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哒哒~’密集的枪声在这片闷热潮湿的原始森林之响起。一脚蹬在一棵参天古木躯干上的许诺借助着反弹的力量一跃而起,手的芝加哥打字机喷射出密集的弹雨将威力强大的子弹倾泻在几只高高跃起试图用自己布满了尖锐牙齿的腥臭大嘴撕咬许诺的迅猛龙身上。

    这些行动迅速的迅猛龙们身躯可是扛不住子弹的射击,脑袋上面爆出朵朵血花哀鸣着摔倒在了地上。

    嘬了口雪茄,落在地上的许诺看了眼躺着的几只还在抽搐着的迅猛龙,转身继续向着远处那座崖壁上雕刻着奇怪符号的山崖冲去。

    许诺在前往山崖的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从各式各样肉山一般的恐龙到体格全都倍增的诸多昆虫。这些稀奇古怪的生物都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哪怕是食草的也一样。

    实际上许诺能够感受到,相比起这些恐怖的生物,这处原始森林之最让人难以抵抗的是那些几乎无处不在的恐怖细菌。

    疟疾霍乱登革热等等各式各样的细菌几乎无处不在。许诺甚至还发现了很多未知的古怪细菌病毒。

    在这种湿热的热带雨林环境之,这些肉眼无法察觉的细菌才是最危险的存在。

    很有可能仅仅只是喝了一口生水,或者是被未知的虫子悄悄咬上一口就能够引起灾难性的后果。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之下,一旦感染疾病下场必然非常凄惨。

    许诺这是身体素质好,无惧各式各样的病毒细菌袭扰。同时他的体力惊人,哪怕是在错综复杂的热带雨林之移动也依旧是能够做到健步如飞。

    可是如果换做是其他人的话,单单是在这种环境复杂的雨林之移动就会耗尽所有的体力。

    没用太久的功夫,许诺就顺着道路来到了一条死气沉沉的河流岸边。

    河岸上密布着数人合抱的巨型树木,各种粗壮的藤蔓与树叶杂草将整个地面都完全覆盖,几乎就是无处落脚的程度。

    许诺站在一棵巨木裸露在外的粗壮根系上举目远望,阳光透过密集丛林树叶的间隙洒下金色的斑点。流速缓慢的河流内波澜不兴,一棵棵巨大的树木在河流之突兀竖立。

    “这里会有什么?”许诺看着昏暗的河面,抬手捏了捏下巴。

    要说这种河流之没有特别的东西存在,许诺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而在野外环境之,水源永远都是最危险的地方。谁都不会知道看似平静的河面之下究竟会隐藏着什么样的东西。

    “至少会有大水蟒。”许诺按照标准故事结构来推断,这种流速缓慢的河流之必然是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水蟒。而且以这座海岛上各种生物巨大化来推论,很有可能还是传说之的泰坦蟒的级别。

    将芝加哥打字机收入存储空间,随手就将之前从船上借来的砍刀取了出来。

    对于普通人来说几乎是致命一般的危险对于许诺来说全都是毛毛雨而已。如果河里的东西有眼力见不来招惹许诺的话,他可以当作是不知道。可是如果真的敢于主动攻击,那许诺可不介意将这些东西全都终结在这里。

    许诺纵身而起,直接跃到远处河一棵巨木外露在河面之上的粗大根系上。抬起头看一眼前方,接着再次跃起向前落下另外一棵巨木。

    许诺就像是一只灵活的猿猴在河面上纵横跳跃,身手矫健惊起了大群飞行昆虫。

    “嗯?”跃在半空之的许诺眯起眼睛,他能够感受到在前方远处密布水藻的河面之下有一团巨大的阴影正在活动。

    哪怕是在河面之下都能够看到那漆黑一团的巨大身形。而且其移动速度极快,正在向着许诺可能的一处落点游动而去。

    “有意思。”许诺咧嘴笑了笑,手砍刀微微斜举,越过一缕阳光的时候在光洁的刀面上带出一抹诡异的光泽。

    许诺落在了一棵巨木庞大的根系上没有再继续前行。他在这里等着那团黑影靠过来。那团黑影是如此之大,许诺目测至少也有十多米长!

    与此同时,在这棵巨木附近的水面却突然间沸腾起来。一只只拥有着狰狞口器,宛如大狗一般的体格,身上披着甲壳的类似水虿一般的生物快速爬上巨木根系向着许诺涌了过来。

    这是一种非常原始形态的水生昆虫,它们几乎没有智商可言。活着就是为了吃东西,一旦在自己领地附近发现有生物活动,立刻就会发起攻击。根本不在乎自己的目标究竟是强大还是弱小。任何生物在它们的领地之都是猎物。

    这棵巨木之下生活着数十只这样的古怪生物,在它们爬出水面开始攻击许诺的时候,附近其它区域的同类们也察觉到了许诺的存在,纷纷从水游动着快速向许诺靠近。

    密密麻麻的生物移动打破了河流原本的平静,那个场面就像是河面开了锅一样沸腾起来。换个胆小的人身处这种环境下看着这么多怪物们向着自己扑过来,估计直接晕过去都有可能。

    面对着这种让人心神为之颤抖的恐怖场景,许诺仅仅只是咧了咧嘴而已。

    或许普通人会被吓坏,可是许诺不会。迈步上前,撩起腿闪电般踢出,用上巧劲的直接将一只只类似水虿的东西踢飞了出去。

    许诺在力量上控制的非常好。快速准确的踢飞这些虫子们,力量足够将它们踢飞出去直接损坏内脏致命,却不至于直接被踢爆成一团团的浆糊弄脏鞋子。

    四周密密麻麻的虫子潮水般向着许诺涌了过来,可是却丝毫无法对许诺构成什么像样的威胁。一只只的水虿快速飞出去挣扎着落在水,要不了多久之后就会无声无息的沉入水底,最终会被各种食腐生物吃的干干净净。

    ‘哗啦~’就在许诺踢虫子踢的正开心的时候,一道巨大的黑影猛然间从河面下冲了出来。

    巨大而又狰狞的脑袋上张着血盆大口,锐利的毒牙狂暴的向着许诺的脑袋咬了过来!

    许诺果然没有猜错,这种死水一般的河流之果真是有着这种史前级别的庞然大物。一条巨型的水蟒冲出了河面扑向许诺,试图将他当作是自己的食物吞下肚子里去。

    人类世界进入明时代之后,基本上很少会有人遇上食人级别的蛇类。毕竟人类能够使用工具和火焰来驱逐各式各样的强大生物。

    可是在人类进入明时代之前,类似的蛇类生物是人类最大的噩梦。原始人类在遇上这种生物之后基本上没有活命的可能。

    这种对于被蛇类直接吞噬的恐怖感觉被铭刻在了基因之,一代代的流传下来。人类天生就畏惧蛇类。

    这条巨型水蟒的移动速度极快,尤其是在冲出水面之后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将满是腥臭气息的嘴巴靠近到了许诺的身旁。

    然而,,这条水蟒的嘴巴却直接扑了个空,重重的撞在了巨木粗大的树干上。

    ‘咚!’水蟒崩断了两颗大牙,嘴巴也因为力道撕扯而破裂流血。远比水桶还要粗壮的长长身影瘫软在了巨木露出水面的根系上,还有一大半都依旧留在水面之下。

    ‘噗!’之前轻松移开身体的许诺站在水蟒硕大的脑袋旁边手起刀落,直接挥起手的砍刀直接劈砍在了浑身上下全是漆黑色的水蟒脑后位置上。

    灌注了强劲力道的劈砍直接将这条倒霉的蟒蛇脑袋砍了下来!

    这条水蟒的身体也算是坚硬,可是许诺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再坚固的脑袋也扛不住许诺的力道,这条水蟒死的一点都不冤。

    失去了脑袋的巨大身躯缓缓滑落进入水面之下。海量的鲜血直接将附近的所有水域全部染红。

    在这种环境复杂的河流之生存着许多食肉的生物,当鲜血的气息传播出去之后,水蟒落在水的巨大身躯很快就沸腾起来,无数各种各样的食肉生物们正在围着这只原本是水霸王一般存在的强者尸体大快朵颐。

    甚至于,在许诺离开之后。很多食肉生物纷纷跃上巨木的根系将那颗脑袋也啃食的一干二净!

    许诺对于自己离开之后那条河流之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他也没有兴趣知道。这种事情在他的眼甚至就连旅途之的小插曲都算不上。

    在离开河流之后,许诺来到了山脚下。一路沿着崎岖的山林向着山崖上跑去。

    深邃的断崖,腐朽的地面,湿热的空气还有各式各样古怪的生物全都无法稍稍阻挡许诺的脚步。终于,在日正当空的时候,许诺来到了这处山崖的顶端。

    在这处山崖上有一个被雕刻成了金刚大嘴的巨大雕塑,硕大的嘴巴之是一处黑漆漆的入口。这处入口是如此之大,许诺感觉直接开船进去都行。

    地面上是明显有着明痕迹的古老台阶,虽然已经长满了绿色的苔藓却依旧不可能是自然生成。毕竟这种整齐划一通向洞口深处的道路只能是由明世界构建。不论是什么类型的明。

    许诺捏了捏拳头,迈步走进了这处四周散布着许多古怪枯骨的山洞之。

    山洞内没有想象之那样环境恶劣。虽然气温很是难闻,不过山洞内却出人意料的温度适宜。地面和石壁上很是光洁,看上去像是经常有什么东西在上面蹭一样。

    许诺此时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里应当就是那处失落明的一处线索所在。而那身躯庞大,力大无穷的金刚更像是那个失落的明用来看大门的。

    进去没走太远的距离,许诺就猛然顿住脚步。一双黑漆漆的眼睛正在山洞最深处冷冷的盯着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