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早已经没了……”这一句话让叶紫虚无言以对,而叶紫真夫妻二人却心痛无比,他们知道,叶云只承认在道武大6的叶家,至于这里,一切对叶云来说,只有陌生。?

    况且,叶家确实也没有给过叶云什么,叶云能够有今天,那都是靠着自己,又何曾向叶家索取过什么?

    叶家欠了叶云的,而叶紫真夫妻二人也欠了叶云的。

    只是叶云现在却并没有想其他的,他只是认为,父母遇到了为难,他身为做子女的,自然责无旁贷了。

    叶云面无表情的说道:“现在就是要激矛盾,也正好可以让他露出狐狸尾巴来。只要父亲维护我的话,他叶紫分可不是叶家的家主,没有这个权利处罚我,那么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尽快的除掉了父亲包括我,那么以他的老谋深算来看,就不会再隐忍太久了。这一招,就叫引蛇出【洞】吧!”

    反正自己习惯了有诱饵,这一次同样如此,而且自己巅峰道帝境的元神,在同阶之,也绝对会属于顶尖的存在。

    只要自己小心翼翼的话,就绝对不会被叶紫分有机所趁。

    “唉,只有这样了。不管我和你母亲如何,为父最希望的,还是你能够认祖归宗。”叶紫真看着叶云的目光,已经没有了家主的威仪,只有一个身为父亲,应该表现出来的慈爱。

    叶云的目光不易察觉的微微一闪,倒是没有说什么,可是却感觉到自己先前冰冷的心,被触动了一下。

    “什么时候开始?”叶云不想多说什么,现在对叶家没有任何好感,只想处理了叶紫分的事情之后,离开叶家。

    对于一个勾心斗角的家族,他找不到任何归属感,即便叶家有多么的厉害,多么的强大,也让他没有任何的骄傲和成就感可言。

    “日之后吧,这天,你就好好的陪陪你娘亲,雨柔这些年来真的很想你。以前都是分身陪着你,现在真身在这里了,也好真真的团聚一下。”

    “大哥,那你们一家在这团聚吧,我出去安排一下。”叶紫虚转身就要离开,现在叶云和家人在这里相聚,自然不能够站在这里看戏了。

    叶紫真却说道:“我和你一起出去,正好也可以看看他最近的状况。现在他弟弟回来了,这个做兄长的,也应该先见见。”

    “叶凌天么?”叶云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从第一次见到叶凌天的时候,他就没有将对方当做对手,真正的看在眼里。

    要不是对方是自己的亲兄弟的话,他还真的要杀了对方,为家族那些死掉的族人报仇。

    叶云不管那些人的出身,究竟是来自哪里,他只知道他的家族有他们,才是一个完整的家族。

    当然现在叶云也不会真正的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来,不然再多的叶凌天也不够自己杀的,现在就是要让自己表现出一个道祖境初阶的修者,应该表现出的样子。

    叶紫真看了一眼叶云,叹了一口气,便和叶紫虚离开了这里。

    周雨柔则是万分疼爱的拉着叶云去了卧房内,母子二人倒是好好的聊了一番。

    先前,叶云还是有些不适应,那冰冷的模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周雨柔并没有责怪叶云,而是认为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尽到一个母亲应该做的。看到叶云这个模样,心疼无比。

    故而他非常耐心的对叶云嘘寒问暖,甚至还专门去做了几样叶云儿时最喜欢吃的几样小菜。

    叶云本来就是重情之人,哪里真的会冰冷无情,更何况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见到了满桌的菜肴之后,顿时就心软了下来,开始吃起菜来。

    周雨柔坐在一旁,见到叶云终于又显露出小时候那不变的谗样子后,也开心的笑了。

    只是这笑着笑着,还是忍不住落下泪来,她突然想到,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照顾叶云,叶云又是怎么过来的?还有自己的小儿子叶风,现在究竟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吃着苦头,受着委屈?

    叶云何等敏锐,立刻就察觉到了母亲一直在流泪,母子连心,他能够猜测到,母亲究竟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

    可是他也不好说破,只好继续吃了起来,口还赞不绝口的说道:“娘,你这厨艺真的是没变,好吃!你也陪我吃点吧?”

    周语柔梨花带雨,欣慰的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傻孩子,娘亲不饿,只是看着你吃的开心,娘亲也开心。”

    叶云低下头想要继续吃菜,可是却在这个时候,眼眸骤然寒光一闪,身上原本放松下来的气息,也瞬间变得凌厉起来。

    “是你兄长来了。”周雨柔急忙起身,她同样是道帝境的强者,又是这个小世界的女主人,自然早就感受到了自己大儿子叶凌天的到来。

    只是她倒是有些诧异,为什么仅仅只是道祖境阶的叶云,竟然会这么敏锐,甚至比自己更加提前现了叶凌天的到来。

    她当然不会去怀疑到自己的儿子的元神会比自己还要强大,只是以为兄弟之间会有什么比较特殊的感应而已。

    叶云看了一眼面前还剩下的菜肴,对叶凌天的到来,无动于衷,继续吃了起来。

    他相信一点,天玄公子就是自己的身份,目前真正敢确定,或者说知道的,只有自己的父母和叶紫虚人。

    至于叶凌天,虽说是自己的兄长,自己不能杀了他,但是教训教训还是可以的。

    以前叶家的第一天才是叶凌天,不仅仅修炼天赋第一,便是炼丹也是没有几个人能相提并论。

    可是叶云却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下,现在自己既然真的认祖归宗回来了,那么这第一天才的位置,也该让让位了。

    不去理会叶凌天是否来了,叶云继续低头吃起菜来,这是母亲给自己做的菜,他自然有必要全部都吃掉,一点都不要浪费了。

    就在他还在吃菜的时候,叶凌天的声音也传来了,“娘亲,我早就听闻我有两个弟弟,只可惜一直都没有谋面,现在父亲跟我说,二弟叶云回来认祖归宗了。孩儿便来向娘亲请安,同时也看看我二弟是何等的一表人才。”

    还真别说,叶凌天除了在玄天道武学院内,表现的实在是有些卑鄙窝囊以外,此刻仅仅只是听声音,就能够听出来,叶凌天倒是比较会表面做人,最起码在母亲面前,就是一个乖乖的儿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