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男子脸色大变,现在才发现,原来真的是踢到了铁板了!

    “本尊过,让你滚过来,你就得滚过来,既然喜欢放肆的话,本尊也不介意,直接让你魂飞魄散了!”天元冷笑一声,那紫色的大手速度都骤然变快了许多,上前就是一把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年男子,一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扔在了天元的面前。.

    “该死!”那年男子暴起就想要挣扎逃跑,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还站不起来,一股无形的力量,如同一座巨山,压在了他的身上,五体投体的趴伏在地上。

    “仅仅只是道尊境初阶的修为,你就目无人,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本尊也懒得和你废话,傻子,收了他!”天元霸气无比,神色淡然,睥睨天下的目光,看这道尊境初阶的强者,就像是看一只蝼蚁一样。

    “啊?好!”叶云闻言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连他都被天元的厉害给震撼到了,仅仅只是抬手之间,就镇压了初阶道尊境的强者,这是何等的风姿!

    他自然知道,师尊收了他,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身形一闪,就来到了那道尊境冥魂的面前,打出了元神烙印,冲入了对方的眉心之,和元神融合在了一起。

    “区区一个道帝境蝼蚁的元神烙印,也想妄图控制本尊?笑话!”冥魂本身擅长的就是元神攻击,对于元神的研究更是非常厉害。

    叶云自然也知道这一,但是鸿蒙道体的元神烙印,与修为的高低无关。

    “是么?你倒是可以试试看,你若是能够解除我给你设下的烙印,我便放了你又如何?”叶云虽然只是道帝境的强者,可是身为鸿蒙道体,作为最强的体质,本身就散发着一种尊贵的气质,所以表现出的气度,也丝毫不差多少。

    “好!”那年男子冷笑一声,身上散发着墨绿色的光芒,竟然是要用阴火来将元神烙印给焚烧了。

    “啊!”只是还没有多久,他的眉心就出现了一道道紫金色的光芒,骤然爆发出了毁灭性的力量,竟然是要将这道尊境的强者给反噬毁灭了!

    这就是鸿蒙道体元神烙印的强大之处,一旦被禁锢住了,这反噬的力量,就是根据被禁锢者的自身力量而定的。

    当然现在叶云可不会将一个道尊境级别的打手,就这么给抹除了,那可就真的损失了。

    让对方惨叫几声,受些教训,也就够了。

    一旁的鬼方看的满脑袋的汗水,不停的滑落,他本来还想着以后修为亲那个大的时候,再怎么想办法解除这烙印,现在倒好,已经有人在自己的面前以身试法了,这种反噬,就是道尊境的强者,都没有办法承受住。

    天元淡然道:“傻子,看到了没有。鸿蒙道体的元神烙印,这本身就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法则,那是万千世界的最高准则,谁也不能够违背。不过,你若是能够将自身的实力,完全的凌驾于众生之上,谁又能够是你的对手!”

    “师尊的好,弟子受教了!”叶云心震撼无比,没有想到,鸿蒙道体本身就是一个至高无上的法则,看来自己对鸿蒙道体的理解,还是太少了。

    “好,为师现在给你找了两个守护者,希望你的路,还是要依靠着自己去走。”当下天元也不管叶云想要什么,淡然的看着面前趴在地上的年男子,不在意的道:“吧,你叫什么名字!”

    “冥赫……”年男子趴在地上,身体还在剧烈的颤抖,虽然方才的反噬,没有立即就交了自己的性命,可是带来的创伤,却不是可以立刻恢复的,这是元神的本源被伤到了。

    现在他也不敢像先前那般桀骜不驯,目无人了,不然的话,绝对会被天元给直接抹杀了。

    作为这天地间孕育出的强者,能够拥有生命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更别还能够拥有这般强大修为,若是真的就这么死了,还真的是十分可惜的事情了。

    叶云也不由的暗自摇头,当初冥魂这么跟着自己的时候,也是非常不甘心,但是对于修为比自己高,却又桀骜不驯的,他又不是没有治的手段,看看一旁的苍飞羽,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了。

    “你修炼的便是这阴火,本尊问你,这里是否有梵阴烈火草?”随即天元的手掌上,便出现了道道玄光,交织出了一幅画面,正是一株散发着炙热气息的火红色灵草。

    “这……回禀大人,有……有几株,其有一个实力都到了道神境巅峰了……一直被属下用禁制镇压着。至于还有株,都还只是幼苗,最多也只是道皇境级别而已……形态和大人掌心的灵草模样很像,只是气息却迥然不同。”冥赫惊恐不已,老老实实的回答,他不知道,天元要这药草,究竟会有什么用处。

    “太好了!”李兰诗众女倒是先惊喜的欢唿起来,她们很清楚,这灵草,对叶云有多么的重要了。

    叶云也是激动不已,果然不负所望,自己还是比较有机缘造化的,现在有了堪比巅峰道神境级别的梵阴烈火草,那么自己要突破道神境,就绝对不是什么问题了。

    就是连天元也是脸上带着笑意,了头道:“很好,傻子,你记着,现在这梵阴烈火草,乃是阴火之孕育而成,这世间之道,正所谓是一阴一阳。阴火孕育成的,其蕴含了各种怨力等负面情绪在其,尤其是这一株巅峰道神境的灵草,其本身就不知道孕育了多少个纪元,才能够孕育出到这个境界。你在服用的时候,一定要谨守本心,切勿不能失了本心,不然可就真的麻烦了。”

    叶云听到天元这么之后,方才激动的神色,也瞬间就稳定了下来。

    看来这越是到后面,所需要的东西,就越是珍贵,也越是危险,稍有不慎,就会是万劫不复了。

    “起来,带路吧!”天元淡然的道,那股无形的力量便瞬间散去了。

    冥赫急忙爬起身,向着天元和叶云一拱手,便心恭敬的向着前方走去。

    沿着弯弯曲曲的地下通道,一路向下,竟然在这里,通道的四周,都结满了冰,寒冷无比!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