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亲人……呵呵……”叶云心万分悲凉,看着自己的父亲叶紫真,冷笑道:“起来,最终还不是为了这一个家族,舍弃了我和弟弟?”

    “我……我没有……”叶紫真也不知道该什么好,哪里还有一家之主的淡然,有的只有心的悲痛,和无尽的愧疚。

    在面对自己的儿子的时候,他竟然不知道再去用什么言语,去给自己的愧疚辩解。

    叶云眼神之渐渐的恢复了冷厉的光芒,凄惨的笑道:“当初家族被灭,我和弟弟担心会被人追杀,一路坎坷,颠沛流离,去了天云宗。弟弟本来资质就绝高,直接就成为了宗门重培养的天才,而我……受尽所有人的嘲笑,趴在台阶上流血坚持。那时候的我,知道为了家族的仇恨,我必须要努力,必须要进入宗门,只有成功的让自己修行,我才有机会……”

    他仿若将这些憋了很久,仇恨在自己的心酝酿了多少年,可是最后……却最终可笑的发现,自己找谁报仇?找自己的兄长,还是自己的父亲?

    “我努力修行,可是弟弟却被人谋害,打成了废人,最后更是失踪不见,就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而那个时候,你们又在哪里?叶家都做了什么?叶天宁趾高气扬,要来杀我,最后呢,可笑的被我杀了!”叶云冷笑连连,眼眸闪烁着紫金色的光芒,任由自己的母亲抱着自己。

    自己杀了叶天宁,这就等于是和叶家有了不死不休的仇恨了,叶天宁是叶紫真的二弟叶紫分的儿子,而自己杀了同宗之人,对方又怎么会轻易饶恕了自己?

    更何况,叶云认为,叶天宁该死,就算再给他面对一次,即便知道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会去杀了他!

    “你杀了二弟的儿子,这件事情,确实很麻烦……”叶紫真眉头紧皱,自己的儿子,杀了自己的侄子,这件事情,在家族之来,本来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呵呵,你只想到麻烦么?若是当初你没有抛弃了我和弟弟的话,你,我和弟弟的人生会不会重写,又怎么会杀了叶天宁?当然,叶天宁该死,就算现在站在我面前,我也会杀了。还有……叶凌天的话,我可以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不对他出手。但是不要来招惹我,至于那个出手的人,我自然会杀了他!”叶云收拾好了心情,眼眸闪烁着凌厉的锋芒,根本就不会妥协。

    叶紫真闻言之,似乎也有了怒意,“混账,我以前教你的是大逆不道么?刀剑怎么可向着同族下手?”

    叶云冷笑道:“你先弄清楚一,我和弟弟是被你们抛弃的人,早就可以不是你们叶家之人。难道只允许你们叶家之人来杀我,而不能我杀你们么?”

    “放肆!”叶紫真听到叶云这样的话,顿时就暴怒起来,强大的气势瞬间高涨,忍不住要对叶云动起手来。

    叶云却直接将他无视了,而是目光看向搂着自己的母亲,轻声道:“娘,孩儿很想你,现在终于看到你了。只是……请恕孩儿不孝……”

    着他便轻轻的挣脱了周雨柔的怀抱,“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咚、咚、咚!”磕了个响头。

    “云儿,你都已经回来了,难道……难道还要离开娘亲吗?”周雨柔的泪水已经不断的滑落,梨花带雨的模样,看着自己的儿子,心痛不已。

    “我和弟弟本就是被抛弃的,现在又想让我委屈自己,来给叶天宁那个废物偿命么?我这条命,是我自己的!而若是不愿意,谁又能奈我何!”叶云站起身来,眼眸的锋芒仿若要将这个世界的虚空都给刺穿了一样。

    “大哥,二哥的儿子本来就为非作歹,而且二哥没少在背后相助。不然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个局面。我之前就跟你过,二哥他表面上看起来一团和气,其实总是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现在叶云回来了,这不是我叶家之幸么?难道大哥你要把他赶走么?”叶紫虚一直都没有话,此刻见到父子之间竟然没有相遇的那种喜悦,反而闹僵,都想动手了,急忙开口劝解。

    叶紫真听到了叶紫虚的话后,叹了一口气,收敛了气势,无奈的道:“你看云儿,这么多年在外,反而养成了这个脾气。让我这个做父亲的该什么是好?云儿,你上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天玄公子就是你。所以就算你今天换了一个样子来,依旧难以混淆。只是你靠着自己,能有这么一番成就,我也很欣慰。可是难道你连父母都要不认了么?这一次,我是想让你认祖归宗!”

    “祖宗?呵呵……祖宗能给我什么?”叶云冷笑一声,依旧不会承认自己是叶家之人,他和弟弟叶风受到的苦难,又有几个人可以知晓?现在好笑了,难道只看到自己的成就了,要让自己认祖归宗么?

    叶紫真沉默了,他身为叶家之主,又怎么会不知道叶云这一句话的含义。

    叶家给不了叶云想要的,现在让叶云认祖归宗,那就是看了叶云的潜力,不然叶云若是一个废物的话,恐怕叶家也不会愿意承认吧?

    “我的身份,现在不能曝光,而与我有关的人,也只有我的父母。至于叶家,就算叶紫分要来杀我,也只是送死而已!”叶云一甩衣袖,转身便要离去,既然不能报仇,留在这里又有什么用?

    知道了真相的他,在这一刻非常的失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唯独先离开叶家,让自己冷静冷静。

    就在这个时候,叶紫虚却开口道:“叶云,你若是真的不为了叶家,为了你父母,我想你也应该留下来。你现在没有认祖归宗,我倒是不介意你喊我叶紫虚,还是叔。”

    叶云身形一顿,转过身来,看向叶紫虚,眉头微蹙,漠然道:“不知道你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似乎听出来,叶紫虚话有话,不然的话,在这个节骨眼,又怎么会拦住自己,以他对叶紫虚的了解,绝对不会无的放矢。

    叶紫真却低喝一声道:“弟,家族的事情,还是不要让孩子插手进来了。你现在这个,难道还嫌现在不够乱么?”

    叶云眼眸微微眯起,难道有什么事情,连自己的父亲身为道帝境巅峰的强者,都会感觉到棘手的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