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的阿尔卑斯~普罗旺斯丘陵地带阳光明媚,空气之到处都都弥漫着怡人的薰衣草花香。

    每年的这个时候,地海沿岸温热的阳光就会将这里带入鲜花盛开的时节。气候温和,空气清新醉人,蔚蓝色的海水像是水晶一般洁净。任何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会为这里的美景而心动不已。

    许诺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马赛的机场,很快他就与林允儿手牵手离开了机场驾车向着瓦朗索勒方向驶去。

    没有任何的随从,只有他们两个人。不为别的事情,只为林允儿想要在生日的时候来这里看一看薰衣草的海洋。

    这里的阳光太过充足,而且初夏又是薰衣草正要盛开的时节。行驶在长长的乡间道路上,坐在敞篷车内的许诺与林允儿可以一览无余的看着道路两旁那几乎连绵不绝的紫色薰衣草花海随风翻腾的迷人景象。心神都为之倾倒。

    这里仿佛就连空气之弥漫着炽烈的香气,这一切都让人感觉心旷神怡。

    “喜欢吗?”单手握着方向盘开车的许诺看向一旁副驾位置上的林允儿,笑着询问。

    “很喜欢。”向来都是将自己保护的非常好的林允儿用力的点着头。仿佛是为了加强自己心的欢喜,甚至取下了挺翘鼻梁上的墨镜,伸出双手感受着空气之满是花香的甜蜜气息。

    许诺勾起嘴角,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在任务世界不断经历拼杀和血腥的洗礼,他也需要一个放松身心的环境。而与漂亮的女人一同远行就是一种非常好的缓解压力的方式。

    普罗旺斯地区的薰衣草非常有名,而薰衣草花海开的最大最密集,花海颜色最为纯正的薰衣草花田则是位于靠近圣十字湖畔的瓦朗索勒镇附近。这里也是许诺此行的目的地。

    沿着法国人独特的乡间小路一路前行,没用太长的时间就来到了瓦朗索勒镇上。这里阳光充足非常适合薰衣草的生长,而且当地居民们也对这种薰衣草极为钟爱。

    车子驶入这处并不算大的小镇上的时候,许诺与林允儿能够看到各家各户的门前墙上都悬挂着各式各样的薰衣草香包和香袋。而诸多商店之也摆满了众多由薰衣草制成的纪念品。

    镇子不大,可是许诺前往镇的旅店的路上却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神情明显非常兴奋的林允儿不断在一家家的商铺之流连忘返,成包成包的购买像是薰衣草制成的香精油、香水、香皂、蜡烛等等小商品和纪念品。

    神色兴奋的女人甚至还在镇上的一处药房内买了许多分袋包装好的薰衣草花草茶。许诺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女人会对这些东西如此狂热的喜爱。毕竟就算是不错看看不就好了?何必成箱子的买回去?

    这里是世界著名的旅游圣地。每年都会有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这里旅游。许诺与林允儿在其并不显眼。

    而且此时刚刚是初夏时节,还没有真正达到六月的紫晕时节。游客的数量并没有达到最疯狂的程度。至少此时许诺和林允儿依旧能够在酒店之找到最好的房间。

    “谢谢你。”进入房间之后,明显还没有从兴奋之彻底回过神来的林允儿放下行李之后就揽住了许诺的腰,主动送上香吻“这是我过的最开心的一个生日。”

    许诺抬手捏了捏下巴,目光玩味看着怀佳人“这就够了?”

    已经是非常熟悉许诺的林允儿感受到了许诺那炽热的目光,瞬间霞飞双颊,转身欲逃。

    只是,许诺已经迅速伸出双手将女人紧紧抱入怀“这一路上也很累了,去洗个澡放松一下吧。我们去看看这里的浴室是不是也有放着薰衣草?”

    许诺与林允儿一同研究浴室里的薰衣草的时候,在距离瓦朗索勒镇十多公里之外的另外一处镇子上,一批伪装成了游客,但是实际上却是cia与f逼联合成立的特殊小组的成员正在一处当地镇民的家进行特别行动安排。

    “佩克,人员就位了吗?”被任命为这次代号‘探秘’行动负责人的埃里森按了下卡在耳朵上的通话器。

    “行动人员开始登场。”佩克是cia的资深探员,曾经在世界各地多次执行危险任务。不过这一次他们只是负责观察,真正动手的人并非是f逼或者是cia的人手。

    为了最终确定许诺究竟是否是那个穿着钢铁侠战甲的神秘人,同时也是为了能够试探一下许诺究竟是有多么强大的能力。这个行动组策划了一次对许诺的袭击行动。毕竟人在面临危险的时候必定会暴露一些平日里隐藏的东西。

    如果许诺非常强大的话,他们将会选择与许诺进行和平接触。如果没有想象之那样强大,甚至于可以直接控制的话,他们不介意执行备用方案。

    行动组以间人的名义在黑市上雇佣了一支为了钱什么事情都敢做的雇佣兵部队。这些佣兵们将会秘密潜入法国境内对许诺实行绑架行动。

    至于为什么不在美国本土的时候执行,那是因为他们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毕竟在美国本土发生这种事情,要说cia或者f逼什么都不知道,谁会相信?

    作为盟国之一的法国人对此一无所知。哪怕是盟友也可能将这种极致重要的事情传递散播出去。毕竟此时此刻全世界都在疯狂寻找那个拥有黑科技的钢铁侠。谁都知道找到那个人取得联络,就极有可能得到领先世界的超级科技。

    在这种赤果果的利益面前,所谓的盟友实在是不算什么。

    “希望他们不会让人失望。”埃里森低声自语。

    “都是专业的。”佩克听到了埃里森的话,当即笑了起来“都是心狠手辣的专家,这种事情他们可没少做。”

    “那就要祝福他们了。”曾经深入追查过许诺,深知其强大的埃里森画了个十字架“愿上帝保佑他们。”

    一队由十一名佣兵组成的小型队伍持伪造的多国护照通过海路几乎与许诺同时来到马赛。

    欧洲各国的海关虽然非常严密,可是蛇虫鼠蚁各有各道。他们自然也是有自己的渠道将行动人员和武器装备悄悄运进法国境内。

    这支佣兵接到了一个让他们无法拒绝的重金委托,绑架一位亿万富豪然后从他的嘴巴之获取重要的商业机密。这种事情他们并非是第一次做了,之前也曾经接过这种类似的委托。无非就是谋财害命一类的勾当。

    “队长,这次任务能赚外快吗?”一名伪装成游客模样的光头壮汉来到一个拥有一头金色波浪长发,身躯凹凸有致非常婀娜,可是双手却非常厚实甚至是有着一层厚厚老茧的女人身旁低声询问。

    这样一支佣兵部队的队长居然是个女人,这种事情可是非常罕见的。毕竟在这一行里女人想要比男人做的更加出色需要付出的甚至要以十倍来计算。而一旦能够真正做到的话,每一个都是真正顶尖的人物。

    这支佣兵部队做过许多次类似的行动,目标从各国的富豪到一切有钱的人都是。他们在接受这种委托的时候也做过附加活计,那就是自己再额外敲诈目标一笔巨款。

    反正他们干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留下活口。等到钱或者是别的东西到手之后就直接撕票。在圈子里的名声也是让人畏惧。

    “可以。”金发女人面部线条有些刚硬,不过依旧是一名漂亮的女人。不过在那张脸上却有一道从嘴角直接划到耳畔的狰狞伤口使得其整张脸显得极为恐怖。

    这个金发女人来自动荡的东欧地区,有着非常凄凉的往事。从小就沦为有钱人的玩物,因为一次外出的时候多看了几眼别的男人而被那个养着她的有钱人直接在漂亮的脸蛋上划了道伤口并且被扔给了手下享用。

    在熬过了一个星期的地狱生活之后,金发女人成功的逃出了魔窟。

    从那以后她用了十多年的时间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玩物化身为一个强悍的佣兵。期间也带人回去将那个弄花她脸的有钱人生生活剐弄死。这么多年来心狠手辣的说是杀人如麻也毫不为过。

    金发女人长期从事绑架撕票富豪的危险工作,这也与她曾经的遭遇有关。对于所有的目标在得手之后都会被其用非常残酷的手段折磨致死,名声在佣兵行当里非常坏。不过他们的成功率却是百分之百。这就足以证明其实力上的强大。

    “这个女人交给你们了。”手拿着平板的金发女人带着一副宽大的墨镜,一双如鹰一般的眼神扫过平板电脑,掠过有着漂亮精致面孔的漂亮女人的时候,眼神之满是阴狠妒忌之色。

    金发女人舔了舔嘴角,伸出手指向平板上“那个男的留给我。”

    光头嘿嘿笑了两声,心却是为平板电脑上的男人感到悲哀。被身边这个变态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因为身边这个女人非常变态,喜欢用最残忍的方式去折磨落在她手上的男人。那些男人们全都死的非常凄惨!

    平板电脑上是一副照片,是许诺牵着林允儿的手从马赛机场离开时候的照片!(。)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