了一段非常危险的水域。许诺在船舱内听着外面水手们的叫喊也能够听清楚那一段航行是多么惊心动魄。

    四周到处都是暗礁岩石,巨浪翻腾,海风呼啸。船只数次险些直接搁浅,就算是最终成功穿越了一段危机四伏的海域,最终也是搁浅在了一处礁石上。

    许诺此时都能够听到外面水手们嘶哑着嗓子嚎叫堵漏的声音。船上有两处破损漏水的地方,此时搁浅在这里如果不尽快堵上漏口的话,那这一船的人就别想再活着返回明世界。除非他们能够等到救援。

    只是,既然这里是失落的明所在的海岛。那必然是位于人迹罕至的偏僻航线上。要不然的话这处地方早就一概被人发现了才是。救援什么的,在这个年代实在是有些痴心妄想。

    从自己临时搭建的简易床上坐起身来,透过舷窗感受了会阳光的温暖之后。许诺起身踢开脚下的空酒瓶子,随手一挥就将剩下的几箱威士忌收入了存储空间之。味道还是不错的。

    许诺施施然的走上甲板伸起懒腰。昨天晚上这艘破船左摇右晃的为了生存而拼命,船上的人员早都已经累的半死。此时正在拼命堵漏却愕然看到一个亚裔一脸悠闲自得的在甲板上拿着瓶价格昂贵的威士忌漱口。一个个的脸上表情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许诺站在船舷旁边,目光看向远处的海岸线。此时海雾已经散去,在阳光之下郁郁葱葱的密集森林高低起伏将一座巨大的海岛完全笼罩其。山峦叠嶂之间,一层层的森林与山脉仿佛看不到尽头。远远望去就像是一处迷失的世界。

    在海岸边上是巨大的石墙,规模非常庞大,就像是众多高楼大厦一栋栋的仅仅聚集排列在了一起。

    甚至于,许诺还看到了一个长达上百米,宛如爬行动物脊椎石化一般的巨型城墙。或许这真的是一个神奇生物死后骨骼石化所遗留下来的残骸。

    靠近海岸的浅海区内到处都是稀奇古怪的高大岩石,许多岩石上都有着非常严重的海水腐蚀和风化的迹象。不过这些岩石上大都雕刻着一些古怪的形状,有一些是较为常见的生物,也有一些是稀奇古怪没有见过的生物模样。

    “原来是这里。”当许诺看到一块露出海面巨大的,被雕刻成了张着大嘴的黑猩猩脑袋形状岩石的时候。眼神之闪过一抹了然之色。

    看到了眼前的这些,再结合之前的一些线索,所有的一切全都指向了一部讲述人与兽的爱情电影,金刚!

    一个违背物理规律存在于世的强大生物,与一个无意之间进入这处海孤岛的女人之间的故事。当然了,从爱情的角度看这是一出凄美的爱情故事。可是换成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那就是赤果果的恐怖片!

    身躯比霸王龙还要强悍的庞大的巨型黑猩猩,弹下手指都能弄死个人。更别说这座岛上还有包括恐龙在内的诸多恐怖生物生活其。正常人进入这里完全就是恐怖片的节奏。

    以这个时代的氧气密度来说,根本无法支持这座海岛上这种规模的植物与动物们的大型化。更别说其它那些违背了物理常识和生物常识的存在。对于这一切不科学的存在,许诺只能是将其归结于海岛上的那处失落明所拥有强大的力量。

    想到这里,许诺的嘴角勾起笑意,他现在对于那个失落明的科技技术越来越感兴趣了。

    “喂!你!你是什么人?!”许诺还在观察眼前这座海岛的时候,甲板上传来了一声怒吼。

    一个带着船长帽的男人站在救生艇旁边,身旁站着几个肮脏不堪的水手,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许诺。

    这个人是船长,对于自己船上的人了如指掌,可是他却从未见过许诺。这里可不是东南亚的那些脏乱不堪的港口,这里是未知航线上的深海岛屿。这个完全不认识的亚裔男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许诺看了他一眼,随即转回头继续观察远处的那座海岛。找到了目标所在位置之后,他一点都不需要这些本世界土著们的帮忙,自然也没有搭理他们的念头。

    远处的海岛靠近海岸的地方是高大的,类似城墙一般的建筑。而在城墙内却是层层叠叠的山峦与茂密森林。许诺微微眯起眼睛,发现在那些森林的上空一直弥漫着一种非常诡异的白色雾气。

    此时阳光早已经完全显露出了自己的身形,海面上的海雾早已经消散不见。可是森林上空的那层迷雾却始终没有什么动静,透过迷雾看着那处茂密的森林就像是雾里看花。这层迷雾从高大树林的上层一直弥漫到数百上千米的高空之。

    “你!站在那里不许动!”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旁的水手们弄来了众多的武器指向许诺。戴着船长帽的人手端着一挺经典的芝加哥打字机“你是什么人?什么时候上船的?”

    现在是十年代,正是史上最疯狂的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刻。

    数千万人失去工作早不保夕,整个世界都在混乱之行走,要不了多久就会走入战争之。在这种环境之,一个来历不明的亚洲人如果消散在了遥远的深海之真心不算是什么大事。

    二战之前的这段时间内,整个世界都是疯狂而又混乱的。

    许诺转头,皱眉。然后伸出手。

    ‘嗖!’船长手的那挺芝加哥打字机瞬间就落入了许诺的手。

    ‘呃~’如此诡异的事情把一旁的其它水手们全都给吓住了,毕竟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面色慌乱的水手们看着许诺手拿着他们船长的武器,慌乱之下端起枪就准备射击。然后,许诺再次招手。

    “还行。”许诺脚下放着一堆枪械,都是他从水手们的手抢过来的。时间不多他也不想在没有卫星导航的情况下飞去其它地方弄些武器。直接就将水手们的武器收缴,摆弄一番之后放入存储空间。

    “子弹在哪里?”许诺手转着一柄柯尔特,面上带着一抹和煦的笑意看向已经傻眼了的船长好水手们“我需要你们的子弹。谢谢。”

    船上的小艇早已经放了下去,几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货们划着小艇晃晃悠悠的登上了海岸线。在诡异至极的巨大建筑之穿行,随后来到一处较为宽广的地段。

    “上帝啊!有天使在飞!”一个有着一头漂亮金色短发,精致面容的女人偶然之间抬头看了眼天空,却愕然看到一个人形身影从天空之飞了出去。

    “亲爱的,你太紧张了。”同行的其他人纷纷抬头向着天空之看去,可是除了蔚蓝的天空以及高大的怪异建筑之外什么都没有。几人都将这当作是漂亮女人因为环境的问题而看花了眼睛。

    “真的是有。”女人神色很是紧张“刚刚飞过了城墙向着里面飞过去了。我真的看到了。”

    “哈哈~~~”一个胖子大笑着上前拍了拍女人露出一抹白腻的肩膀“如果真的有的话,那我们现在就进去找到他。”

    “轰!”胖子的声音刚落,不远处拿堵极致恢宏巨大的城墙角落突然间落下了几块巨石发出轰然声响。

    几个被吓了一跳的家伙急忙看了过去,一群群浑身上下漆黑如碳,有着一头干枯鸡窝般头发,身上肮脏不堪,全身赤果果仅仅是围着一条看不出来材质破布条的野人们就嚎叫着向着他们冲了出来。

    十年代世界上还是有一部分没有被发觉的未知世界,各地的野人们也是有一些的。这些从巨型城墙脚下冲出来的野人是尼格利陀人,也就是东南亚的矮黑人。

    他们是东南亚一带真正的原住民,只不过后来被外来者们不断征服杀戮,数量越来越少接近灭亡。在华夏古代这些矮黑人被称为昆仑奴。

    “救命!!!”当一大群手持石棍等武器的野蛮人,面目狰狞的向着自己这边嚎叫着冲过来的时候,原本还是一副郊游表情与明世界征服者心情的几个白人全都被吓坏了。一边凄厉的嚎叫喊着救命,一边飞速转身向着来时的道路飞奔而去。

    只可惜,这些过着养尊处优生活的人哪里会是那些一直生活在这边的野蛮人的对手?这些光着脚的野蛮人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奔跑起来完全就是如履平地,没费多大会的功夫就追上了几个落荒而逃的白人并且将他们全都抓了起来。

    “我有糖!我的口袋里面有糖!!”被死死制服的胖子拼命的想要挣扎,并且高呼之前在许多地方都行之有效的口号。糖果在许多时候甚至要比火枪更加有效。

    几个白人被抓捕送到了石头构造,染满了血渍的行刑台上面,强壮的黑人举起了自己手捆着石头的棍子准备执行砸碎脑袋的行动。

    然而,天空之突然响起一声尖锐的呼啸声响,随即一个身影呼啸着从天而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