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他是孩子,我却没有!即便第一次,我的分身见到他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云儿与众不同。?  在玄天道武学院内,他将凌天狠狠压制的时候,简直就和当初的先祖一般!”叶紫虚倒是没有想到,对叶云的评价非常的高,而且很赞赏,一点都没有看不起。

    叶云眉头微微一挑,还是忍不住冷笑道:“有什么事情说出来就好,何必躲躲藏藏,我虽然不承认是叶家之人,可是我的父母在这,若是我父母有危难,我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云儿,我希望你能对家族先放下成见。现在的事情,有些复杂,涉及到家族的利益,也同样涉及到了大哥和大嫂。若是你真的还能为大哥大嫂考虑的话,希望你能够吃些苦头,受些委屈。”叶紫虚倒是非常的直接,立刻就先将丑话给说出来了。

    叶云沉声道:“父亲身为叶家家主,出现这种情况,也很正常,只是我希望你能先把话说清楚,不要用一些谎骗岁小孩的话,我可不是那些大家族的纨绔子弟。”

    他认为,很有可能叶家准备用一些关于自己父母的事情,来将自己绑在叶家的家族利益上。

    叶紫真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用什么身份说话,若是以父亲的角度去说话的话,那么身为叶家家主的身份,又怎么去抛下?

    若是用叶家家主的身份说话的话,那么更加会引起叶云的反感。

    叶紫虚眼眸之闪烁着寒光,冰冷的说道:“大家族之,为了自身利益,互有争斗,也是正常的事情,就是兄弟之间自相残杀也是正常。所以,云儿,你就算杀了二哥的儿子,我反而不会去怪罪你什么,家族的废物留着也是祸害。而且就算大哥要让你以他亲生儿子的身份回到家族,我目前来说,不会赞同,所以一路上一直没有让任何人看到。”

    “那你想做什么?”叶云倒是奇怪了,现在竟然又说不让自己回到家族之,可又是什么事情,能够让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会有危险,甚至让他们身为道帝境的强者,都会感觉到为难呢?

    叶紫虚叹了一口气,其实很简单,当初天心在你和风儿身上,这件事情,除了我们的父亲知晓以外,就是我兄弟人,二哥一直都是我叶家最有谋略之人,只是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不像大哥那样,充满着魄力。”

    说到自己的二哥叶紫分的时候,叶紫虚满脸无奈,似乎接下去要说的话,才是自己最不想说,也不想去面对的事情。

    不过他既然挑起头来了,还是要将话都给说完,说清楚,以免让叶云误会了,当下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当初二哥一直反对,认为大哥实在是做事有失公允,即便是家主,那么为了家族利益着想,也不应该将天心给了你兄弟二人,无论如何,也应该拿出一个给他的儿子叶宁天。”

    “所以他现在是很想得到天心么?”叶云沉声问道,小时候他认为自己的父亲并没有什么兄弟,一直都是自己的父亲在家族之,做着决策,只是没有想到,现在在玄天道界的叶家,身为一家之主,可是却还有两个弟弟。

    以他的聪明才智,自然已经看出来了,这叶家的老二竟然还有另外的心思了。

    天道玉心他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先不说师尊天元肯不肯,就是自己真的交了出去,不是鸿蒙道体,根本就用不了天道玉心。

    叶紫虚也是非常的气氛,冷笑道:“他不仅仅只是想得到天心,还想要得到家主之位!原本只是一些背地里的小动作而已,可是自从你杀了叶宁天之后,他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大。父亲当初在位的时候,他尚且不敢做什么。可是现在父亲已经常年闭关,从不出现。而且以父亲的性格,凡事都要站到理了,你就算杀了对方,他都不会说什么,可若是无理取闹的话,他定然会震怒。所以,以父亲的性格,我们兄弟人互相残杀,他不会去管。”

    他口的“父亲”,叶云自然很清楚,那是自己一直未曾谋面的爷爷了,不过他就算知道真相之后,也不会真的当自己是叶家之人,更别说会是什么叶家二公子了。他有一个天玄宗宗主天玄公子的身份,已经完全足够了。

    当下他冷笑道:“你们大家族之间的争斗,还真的很有意思,现在叶紫分是想将家主之位也夺在手么?若是要名正言顺的得到家主之位,按照你们的规定,那就是需要名正言顺的道理。而我若是真的以叶云的身份出现,就算认祖归宗了,对于我父亲来说,只会给他带来麻烦,让叶紫分找到理由【逼】迫他,是么?”

    “不愧是天玄公子,分析的很对,和你说话,我自然也比较省力。当初暗地里,他便一直都喜欢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对付任何一个对他家主之位会有威胁的人,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找到胁迫大哥的机会。甚至在当初大哥还不是家主的时候,就动用过暗杀,只是都没有成功。你若是真的出现的话,那么整个叶家目前的局势来说,都会出现大乱。”叶紫虚作为一个比较冷傲的人,现在为了自己的兄长,倒是说的非常清楚,同样的对自己二哥叶紫分的行为恨之入骨,很显然也吃了不少大亏。

    叶云听到了叶紫虚的话后,心却大吃一惊,因为他现在已经很清楚了自己父亲的处境,而若是换了自己的话,当初无论如何都是将自己和弟弟送走,只是最正确的做法。

    因为留在家族之,不仅仅会给家族带来危险,也会给自己带来危险。而现在自己回到了叶家,父亲不仅仅没有将自己这个大麻烦推出去,反而认亲了,还要让自己认祖归宗!

    就在这个时候,周语柔说话了,声音也是清冷无比,“叶紫分很多时候,做的事情,都很过分,甚至可以说丧心病狂。当初我才怀了云儿的时候,他便番四次的想要杀了我母子二人。后来,我怀了风儿,也同样如此!”

    “娘亲,你说的是真的么?”本来还在沉吟的叶云,听到了母亲周雨柔的话后,顿时眼眸之寒芒爆闪,一抹杀意不由自主的浮上心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