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对法则的运用,对天地大势的掌控,生死轮回剑阵,其实就等于是一种世界空间。?  我现在根本就不能够运用虚空之力,包括磁场之力,这就是因为我对道法的领悟,还有规则的运用,根本就不如王重阳,道神境和道尊境,差距还是有的!”叶云想要找寻应对之法,思考应该如破阵而出。

    可是生死轮回剑阵却不会等叶云,就在叶云还在思考的时候,已经斩杀而来。

    “当、当、当!”剑气全部劈砍在了叶云的身上,却都被阻挡了下来。

    叶云顿时惊喜不已,也是松了一口气,王重阳想要毁掉自己的肉身,可是却没有想到,还有李兰诗锻造出的尊阶长袍,防御力自然非常强大,最起码现在这初阶道尊施展出的剑阵,也奈何不了。

    “嗤……”一道鲜血飞溅而出,叶云的脸庞被一道剑气划过,血痕上立刻就有生死轮回之力开始侵蚀起来。

    “哼!”叶云冷哼一声,好在生死轮回之力,对他没有影响,鸿蒙道体稍微一运转,就将生死轮回之力给吸收了,生命之力涌动,将伤口给愈合了。

    叶云现在可以肯定了一点,当初为什么天心之主天元,会连自己的世界天心的力量都汲取的干干净净了,这分明就是因为陷入了他人的世界包围之,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破开的话,就只有调动自身的力量了。

    这对于自身的世界,是非常具有损坏的。至于叶云,现在想要破开这个生死轮回剑阵的话,倒是还不至于调度自己世界的力量来。

    “好,既然我现在没有办法施展出这两大道法,那就只有用血色初阳,毁掉剑阵!”叶云眉头一挑,当机立断,便已经下定了决心。

    当即便开始调动其力量来,因为天地灵力已经被隔绝了,要想凝聚出血色初阳,叶云只有将自身的天穹之力,用来凝聚血色初阳,这对于自身的道力消耗,也是非常巨大的。

    “只有每一次的厮杀,才能够让自己现不足,才能够让自己不断的积累经验,成为绝世强者!”叶云眼眸之闪烁着疯狂质疑,感受到了体内的天穹之力正在迅的消耗,在手心凝聚。

    现在修为已经到了道神境,血色初阳这一招施展的时间,也大大的缩短了,当然要想心念一动,就凝聚成的话,恐怕还是要等修为到了道尊境了。

    饶是如此,现在血色初阳的威力,也让生死轮回剑阵外的王重阳心惊不已,因为当血色初阳在叶云的手掌心迅的凝聚出人头那么大的时候,生死轮回剑阵的轮回气息,竟然就开始变得紊乱了起来,一紊乱起来,生死轮回就难以形成。

    “这究竟是什么道法?”王重阳惊骇莫名,心顿时就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不其然,叶云并没有让他久等,血色初阳顿时就向着着他这边扔了过去。

    血色初阳自然不可能会伤害到王重阳,但是却和剑阵的生死轮回力量化作的长剑,撞击在了一起。

    “轰咔!”一声巨响,顿时长剑炸裂,处处都是生死轮回之力,却又被血色初阳的力量给迅消融了。

    而王重阳作为阵法的主持者,自然是受到了牵连凡是,顿时就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形连忙后退,因为他已经知道,生死轮回剑阵已经被叶云破开了,而叶云绝对不会再给他喘息的机会。

    他已经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空间裂缝,瞬间就席卷向他,现在他已经受伤,再加上反噬,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实叶云也是如此,方才的血色初阳,他担心力量不能够将生死轮回剑阵给直接毁灭了,同样是道力的消耗。

    就算现在有通天神树,可若是想要恢复过来,也不是瞬间的事情,偏偏现在他还不能够让王重阳有喘气的机会。

    毕竟道尊境的强者,究竟还会有什么手段,他也不得而知,现在只有拼尽全力,现将对方收服了再说。

    王重阳惊恐不已,他终于心变得满是慌乱,这是数万年来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就算当初的谢梓清,惊才艳艳和云家走在了一起,他都没有过今天这样的感受。

    “轰!轰!轰!”虚空裂缝要将王重阳吞没,撕扯开来,然而道尊境级别的强者,肉身强悍无比,而王重阳现在不能够还手,还是能够用残余的力量防守的。

    只是叶云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就算这一招不行,尚且还有很多招式。

    “咻!咻!咻!”九劫剑诀犀利无比,毁灭性的力量席卷长空,凌厉无比,就算王重阳拥有防御力量,可是毕竟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现在恐怕想要和叶云分出胜负,也只有自爆,才能够保全自己了。

    “生死轮回印!”到了最后的关头,叶云施展出了生死轮回之道,还真的是把王重阳这个道尊境的强者,吓得浑身颤抖,瞠目结舌的看着叶云。

    “你……你怎么会生死轮回之道的?明明……明明只有我们王家才可以做到。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王重阳惊骇莫名,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没有办法接受,还有问会擅长生死轮回知道。

    “早就说了,你们王家只会坐井观天,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更何况,万千世界,可不是只有你们王家!”叶云的生死印和九劫剑诀凝而不,只要现在王重阳还有一些异动的话,就会再给他来一个伤上加伤。

    王重阳嘴唇张了张,却现在自己很无力,叶云的话,字字锥心,却又说的很有道理,王家呆在玄天道界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以至于那种高高在上的荣耀感,已经使得他们膨胀,迷失了自己。

    叶云继续说道:“你也不想想,你们王家的先祖,当年跟随天心之主,何等风范,那才是真正的绝世强者,至于你们现在,无非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你可曾想过,为什么你是道尊境的强者,王家却依旧只是比其他家族强上一些而已?你现在再想想,为何本公子的天玄宗,可以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就展成了现在的规模?你已经被所谓的荣耀感,迷失了自己!”

    “先祖……”王重阳听到了叶云的话后,双眼迷茫的看着叶云,不断的回想着叶云所说的话,终于还是向着叶云跪了下来,激动的说道:“承蒙主上教诲,对属下真的是当头棒喝,还请主上允许属下跟随着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