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言辞犀利,根本就没把叶凌天当做自己的兄长看待,此刻挑明了要拆他的台,甚至准备动手了。?

    可是叶凌天却并不承认,反而赌咒誓道:“二弟,我是你的兄长,即便在外面,我或许会对敌人心狠手辣,可是你我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我又怎么会做出这种【畜】生不如的事情?若是我真的做了,那就是做了,我叶凌天还不至于不敢承认。可若是真的做了对不起父母的事情,我从此大道便无寸进!”

    叶云当初化身天玄公子,与叶凌天交过手,自然对叶凌天有一定的了解,只是见到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心奇怪不已,这究竟是谁?难道真的不是叶凌天做的?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对于自己来说,恐怕从开始就真的错怪了叶凌天。

    “叶无心是不是你的手下?”叶云眉头一挑,冷冷的质问。

    “是!”叶凌天看着自己的弟弟,不知道为什么,在叶云的面前,就算他是大哥,也有些底气不足的样子,反而会有一种叶云才是大哥的感觉。

    “杀害道武大6叶家所有人的,正是叶无心!当初若非我和弟弟在外的话,恐怕也难逃此劫!叶无心现在在哪里?”叶云眉头紧蹙,眼眸之闪烁着寒光,现在只有找到叶无心,用搜魂之术看看,究竟是谁指使他做的。

    可是谁想到叶凌天却说道:“叶无心早就死了!”

    “死了?”叶云脸色阴沉,叶无心若是真的死了的话,就真的死无对证了。

    周雨柔站在一旁,听着两兄弟的对话,也忍不住说道:“天儿,你真的没有差遣叶无心去杀你弟弟么?”

    叶凌天顿时苦恼,急忙说道:“娘亲,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么?就我这个高傲的性子,若非和我差不多实力的人,我又怎么会去下死手?当时弟弟才多大?而且弟弟一直在道武大6,和我又没有任何利益的冲突。我就算对任何人心狠手辣,也不会对父母和弟弟下狠手,不然的话,就是【畜】生不如了!”

    “那叶无心怎么回事?当初我可是接到消息,说你派遣叶无心去了道武大6,只是从那时候开始,叶无心就再也没有出现,应该是死了,当时我和你父亲都以为,是你杀人灭口了。”周雨柔可不是柔弱的女流之辈,她能够生下叶凌天、叶云、叶风个天才儿子呢?

    叶凌天急忙解释道:“娘亲,我当时只是派遣叶无心出去帮我寻找灵药,可没有让他去道武大6,我之所以知道他死了,就是后来他的命牌魂魄消散了。”

    叶云却沉默了,要是真的这么说的话,当时杀了叶无心的人又是谁呢?这个凶手,定然就是幕后指使之人。

    “好了,你们就别争论了,现在这件事情既然不是天儿做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就在这个时候,叶紫真和叶紫虚突然回来了。

    叶凌天急忙起身行礼,“孩儿拜见父亲大人,见过叔。”

    叶紫真摆了摆手道:“好了,这里都是自家人,就别说这些客套话了。当初知道你两个弟弟的事情,只有你爷爷和你两位叔叔知道,按照这样来看的话,就是叶无心被你二叔利用了。不然的话,又何必灭口了?”

    “二叔!”叶凌天身为叶家的大公子,自然知道自己二叔是一个狠角色,甚至很痛恨,可见这二叔叶紫分平日里对他也没好到哪去。

    “好了,既然不是你做的,你们兄弟二人,我希望不要再有什么仇视的,既然师兄弟,就要好好的同舟共济,我叶家有你们兄弟人,也正是我叶紫真的骄傲!”叶紫真不愧是叶家家主,立刻就给这件事情一追定音,甚至从父亲的角度,劝解叶云。

    他很清楚自己的二儿子叶云重情重义,绝对不会愿意看到自己身边的人惨死,现在叶云对叶家的仇恨可真的是太大了。不然的话,又怎么会从道武大6一路追查到玄天道界来了?

    叶云冷笑道:“是与不是,查清楚再说,若是真的是叶紫分做的,我也自当会道歉请罪!”

    只要活捉了叶紫分,到时候从元神上就展开搜魂之术,就可以知道,究竟是谁做的了。

    “好!二弟,你这样做是对的,你若是直接就认为不是我做的,为兄反而会看不起你。我叶凌天的弟弟,又怎么会是其他家族的窝囊废!叶天宁杀得好,我若非是叶家长子,当初也想找个机会除掉这个废物!”叶凌天的眼眸闪烁着锋芒,即便只是道祖境的修为,可是他却也展现出了身为绝世天才的野心了。

    叶云没有理会他,叶凌天做事情很多方面和自己差不多,都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叶紫真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叶云的心结可不会这么快就解开了,要是找不到真凶的话,想要让叶云接受叶家,接受他们,都很难。

    “我已经布置好了,现在二弟正在闭关之,只有到了云儿认祖归宗的时候,才会差遣人通知他。不过到时候,他定然会横加阻拦。这一次只是加深冲突,我希望你们都不要太冲动了,你们要保护好自己。尤其是云儿,这一次二弟定然会对你出手,你放心,我会及时阻止!”叶紫真神情凝重的对自己的两个儿子交代起来,这可都是他的宝贝儿子,可不像叶天宁那个废物。

    “父亲,您请放心,我这个做兄长的便是丢了性命,也不会让我的二弟有生命危险!”叶凌天眼神之闪烁着锋芒,看来这家伙还是非常维护自己的弟弟的。

    叶云倒是不为所动,只是点了点头,就没有说话了。

    当下叶云便又在周雨柔的安排下,带着去了在道武大6的时候,相同位置的房间,就连布置都一模一样。

    叶云看着房间,忍不住就有些难受,眼眶都湿润了。

    原来他以为,父母早逝,可是谁想到,只是分身而已,而现在呢?见到了父母,甚至还有自己的兄长,他忍不住就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

    然而现在看到房间的布置,他就想到了父母绝对是对他有着浓浓的思念,他曾记得儿时的时候,自己房间的书架上,就曾经悬挂着一柄木剑。

    那木剑就是叶紫真一刀刀的削出来的,而那柄木剑,当时的自己喜欢的不得了,就是会叫都抱在怀里。

    谁想到,竟然就挂在这里,看来在不经意间,自己遗弃的时候,却被父亲暗自收藏了起来。

    母亲周雨柔已经离开,而叶云却怔怔的看着房间的一切,手摸着木剑,无声的落下泪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