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说什么了

 热门推荐:
    伦敦,希思罗机场。

    一位年白人男子正在机场附近的一家小咖啡厅靠窗而坐。麦金色的头梳理得一丝不苟,淡蓝色的瞳孔,欧洲人典型的大鼻子。胡须刮得干干净净,整洁的白衬衫,黑色休闲裤。这是一个姓格较为保守的男人。

    男人手拿着一份当天的泰晤士日报,翘着腿坐在椅子上仔细阅读报纸。那个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位儒雅无害的学教师。

    片刻之后,男人的手机铃声响起。接通手机说了几句之后,男人起身结账离开了咖啡厅向着机场外面走去。

    来到停车场一辆毫不起眼的日本车旁边,男人拉开副驾位置上的车门坐了进去。

    “这次是有什么事情?”车辆启动之后向着伦敦市区方向开去,年男人转头看向驾车的男人出声询问。

    “联络那些佣兵的事情除了你之外还有谁知道?”开车的男人面容冷峻,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有没有透露给其他人?”

    年白人叫做汉克,就是联络那群佣兵们向许诺下手间人。他并非是fbi或者cia的人,甚至就连外围成员都算不上,他只是一个在这一行混饭吃的掮客而已。

    而开车的人就是他这次任务的委托人。一个非常神秘,完全不知道其来历的神秘人。

    汉克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身份,一般情况下像是这种来历不明的生意他是不会接的。不过架不住男人给出的巨额佣金,最终还是接下了这单巨额生意。

    只是,自古以来都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既然选择了冒险那就要有着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

    “没有。”汉克明显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不过此时他并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是摇头否认。

    开车男人的手机响起,很快接通轻轻说上几句之后收起电话。

    转头看向一旁有些不安的汉克。笑了笑,露出一抹冷峻的笑意“我们搜查了你的几处住所和所有的通讯联络器材。已经将所有相关资料全都毁掉了。现在知道这件事情的只有你了。”

    到了这个时候,神色巨变的汉克终于明白过来事情要糟糕。慌乱之下急忙去开车门。顾不上车子正在快行驶就准备直接跳车。只可惜,无论他如何用力都始终无法打开车门。

    一个身影从后座上探身过来。手拿着一支注射剂精准的扎在了汉克的脖子上。这个倒霉的家伙当即圆凸起双眼,拼命扭动身躯想要挣扎,可是仅仅数秒钟之后就双眼一翻白,直接软倒在了副驾位置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去港口。”后座上的身影低声吩咐。

    “是。”

    ------

    “不怎么样。”相比起那些被吓的不轻的男人们,身为这支佣兵部队队长的金女人倒是非常硬气。一双眼睛冷冷的瞪着许诺直接拒绝,没有丝毫畏惧的意思。

    她可是真正从地狱之爬出来的人,对于死亡的畏惧真心不大。

    金女人的胆量明显极大。从最初的震惊之恢复过来之后,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目光环视四周,看着那些身躯高大,身上闪烁着金属光泽站在一旁将佣兵们围拢起来的变形金刚。

    再看看机库内排列整齐的诸多型号的钢铁侠。金女人抬手撩了下自己因为被浇了冷水而湿漉漉的头。目光之闪过一抹妩媚之色“你就是那个钢铁侠吧?真是没想到居然有幸能够见到你本人。”

    顿了顿,金女人继续媚笑看向许诺“我有个建议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你还缺手下吗?我们都是职业佣兵,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能够为你这种强者效劳是我们的荣幸,你看怎么样?”

    许诺随手丢掉手的钳子和锤子,站起身来挠了挠头。重重的叹了口气之后看向神色有些紧张的金女人“不怎么样。”

    “我不需要手下。”许诺微微扬起下巴,目光之带着笑意看向金女人“还有,别做出那些勾引男人的动作,你太丑了。”

    金女人面色瞬间凝结,目光宛如锋利的尖刀一般试图将许诺撕成碎片!

    她原本自负美貌,可是却被人直接在脸上划了狰狞伤口,这是她一生之最大的愤怒所在。此时被许诺毫不留情的扯开伤疤,心头的怒火几乎能够凝为实质。

    “打开舱门。”许诺出声吩咐红后开启机库内的一处舱门。

    瞬间,剧烈的狂风呼啸灌入机舱,失压与稀薄的冷空气仿佛龙卷风一般席卷了机库。几乎瞬间就让那些毫无防备的佣兵们陷入了极为危险的失压状态。

    也就是许诺最近让红后将天空战舰的高度降低了不少,要不然的话之前强烈的舱内失压就足以让这些佣兵们全都昏迷过去。

    许诺扬了扬下巴,向一旁的铁皮示意。

    身躯庞大的铁皮当即上前直接拎起一个佣兵快步来到舱门处,直接将佣兵伸到外面。

    “说吧,谁让你们来的。”虽然风势很大,可是许诺依旧能够一脸轻松的站在机库内笑着询问。这点风势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我们是佣兵,拿钱办事。不会出卖”金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舱门处的铁皮已经松手。

    ‘啊~~~’一声凄厉的嚎叫声响从打开的舱门处隐约传来,越来越小直到再也听不见为止。剩下的佣兵们全都被吓的浑身颤抖,面色苍白,就连话都说不出来。

    “下一个。”随着许诺冰冷的声音响起。被吓坏了的佣兵们连滚带爬的想要逃跑,可惜四周的变形金刚们却直接伸出大手将他们一个个都像是拎小鸡一般将佣兵们全都拎了起来。

    在佣兵们绝望嘶喊声,一个又一个往日里曾经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做下做多恶行的佣兵们被从高空之仍了下去。

    下面就是辽阔的太平洋,这种高度摔下去落在水面上就和直接砸在水泥板上没有丝毫区别。粉身碎骨之后的下场就是成为海生物们的食物彻底消散。

    “还不说吗?”许诺对于金女人的坚强很是不解,他们真的是这么有职业道德?

    许诺并非是没有使用心灵感应,实际上他一开始就已经用了。只可惜,所有的佣兵,包括那个像是副手的光头壮汉都是毫不知情。而唯一知道联络人的只有那个金女人。

    然而,让许诺感到惊讶的是,眼前这个女人居然也是一个意志非常坚定的人。许诺的心灵感应对于这种意志坚定的人没有用处。

    金女人曾经经历过地狱般的折磨,活着逃出来之后报复世界做下过数不清的恶行。这种人的意志力的确非常强悍。

    所有的小喽啰们都已经被扔下了太平洋,此时仅仅剩下了面色惨白,咬牙切齿想要将许诺撕成碎片的金女人。还有那个光头壮汉。

    当铁皮拎着光头壮汉来到舱门处的时候,光头壮汉已经浑身颤抖着痛哭流涕的看向自己的队长“求你!求你!!”

    终于,金女人再也撑不住了。目光恶狠狠的看向许诺怒吼“如果我说了,放我们一条生路!”

    许诺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梢。看起来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一般啊。

    看着女人满是怒火的眼睛,许诺能够感觉出来,如果自己不同意的话,哪怕就这么死了那个女人也不会说出来。

    想了想,在痛哭流涕的光头壮汉和目光仿佛是要择人而噬的金女人注视下。抬手捏了捏下巴,笑着点了点头。

    “具体的雇主是谁我也不知道!”仿佛的打开了大坝的闸门,金女人几乎是怒吼着向许诺高喊“我们都是从间人那里那消息和任务!这次任务的间人是汉克!他是英国人,在伦敦这一行里面非常出名!你只要去打听一下就能够找到他!”

    仿佛是被彻底抽空了浑身的力气,金女人说完之后整个人都直接瘫倒在了地上。可是她的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许诺,等待着许诺完成承诺放他们离开。

    金女人此时已经在自己的心打定注意,这次如果能够侥幸逃出生天,那她誓一定要用尽一切办法疯狂的报复这个混蛋!

    就算是自己无法对抗这个强大到变态的家伙,也一定要在他的身边人身上找回这次的怒火!她心暗暗誓一定要让这个混蛋尝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对于金女人来说,这次的感觉和十多年前她从那处魔窟之逃出生天的时候相差无几。甚至感觉上更加强烈!她一定要复仇!

    许诺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或许是长期行走在生死之间的佣兵们不懂得去掩饰自己的情绪,金女人那双眼睛之的极端疯狂和刻骨的仇恨就这么丝毫没有暴露的表现出来。这种情况下别说许诺就没打算放过他们,就算是真的圣母心作想要放人也不能。

    听到金女人终于说出来了,已经尿了裤子的光头壮汉松了口气。张了张嘴巴刚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却猛然间感觉到自己身体一轻。然后整个人就已经直直的从天空之落了下去。

    看着在深色的夜幕之越来越远的那艘巨型飞船,心神都已经彻底失控的光头壮汉出了生命之最后的一声嘶吼“啊~~~”

    “你这个混蛋!!!”看到光头壮汉被仍了下去,金女人就像是疯了一样想要扑向许诺却被身后的变形金刚直接抓住。疯狂嘶吼“说话不算数!!”

    “我说什么了?”许诺有些好笑的捏了捏手指,一脸玩味的看着陷入疯狂之的金女人。

    “”金女人愣住了,她愕然想起刚刚许诺只是点了点头而已,却什么都没有说!

    许诺挥了挥手,变形金刚拎着已经陷入疯狂之的金女人向着舱门处走去。等到金女人被扔下天空战舰之后,许诺转身向着舰桥走去。

    “伦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