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为什么会这样?师弟,你看看,少究竟是怎么了?”火望焦急不已,其实按照他的性格,本来就只是一个只知道修炼的人,身边并没有什么重要的朋友,真正可以算说的上话的重要兄弟,也仅仅只是叶云和笑少而已。???

    现在笑少出了事情,他自然还是焦急不已的,立刻就向叶云求救,毕竟叶云是现在整个天玄宗修为最高的人。

    在他们的眼里,叶云有着很多不可思议的奇迹,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手段。

    叶云脸色阴沉,他知道,笑少的身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十有**,那都是和自身所修炼的功法有关系,现在就算自己,恐怕也不能贸然下手。

    丹青身为炼丹师,自然对病症什么的,还是非常了解的。

    他神情严肃的看着笑少,却并没有靠近,而是将目光落在了叶云的身上,神色凝重的说道:“师弟,少的情况,似乎是因为功法所致,而他这个功法,为什么我看的很眼熟?可是却偏偏就是想不起来了,唉,估计是我老咯,这脑袋越来越不好用了……”

    “这是……道玄九死神功!”天元惊讶不已,他身为高高在上的天心之主,倒是见多识广,竟然还是一眼看出来了,笑少身上所修炼的功法由来!

    “师尊,您知道这功法?道玄九死神功,很厉害么?”叶云听到天元的惊呼声,诧异的问道。

    天元耐心的解释道:“道玄九死神功,在武极九转被为师创造出来之前,乃是最为厉害的肉身功法!而且你要知道,修者分道和武。武极九转确切的说,是武道功法,然后和道修功法相结合。可道玄九死神功,却属于道修功法之,内外兼修的强大功法!”

    “这么厉害?可是怎么会出现在笑师兄的身上呢?我曾经问过笑师兄,他说,就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这功法是怎么来的,只知道脑袋里有这个功法,在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练了……”当下情况紧急,叶云便将当初所生的一些诡异情况,统统都告诉了天元,希望师尊能够帮助笑少。

    毕竟现在笑少横躺在地上,浑身【抽】搐就算了,身上竟然死气弥漫,生机就要完全的消散了。

    “是么?若是真的这样的话,那么就对了,这小子修炼的就是道玄九死神功。这个功法非常奇特无比,每一次的生生死死,都是一次生死的循环,不管是肉身还是修为,都是一次质的飞跃!这小子这一次猝不及防,当着你们的面就出现这个情况了,看这个样子,就是道玄九死神功之的死,一旦挺过去的话,那么他现在道帝境初阶的修为,也会突飞猛进,冲向道帝境高阶,甚至巅峰!”

    叶云沉吟道:“师尊,按照您的意思,道玄九死神功既然有九这个字,那么就是九死了?正是九死一生的说法吗?”

    “是不是九死,这个可就不清楚了。毕竟道玄九死神功,非常强大,也非常古老。相传这这功法并没有流传很广,而是和武极九转一样,一脉单传。为师就算见多识广,没有修炼过的话,有怎么能够真正的了解此类功法。具体的话,还需要看这个小子,能不能挺过去,醒来之后,再好好的询问他吧!”天元就算是天心之主,可是这个世界上,并非真的是无所不知,实在是太古老,或者冷门的事情的话,对于天元来说,也是有些不清楚的。

    但是叶云却还是认为,天元已经非常了不起了,毕竟连身为丹尊的丹青都没有认出来,仅仅只是感到熟悉而已。

    “等等……熟悉?”叶云眉头一挑,心一动,能够让丹青有一种熟悉感的话,那么就是说明,丹青曾经见过这种情况。

    可是现在看丹青的样子,很显然也问不出什么。

    “师尊,现在笑师兄成了这个样子,难道没有什么办法帮助么?”叶云看着躺在地上的笑少,担心不已,偏偏却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帮助到对方,只好先看看天元这里,能不能有办法解决?

    谁想到天元没好气的说道:“小子,你修炼武极九转的时候,有谁有办法帮助你的么?修炼是自己的事情,你能够帮什么?他现在这种情况,你不管用什么办法,都只是帮倒忙而已。”

    “呃……好吧,师尊,您的意思我懂了。”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道路,叶云不是救世主,和大家都一样,仅仅只是一个修者而已,更别说实力还没有强大到主宰他人生死的地步,又怎么能够去【插】手别人修炼的事情?

    就在所有人都目光落在叶云的身上,希望他能够有办法帮助笑少的时候,他也终于是回过神来,沉吟道:“现在大家还是好好的帮助笑师兄护法吧,他现在的情况,我们都帮不了什么因为他现在修炼的是一种强大的功法,只有好好保护他,度过难关,我们天玄宗反而能够拥有更加强大的强者了!”

    “好!”大家对叶云的话,深信不疑,知道没有办法帮助叶云,也就只好互相安排,立刻将这个大厅布置下了众多防御结界,用来保护笑少。

    贺刚更为夸张,要不是叶云阻止的话,恐怕都直接在大厅上要布置大阵来保护了。

    毕竟这里是天玄宗的城主府,试问又有几个人敢轻易进来?除非真的会有不开眼的,或者某一个大家族的道神境强者前来。

    本来叶云是想准备前往道武大6,寻找能够成神的契机,找寻梵阳烈火草。

    可是现在笑少都成了这个样子,自己自然不能弃对方不顾,甚至在笑少出现生命危险的时候,也要不顾一切的去搭救对方!

    他所在乎的,就是身边的亲朋好友,他很珍惜这些来之不易的感情。而非真的能够做到,绝情绝义,为了成为强者,即便牺牲这些感情也在所不惜!

    叶云自问自己,就算再怎么不择手段,亲朋好友却是自己的逆鳞,也是自己的底线,那是自己即便过了几千年、几万年、几个纪元,也不愿意舍弃!

    看着大厅上,所有人都在围绕着笑少忙碌着,也有在忙着宗门事情的大家,叶云感觉到心很温暖,就算在外面,他要面对刀光剑影,面对腥风血雨的世界,这里依旧能够给自己带来永远都无法改变的温暖!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