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可真是漂亮。??  ”璀璨星空之下,站在薰衣草田旁边,看着眼前田垄上由一串串各色彩灯映照出来的如梦似幻般的美丽花海,穿着一袭红色格子连衣裙,红色运动鞋,戴着一顶由薰衣草编织而成的花环的林允儿紧紧抱着许诺的手臂,轻声低语“要是能一直都看到这种美丽的景色就好了。”

    “可以在洛杉矶附近买一座庄园,然后在那边种上你喜欢的薰衣草田。”站在一旁的许诺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勾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看向不远处那些形迹可疑的家伙们缓缓从四周靠拢过来。

    “不用。”林允儿笑着摇头,目光之满是柔情看向许诺“只要有你在身边,任何时候都是最美丽的风景。”

    “嘿。”许诺咧了咧嘴,伸手揽住林允儿的腰,微微扬起下巴,目光却是看向了附近道路上靠过来的黑影们“有些时候风景并不美丽,不过不同担心,一切有我。”

    此时时间已经接近深夜。绝大部分的游客都已经返回了镇子上休息。而许诺则是特意拉着林允儿在镇外偏僻的乡间小路上漫步。

    这不是为了做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而是他之前就已经感觉到了一批身份诡异的人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晃来晃去。既然有人来了,那许诺自然愿意给他们一个露脸的机会。

    实际上只要许诺想知道,任何人的动静都别想瞒过他。只是因为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时间和精力,所以许诺一直都不在乎而已。而他之所以不在乎,那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可以轻易摆平任何麻烦。

    至少是在现实世界之,基本上没有谁能够给他带来麻烦。

    就像是现在,一群明显不怀好意的身影正在向着他们两个靠近。

    而且这群人虽然穿戴都非常普通,看上去毫不不起眼。可是那股若影若现的彪悍气息却是已经出卖了他们的行踪。而且那些身影在鼓鼓囊囊的衣服或者背包之都明显带着强力武器。

    对于这种事情,或许以前的许诺还会想着各种影响什么的顾虑。想着要尽量给自己减少麻烦。

    但是现在,许诺对于这种事情只有一个解决方式。那就是来多少干掉多少。

    无论是为了什么,无论是想要做些什么。只要是心怀恶意的敢于靠近动手,那就没有丝毫怜悯的必要。人家都要对你下手了,难道还要笑脸相迎不成?

    许诺的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自己不是身负强悍的实力的话。那遇上这种事情,自己本人和身边的女人必然是下场凄惨。真正敢于作恶的人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既然这些人敢于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就没有丝毫留手的必要。许诺已经过了手下留情的阶段。

    许诺在需要的时候并不介意动手,尤其是对那些真正的恶人们来说更是如此。

    林允儿非常聪明,当她看到一些形迹可疑的人从四周逐渐围拢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拉着许诺的手躲在了许诺的身后。

    实际上正常情况下这种时候要么就是跑,要么就是赶快报警。不过她却深知身边的男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对于眼前的这一切仅仅只有好奇,而没有丝毫的畏惧。

    “许先生?”一位身形凹凸有致的金女人上前来到许诺身前,手拿着一台相机不经意间撩了下衣服隐约露出别在腰间的枪柄。脸上带着妩媚的笑意,可是那道伤疤却让她的笑显得是那样诡异“今晚的夜色这么漂亮,要不要找个地方喝一杯?”

    脚步声响起,一群装扮各异的佣兵们迅上前将许诺围拢在了这处薰衣草田边的小径上。

    佣兵们各个目露凶光,面上挂着得意的神色。虽然都是游客的装扮,可是隐约之间都在向许诺展露自己身上的枪械。

    在他们看来,这次的行动实在是太过简单,接下来就要用各种手段让眼前的这个目标开口就行了。

    “嘿嘿~~~”光头壮汉上前来到金女人的身边,反手将自己的单肩包取了下来。拉开拉链,从单肩包内取出一长串类似工具带的东西向着许诺展示。

    这条牛皮带上挂着许许多多的器械,从镊子钳子到锥子锤子甚至是小型电钻应有尽有。而且这些器械上大都染着一层深灰色,看上去就像是因为时间久远而干枯的血渍一般“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许先生还是不要拒绝的好。”

    “说话客气一点。”金女人转头低声呵斥了满脸暴虐之色盯着许诺身后林允儿的光头“许先生可是我们的客人。”

    “唉~~~”许诺抬手挠了挠头,对于眼前的这幕喜剧感觉很是无奈。那就感觉就像是回家的路上遇上了泰迪在挑衅。微微侧头嘱咐身旁的林允儿“闭上眼睛。”

    “嗯。”林允儿乖巧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在神色巨变的佣兵们都没有能够反应过来之前,许诺的身影就已经闪电般连续晃动,在每一个佣兵的身前都闪过,随后再次回到之前的位置上。

    这一幕生的实在是太快,完全不过是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可是等到许诺回到原位之后,之前那些还满脸狞笑的佣兵们已经翻着白眼口吐白沫软到在了地上。

    控制好力道,选择好部位。许诺轻轻松松就将这一整队的佣兵们全都打晕放翻在了地上。之所以仅仅是打晕而不是直接解决,那是因为许诺想要从他们的嘴知道是谁在幕后雇佣他们的。

    “看到了吗?!你们都看到了吗?!”十多公里之外的古堡内,原本目光灼灼盯着监控屏幕的埃里森几乎是瞬间就跳了起来。面上涨红的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指向监控画面,对着那些已经目瞪口呆的同事们怒吼!

    “这?这!?”原本对于许诺拥有能力的事情一直持有怀疑态度的佩克圆瞪着双眼,舌头都有些在打结“是不是因为信号传输的问题?画面有卡顿?我听说那些华夏人都会功夫的”

    佩克接下来的话没有能够说完。因为所有人眼前的监控画面上再次出现了变化。

    许诺上前俯身抓住佣兵随即整个人和被他抓住的佣兵同时消失不见。片刻之后许诺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原地,而佣兵们却已经没有了踪影。

    连续十一次的瞬移之后,许诺将所有的佣兵都给扔去了天空战舰上交给变形金刚们看管。等下他要过去审问这些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给我最慢动作!!”亲眼看到眼前这不可思议一幕的埃里森声音都有些沙哑,扑到身前的桌子上奋力敲打着桌面怒吼“让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回过神来的操作人员很快就将画面倒回,然后逐格播放。

    当这处房间内的探员们看到上一格许诺抓住昏迷不醒的佣兵,而下一格画面上人已经消失不见之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你们看到了吗?”埃里森大口喘着粗气,双眼圆睁“你们看!消失之前目标人物的身边有电流闪烁。我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电流。但是我相信这绝对不会是自然界能够出现的情况!这或许就是漫画里面的瞬间移动?!”

    “我们需要专业人士的支援。”佩克用力的咽下口唾沫,双手都在微微颤抖着快掏出手机“我们需要专业人士来判断究竟是怎么回事!”

    “现在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勉强压制下心的狂喜之后,埃里森神色肃穆的看向一旁的佩克。

    “什么事情?”已经被这让人无法理解的灵异事件弄的有些头脑晕的佩克捏了半天手机都没有能够拨出去。

    “我们安排的那个间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

    返回酒店之后,林允儿早早的洗漱睡觉,而许诺则是来到了天空战舰上。他现在对于幕后指使这些人的黑手非常感兴趣。

    “这些东西怎么用?”天空战舰,机库。许诺半蹲在地上,手拨弄着之前那个光头大汉用来恐吓许诺的工具。拿起一把钳子‘咔嚓咔嚓’的捏了几下。

    这十一名佣兵们都被吓到了,哪怕是向来以胆大包天闻名于世的佣兵们在此时此刻被一群闪烁着各种颜色眼睛的巨大变形金刚们围观,也没有谁还能够有勇气硬起来。甚至于,有几个佣兵面色苍白,双腿还在不自然的抖动着。

    胆量再大,遇上这种出想象范围之外的时候依旧是会让人绝望到崩溃。

    “这次看走眼了。”相比起那些男人们,面上有着狰狞刀疤的金女人倒是面色如常。

    或许是她早已经真的能够看淡生死。之前她就一直感觉这次的事情总有些让她不安的地方。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难怪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富豪,还敢不带保镖去法国南部乡下看薰衣草。而且雇主方面居然给出了那样一个难以想象的天价并且直接给了一半的预付款。果然,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啊!

    “我这个人呢,性格比较直接。”许诺又拿起一把锤子,将手的钳子和锤子互相敲击撞出朵朵火花,金属交击的清脆声响在巨大而又空旷的机库内传出诡异的回声“正常情况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既然敢于对我下手,那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不过如果你们能够说出是谁雇佣你们的,那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许诺抬起头看向挤成一堆,被冷水弄的浑身湿透,眼神之满是惶恐之色的佣兵们。咧嘴露出了一抹洁白的牙齿“你们说,这个忠告如何?”(。)8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