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急忙仔细感受一下朱长安身上的状况,现现在朱长安的情况有一些古怪,可是自己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缘故。

    朱长安却习以为常的说道:“我本身并非是纯粹的虚空之体,出生的时候,身上还有着朱家的朱雀血脉。只是因为虚空之体的缘故,以致我从小就不曾受到族人的待见。因为我是一个血脉不纯的人,虚空之体的存在,但是一直困扰着我,使得我在修炼朱家功法的时候,进展很慢。”

    “那导师你的虚空之道又是怎么回事?”叶云诧异不已,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想当初,自己也正是因为体质的问题,使得自己的修炼,一直都可没有寸进,甚至还成为了他人的笑料。

    可是有了天道玉心之后,就像是一枚钥匙一样,使得自己的修炼世界彻底的被打开了,修炼更是飞一般的度,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朱长安无奈的摇头道:“当初我万念俱灰,当时没有人认出我还有虚空之体,故而除了我的生母,就连我的父亲都万分嫌弃我。甚至因为我的血脉问题,还连累了我的母亲,使得他在父亲的眼里都是不贞的。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母亲在我面前魂飞魄散的一幕,正是因为没有了家族地位,遭受到了所有人的嫌弃,母亲被家族大长老打的形神俱灭。”

    这是一段伤心的往事,听起来这个世上似乎会经历的人,并不只是朱长安一人,可是只有自己经历过,才会知道,这其会有多痛苦!

    叶云现在想想看,当初自己是被世人嫌弃,可是家族之人,却对自己百般照顾,尤其是父母,看着自己的眼神,更是非常怜爱。

    原来这世间的真情,一直都在自己的身旁,自己最珍视的亲朋好友们,永远都陪伴着自己。

    朱长安继续说道:“母亲当时也是为了保留我,不让我被家族逐出去,才跪在父亲的面前一个劲的央求。当时大长老的态度,非常坚决,必须要将我逐出朱家。”

    说到这里,朱长安自嘲的一笑,就像是叙述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一样,声音显得非常的平静,“其实稍微想想,也知道,母亲若是不贞,我又怎么会有朱家的血脉?”

    叶云沉声道:“当初,朱家或许就是想要将你除掉……”

    “对,所以无论母亲怎么解释,他们都不会听。那时候我认为,父亲是懦弱无能,毕竟大长老掌握着整个家族的力量。母亲在当时,是必须要死的。不然的话,我是绝对保留不下来的。父亲在临死的时候,还想着我忏悔。后来我暗恨自己为什么非要是朱家的血脉,便不去修炼朱家的道法,而是研究我身上的另一种体质,后来才现是虚空之道!”朱长安的一声可以说是悲苦的,相比之下,叶云要幸福许多,从小就不在家族,而且父亲和爷爷都是嫡系,从来不会出现权力旁落的。

    朱长安摇头苦笑,继续说道:“我一直都以为,我可以修炼虚空之道,这朱家的血脉不要也罢。后来为了梓清,我一怒之下,毁掉了朱家的血脉,却现我的修为也从此再无进境!”

    叶云对生命之道的理解和领悟,是目前道武大世界和玄天道界史无前例的存在。

    除了自己那未曾谋面的师尊丹萧然,毕竟是强悍无比的丹尊,可不是他这种所学驳杂的人才能够达到的。可是他却有通天神树,这是万千世界,都没有人能够比拟的。

    “导师,若是这么说的话,其实这朱家血脉,就是你的根,又像是土壤一般,就像是一株参天大树,离开了养分,自然不会再生长。”叶云当即便给出了答案,心不断寻思着能够解决的办法。

    本来他以为自己来此,就可以直接帮助朱长安晋升修为,可是现在看来,情况比想象的还要复杂。若是不能够解决朱长安的体质问题的话,想要晋升修为根本就不可能,这就好比是一个有裂缝的木桶,永远也不可能装满水,是一个道理。

    朱长安目光之,隐隐间有一丝期盼,这是一个强者之心,即便这么多年来,已经韬光养晦,渐渐习惯接受了,可是谁人不想在修道的路上,走的更长远。

    过了许久,叶云始终没有答案,可是一直站在一旁的青衣,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小叶子,你是不是钻牛角尖了。就想着怎么恢复血脉了?导师当初毁掉血脉,就是不想再拥有。你若是恢复了,岂不是有违了导师的初衷?”

    她作为通天神树的树灵,在生命之道这一方面,是最有言权的,故而一说之后,顿时让叶云无言以对。

    叶云稍微一沉吟,当即便茅塞顿开的说道:“其实现在就是要做一个塑造根和土壤的环境,既然导师不愿意再用朱家血脉,我也不能强人所难。真是这样的话,正所谓不破不立!”

    他顿时就想到了当初青宣老祖的修为,受到天资桎梏的时候,不也正是将自己的这一世毁掉,重新塑造一个自己么?

    “不破不立!”朱长安听到了叶云所说的这四个字的时候,一愣,虽然不明白,叶云想要做什么,但是却隐隐间感觉到,自己的问题,有希望解决了。

    叶云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导师你的体质并不是纯粹的虚空之体,我导师可以将你的肉身,完全的淬炼成虚空之体!”

    他当初有帮助云梯之魂天云塑造肉身的经验,对于要塑造出一个虚空之体,应该不是什么问题。这在生命之道上来说,就等同于是一种造物了。

    只是当初天云的肉身仅仅只是道皇境而已,和现在叶云要塑造出一个道帝境的肉身,自然不能同日而语。

    “倘若真的可以的话,不妨一试。反正我都活了这么久了,若是再没有突破的话,寿元也即将到头了。叶云,你放心施展,若是我真的形神俱灭,也命该如此,绝对不会怪你!”朱长安知道这一次会是一个机会,面对现在自己的这个唯一的学员,也是迄今为止最天才之人,他有着绝对的相信。

    对朱长安的信任,叶云也是感动不已,当下点了点头,看了下四周,便对李兰诗四女道:“青衣辅助我,兰诗、梦、逸蓝你们护法。”

    “好!”众女齐声应道,对叶云的话,同样深信不疑。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