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上,凡是生灵,都是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情感在里面。?

    就比如苍飞羽,当年还只是一个目无人的妖皇境强者,眼里只有自己的父亲大鹏皇,可是当大鹏皇死了之后,叶云便成为了苍飞羽唯一的亲人。

    现在叶云出事之后,苍飞羽自认为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根本就没有能力帮上叶云,自然还是非常焦急的。

    见到叶云睁开了眼睛,所有人都欣喜不已。

    叶云叹了一口气道:“是我疏忽大意了,还好我肉身强悍,这个伤害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不过,这对我来说,也算是一个大教训了。”

    上官梦责怪道:“以后,绝对不能再这么莽撞了。你若是出了事情,你让我们怎么办?”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可还是少不了把叶云埋怨了一遍。

    叶云郁闷不已,看来以后就是为了不被李兰诗他们埋怨,也绝对不能再莽撞了,不然的话,又怎么对得起女对自己的一番爱意?

    “唉,你说为师应该怎么说你小子?造化好到极点,却总是不知死活。刚才的这上古战场,就是寻常的道尊境强者,也不敢轻易去看这里的画面。这里乃是当初道武大世界最后一次大战,也是彻底毁了这个世界的大战。当初都是多么强大之人,最后都死在了这一战,也难怪会出现这种恐怖的力量。”刚才那一刻,虽然说仅仅只是一刹那的事情,但还是非常惊心动魄的。就连天心之主天元,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师尊……我知道啊,只是刚才那个场面,实在是太过壮观了,我也是忍不住就去看了,可是谁想到会这么厉害。这里会成为神魂冢,也是整个道武大6最危险的地方。”现在叶云倒是看的非常的透彻,看来传闻道武大6的战魔平原乃是上古战场,一点都没有说错。

    “好了,这上古战场乃是自然形成,你自己不小心,也怪不得旁人,倒不是那道尊境的魂魄有意害你。不然的话,本尊都会灭杀了他!”天元的语气虽然说的很淡然,但是就连叶云都能够听的出来,这其所蕴含的不可违背的杀意!

    要知道,叶云自从认识天心之主以来,天心之主对自己培养的方式,就非常的与众不同。不会像其他人那般对自己的弟子溺爱无比,一直都把自己当放羊一样,任由自己去拼搏。

    可是现在自己险些就丧命在了上古战场的威势之下,也难怪天心之主会动了杀意了。

    其实按照天心之主的脾气来说,本就是一个非常护短之人,若是叶云真的丧命于此的话,恐怕就算是和那道尊境级别的魂魄没有关系,他也会迁怒于对方。

    “多谢,师尊!”叶云心下感动不已,方才的一幕只有自己知道,要是真的被刺瞎了双眼,没有通天神树在的话,自己根本就很难恢复过来了。

    现在他安抚了李兰诗人之后,才努力让自己不再去看头顶上那不断变幻出的战场画面。

    他定睛看向了前方,眉头微蹙,原来前方一眼看去,全都是坟茔,并没有任何墓碑什么的存在,只是个土包子而已。

    但是这些土包子上,所散出的恐怖气息,竟然还在不断的酝酿出强悍的怨气来。

    怨气又周而复始的不断的变化,化作了一道道死亡雾气,看来这万千世界,各种力量的产生和变化,都会有一种独特的循环,这也是一种轮回。

    “本尊来此,还不出来迎接?难道还想继续看戏不成?方才本尊爱徒受伤之事,你虽然没有直接的责任,也脱不了干系。”这一次,倒是非常出乎叶云的意料,没有想到,一直都不愿意露面的师尊天元,此次竟然会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话了?

    “爱徒?”先前就听过天元声音的李兰诗众人,再一次听到了天元的声音之后,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在她们所知道的情况下,目前叶云已经有了个师尊,第一个乃是余天,第二个就是谢梓清,第个是还没有见过面的丹萧然。

    现在怎么会又多出了一个师尊?李兰诗四人都非常不解的看着叶云,其实她们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叶云的一身修为,究竟是怎么来的?那些强大的招式和功法,又是谁教的?

    毕竟可没有几个人那么厉害,真的能够自学成才,最主要的是,她们也不会认为,叶云会和笑少一样,都是转世投胎,记忆力就会有功法传承什么的。

    毕竟他们先前就从谢梓清哪里知道,叶云乃是鸿蒙道体,可并非是什么投胎。

    “呼啦……”就在这个时候,风起云涌,死亡雾气不断的翻滚不休,整个天仿若都在这一刻要压了下来一样。

    “在本尊面前,要么出来一见,要么死,还和本尊摆什么排场么?”天元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现在有道尊境级别的强者在自己面前摆谱,他又怎么会爽?

    “呃……”翻滚不休的死亡雾气之,传来了一声错愕的声音,可想而知,对方是多么的郁闷了,本来还想在叶云的面前摆出一个高高在上强者的架子,现在倒好,还有个更厉害的,自己若是在这么摆谱的话,恐怕本来就因为叶云受伤不爽的天元,就会暴怒了。

    一道灰色的身影,仿若和灰色的死亡雾气是一体的,从雾气之走了出来。

    叶云的目光看向对方,见到只是一名老者,脸皮倒是非常的细嫩,就像是一个婴儿一样。面前这老者的样子,倒是不会像师尊说的那样,只是魂魄而已,看上去,就是和寻常人一样,尤其是身上散的气势,更为惊人。

    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就是在昭示着,他就是这神魂冢的主宰者。

    当然这老者一出现,目光就直接落在了叶云的身上,虽然凶芒闪烁,但是却又非常的忌惮,不用说也知道,那是害怕天心之主天元。

    故而他急忙就来到了叶云的不远处,虽然说没有看到天元,倒是依旧恭敬无比的拱手道:“大人,属下方才也并没有聊到,少主会忍不住去看那上古战场,想要阻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所幸少主乃是逆天之才,这伤势竟然奈何不了他……不过让少主受了伤,属下责无旁贷,还请大人责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