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步来到巨大落地窗前,手端着杯威士忌的许诺目光透过钢化玻璃窗看向下面那灯火辉煌的璀璨夜景。突然之间,生出了一种高高在上,俯瞰芸芸众生的感觉。

    这一刻,许诺心霍然开朗。像是已经明白了为什么总是有无数人会孜孜不倦的拼命向上攀登。或许这就是动力所在。

    就像是房子,无论是其价格再高,也终究是会有人能够买的起。

    ‘滋~’一声脆响,仿佛是在寂静的水塘之扔下了一颗石子打破了房间内的沉寂。

    许诺眯起眼睛,他当然感受到了自己身体附近那诡异的空间变化。那是一种不同能量不断交锋碰撞所爆发出来的能量外溢。看来戒指说的没有错,一次全新的潮汐涌动即将到来。

    就像是太阳黑子活动是有着周期性一样,发生在许诺身边的能量波动也是有着潮汐一般的波动周期的。根据戒指的计算,现在差不多就是新一轮的活动高峰期。

    原本以戒指的能量水平进行修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即使真的发生不同世界之间的联系被打通也不过是小概率事件而已。可惜现在戒指有了对手,这种时候反倒是成为了大概率的事件。

    仰头将酒杯的威士忌全部喝光,许诺转身拿起仍在沙发上的外套就离开了这处全新购买的公寓。

    许诺知道真的发生世界通道破裂事件的话,必然是在自己的身边附近区域。所以他准备找一处地方做最终准备。

    来到停车场,坐上新买的那辆西尔贝极端超跑。许诺的脑海之又响起了下午时候的那些狗屁事情。

    片刻之后,许诺轻笑着摇了摇头,启动超跑咆哮着离开停车场向着远处灯火辉煌的繁华夜幕之冲去。

    东京是繁华之都,数以千万计的人生活在这片繁华之地。有人拄着高档公寓,享受着醇酒美人。而有人则是睡在天桥之下由纸板搭建的窝棚之。

    在这座城市之,绝大部分人都生活在纸醉金迷的虚幻之。因为想要在这种地方出头实在是太难太难。

    无论是上班族还是怀着梦想来到这里的年轻人,都会在这座宛如择人而噬的巨型怪兽城市之被压榨的干干净净。天价的房屋租金以及疯狂的物价让所有试图维持体面生活的人都逼上了绝路。

    在这种巨大的生活压力之下,这座城市一旦到了夜晚就会化身为一座不夜之城。

    无数的男男女女们在各式各样的酒吧,舞厅,居酒屋,牛郎店,织女店,风俗店等等场所尽情放纵自己,从而缓解这座巨兽一般的城市所带来的巨大压迫感。

    而这一类型的店铺在这个国家可是明目张胆允许存在的。他们的主要拥有者也是那些有着牌照的合法黑帮。许诺所选择的目标就是这些黑帮们。

    绝大部分的店面都是设立在街道两旁,因为这种地方能够吸引到客人。不过也有一部分的店面开在了小街道的深巷子尾端,或者是不显眼的地方。这种地方的店面一般都是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交易在其。

    许诺将自己极为拉风的极端超跑停在一处小街道旁边,下车之后路旁一盏路灯瞬间‘啪!’的一声响爆了。

    皱起眉头看了眼昏暗下来的街面,许诺快步向着街道尽头的一家舞厅走去。以他本人为核心,四周的空间波动愈发混乱起来。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时空裂缝出现破损。

    像是这种舞厅一般都是由黑帮控制,这家设立在街尾处的也不例外。

    面门上倒是没什么,看上去非常普通,就连招牌看上去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不过一旦真的进入其就会发现,内里的面积极大,而且人声鼎沸,少说也有数百人之多。

    除了那些在大型舞池内扭动身躯的男男女女们之外,这处舞厅内还有不少敞开的衣襟内纹着纹身的黑帮成员。许诺的目标就是他们。

    找了处卡座坐下,点了些酒水和小吃安静的抽着烟看着眼前诸多疯狂扭动的身躯以及那震耳欲聋的鬼哭狼嚎。片刻之后,许诺的香烟才刚刚点燃戒指的声音就已经响起。

    戒指告诉他时空裂缝正式出现他需要至少十分钟的时间才能够重新堵上。不过在这段时间之内过来的异时空生命都要被彻底清除才行,要不然的话就会成为显眼的坐标导致戒指的堵漏工作白费功夫。

    确认戒指的努力失败之后,许诺起身向着不远处几名聚拢在一起说笑聊天的黑帮们走去。

    “我要见你们的首领。”许诺面色平静的看着眼前的黑帮份子。

    “你是什么人?”真正的黑帮份子们并非像是电影之那样头脑简单,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实际上头脑简单的人物在黑帮之只能是最底层的存在。没有脑子的人基本上在这一行里混不了多长时间。

    舞厅内原本就非常昏暗的各式灯光此时愈发暗淡下来,然后再次突然明亮。这种忽明忽暗的情形在那些男男女女们看来就像是dj在调动气氛,一个个更加兴奋。可是实际上dj正是一头雾水之。

    然而,只有许诺才知道这是空间不稳定所诱发的反应,要不了多久附近的空间就会和某个不知名的异时空打通联系。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你们首领。”许诺眯起眼睛,他没有时间和这些小角色们浪费。

    “先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很明显,这些黑帮们非常警惕,甚至几个人隐隐约约的将许诺给围拢了起来。

    这间舞台开设在这种偏僻的地方,那是因为他们在出售违禁品。对于安全方面可是看的非常重。随随便便就来想要见首领,怎么可能?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许诺看了眼不远处吧台内突然爆掉的一盏灯火。叹了口气之后直接出手将身边的几个壮汉全部放倒在地。

    这几个黑帮份子都是这里重要的看护力量,甚至于其一人的身上来携带有枪械。许诺上前俯身从一个黑帮份子的怀取出一把手枪,随即拉动枪栓打开保险,一枪就将音响系统打坏。

    原本震耳欲聋的音响瞬间湮灭,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那些浑身上下汗津津的男女们身子还在扭动可是脸上却满是迷惑之色。

    然后,许诺举起枪向着天花板连开数枪。原本还傻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的诸多男男女女们这下全都回过神来,一个个仿佛是见到世界末日一般凄厉嚎叫着向着大门处冲了过去。

    许诺转了几圈手的枪械,指着几个急忙赶过来的黑帮份子们“现在带我去见你们的首领,立刻。”

    “怎么回事?”银座附近的一处秘密地点内,双臂环抱的埃里森靠在控制台上,目光疑惑的看着前方追踪许诺的人通过实时传播系统传递过来的画面。

    那处舞厅大门突然间涌出了大批各色人员。场面非常混乱,他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进去。

    许诺一直都处在埃里森他们最高级别的监控之下,这次来东京自然也是不例外。

    之前许诺乘车外出的时候大批追踪者们快速跟着许诺,可是许诺的车子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而且在车流密集的东京街头许诺也依旧能够开出超高的速度。生生的将所的追踪者们全都远远的甩开。

    等到他们的人追到这边的时候,舞厅里面已经爆发了大规模的混乱。

    “我们要进去吗?!”前方的追踪者们大声呼叫。现在场面非常混乱,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用,在外面等着。注意隐蔽!”埃里森迅速下达了指令。

    在白宫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断之前,埃里森不愿意过早的将他们暴露在许诺的面前。毕竟谁都不知道许诺在发现他们之后究竟会是有着怎样的反应!

    一旦许诺发现了他们,那是福是祸就不好说了。相比之下,埃里森更加相信如果许诺察觉到他们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情。

    然而实际上,许诺早就已经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要不然他也不会主动跑到东京来,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想着找一处密闭的场所。

    虽然许诺此时的心性早已经随着自己的际遇和实力的提升而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可是他此时对于外界的反应却是逐渐的简单起来。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不论有多少人在暗窥视着他,许诺都不会去在意。因为他对于自己有着足够的信心。

    可是只要敢于表露出恶意来,那就直接处理掉好了。现在的许诺并不畏惧现代时空的威胁。因为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来说足够应付一切麻烦。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哪怕是许诺也不例外。

    许诺的主要工作是前往异世界执行任务从而提升自己的实力,同时在现代时空的时候也要和不断通过时空缝隙入侵现代时空的各种生命体进行战斗。

    除此之外,许诺还要考虑天空战舰和各处实验室的研制与生产。还要陪伴自己的身边人。甚至于他还要享受着精致的生活。一天只有二十四个小时而已,许诺早已经没有了精力去关注更多的事情。

    所以,许诺对于外界的事情处理办法非常简单粗暴。平日里可以当作没有看见,可是只要敢于露头出手那就直接毁灭!

    舞厅,地下室。

    许诺端着杯威士忌靠在一处迷你酒吧的吧台上,而在这处地下室内则是横竖八的躺着十多名蜷缩着身子痛苦呻吟的黑帮份子们。

    许诺并没有直接对他们下杀手,因为他想要看看那些异世界来客们对于普通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非常突兀的,地下室的灯光瞬间暗淡。许诺皱起眉头,位于地下室正的位置上瞬间出现了一处漆黑如墨的巨大圆盘。

    然后,一个穿着一身深色战甲,身后挂着一抹黑色披风的修长身影从圆盘之瞬间冲了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