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紧紧的握着拳头,浑身上下都是令人触目惊心的殷红血迹。身上原本就破烂的黑色长袍,更是多了几个洞。趴在地上的他,喘着粗气,只觉得从衣服破烂的洞口所露出的肌肤,与地面做着亲密的接触,都是对自己天大的嘲讽。

    “不行!今日就算让我血溅云梯,也必须要闯过去!”叶云一拳打在了台阶上,晃了晃脑袋,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可是意识却愈发的模糊。无论怎么睁大了眼眸,都无法看清。隐隐间,只觉得四周都站满了人,都是嘈杂的声音,有不屑,有嗤笑。

    “啊!”叶云披头散发,紧咬牙关,嘴唇已经被咬出了血,黑白分明的双眸布满了血丝。此时的他,趴在天云宗山门前的台阶上,仰望虚空,发出了如野兽一般的低吼声。

    天云宗九百九十九阶“云梯”,自上而下,笔直的延伸。在平日里此处只是普通的台阶,只有到了选拔之日,解除封印,才会成为现在有着强大威压的“云梯”!这是对新弟子入门的一种考核,资质和心志决定了成败。成为天云宗弟子的条件,首先要是十五岁以下的少年,其次要在这“云梯”上走上九十九阶。

    对于没有修行过道法的人,九十九阶可以说是一种极限的挑战,而参加海选之人少说也有上千人,可是真正通过这个考核的人,仅仅只有五十几人。

    叶云喉咙微微抽动了几下,口干舌燥之下,发出的声音也变得沙哑。双手的手指都已经起泡脱皮,一条条伤口,更是渗透出了鲜血。

    他只觉得浑身都要散架了一般,这“云梯”可不是普通的台阶,而是天云宗的开山祖师专门为后人设立。本意乃是天云宗弟子磨砺己身,却没有想到被后世之人拿来选拔门内弟子所用。

    叶云只觉得自己浑身无力,每跨越过一个台阶,那压力便增加了几分,尤其是爬的越高,这样的感觉越为明显。现在的他已经身处第九十五阶,只要还有四阶便可成功。

    只是这四阶难如登天,他只觉得有千斤巨石压在了他的身上,只要再往前一步,都有可能会被压断了手脚一样。

    叶云浑身上下大汗淋漓,犹如从水捞出来一般,心不断的呐喊:“每个人都有次机会,我这已经是最后一次了。弟弟已经入选,他的资质比我好,家族的大仇或许都要落在他的身上……不,我不能落后!我就是再没用,这九十九阶的云梯,爬也要爬过去……”

    只不过叶云一动不动的趴在台阶上,额头都已经因为撞击在台阶上渗出点点血迹。他极力想要往前爬,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

    “啧啧啧……”在九十九道台阶旁的一处看台上,一群身穿蓝色道袍的年轻男女,正好在不停的摇头。有些人是同情怜悯的目光,有些人则是不屑嗤笑,还有些人则是云淡风轻的看着下面,似乎与自己根本无关,看到的也只是一个人就这么趴在那而已。

    当然这一群人之有一位相貌极为普通,双眼却显得有些阴鸷。一行人之,唯独他身穿青色道袍,隐隐间那些人以他为首。只是让他此刻的神情有些倨傲,双眼斜视着台阶上的叶云,嗤笑道:“我朱权负责几次宗门的大选,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也未曾见过这么愚蠢不及的人,根本就没有自知之明。”

    说完了他还将目光,落在了一名身形有些魁梧的少年身上。这位少年与这一群人对比起来,有些单薄。不过他对于朱权的话语,只是怒视了一下,便神色紧张的看向台阶上的叶云,紧握着双拳,咬着牙在心说道:“哥哥,你一定行的。我们还要一起为家族报仇,我就在这第九十九台阶的尽头等着你!”

    他便是叶云的弟弟叶风,天资卓越,在第一次选拔之时,便被门内的执法长老发现,连后续的选拔测试都免了,因为他是先天道灵之体!先天道灵之体,在习练道法和感悟天道上更得天独厚,是万载难逢的好资质。

    这个世上要说谁最了解叶云,那就只有叶风了,他知道自己的哥哥的性格,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是性格却极为坚韧,不然也不会拼了命的一连次在闯云梯了。

    为了家族大仇,叶云在坚持!

    朱权身旁的一位体型微胖的弟子,微微哈着腰,眯着眼讨好的笑道:“师兄说的对,这个叫叶云的家伙,真是不识时务。明明都已经十五岁了,到现在还只是个道徒八阶的家伙,真是个废物,连他的弟弟修为都比他高!”

    朱权摆了摆手,冷笑道:“师弟,有一点你却是弄错了。一个寻常资质的人,此生还能修炼到道徒八阶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我天云宗自开宗以来,设下这云梯考验门下弟子。云梯可不是仅仅修为高了就行了,要知道那些达标的新人,可不是看修为有多高。”

    这一番话对于叶云来说又是赤【裸】【裸】的否定,若不是叶风有所顾忌的话,恐怕定然要先与这位门内负责考核的师兄打上一场。

    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叶云的身上,当然通过他前两次的表现,除了其弟弟叶风一直在坚信外,所有人都并不看好他。

    “看他这副模样,流血也能流死了。我天云宗可不是什么废物都能进来的……”

    “依我看,这小子怕是不行了。这九十九阶云梯,开始没什么,可是超过八十八的时候,就像一座大山压在自己头上。”人多的地方免不了闲言碎语也多了起来。

    叶云一直趴在地上,对于看台上的风言风语,根本就听不到。他只觉得浑身每一分肌肉,都要在这强大的压力下变了形。

    “啊!”叶云双手猛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将体内所有剩余的力量与自己的精、气、神统一在一个点上,爆发出来。

    在众目睽睽之下,叶云奇迹般的又爬上了一层阶梯。看台上的天云宗弟子,顿时目瞪口呆,但也仅仅只是数息的工夫,便又有人嗤之以鼻起来,因为叶云又趴在台阶上一动不动了。

    朱权紧握着双拳,蹙着眉头,神色阴沉不定,他负责了门内两次的弟子选拔。自然能看出这云梯对叶云似乎极为照顾,对方承受的压力,竟然比之常人都要大上几倍。可是这废物叶云竟然坚持下来了,这究竟是为何?朱权不知不觉间,自心对叶云多了几分嫉妒。

    “切……这无非是运气而已……”

    “对,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嘿嘿,你们看到没有,这小子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这意料之外的一次,倒让看台上的众弟子活跃了起来。

    叶风紧握着双拳,拳头都泛白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哥哥。“哥哥,还有个台阶……我等你……”

    叶云眯着眼,眼眸早已被汗水和鲜血遮住。他已经看不到面前的景物,只觉得自己在攀爬着大山,凭着本能的直觉,他颤抖着身躯,想要再往前面爬去。全身的肌肉都扭曲成了麻花一般,哪怕一丝力气,他都无以为继。

    若说第九十五阶是千斤巨石的话,现在简直就是天壤之别,摆在自己身上的,真的就是一座大山。

    “难道我真的资质不行么?为什么别人可以,我不可以?我不信!我不信!”叶云状若疯癫,嘴唇颤抖,没有人能听清楚他此刻的喃喃低语。

    没有人发现在叶云的胸膛前,贴身挂着一枚只有一半心形的墨色玉佩,不易察觉的乌光流转。起初叶云身上的鲜血还会滴落在云梯上,渐渐的他身上流出的鲜血,便开始涌向了那玉佩。

    一切都悄无生息,哪怕隐身在暗处观察叶云的天云宗长老们,都无从发现他身上正发生着什么变化。乌光随着鲜血的侵染,也慢慢的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一碰触在叶云的肌肤上,便消隐不见。

    乌光在叶云的体内流转,滋润这经脉和血肉,更神奇的是将那在强大的压力之下,损伤的骨头和五脏六腑,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治愈。

    “这……”叶云自然感受到了体内的变化,那一道乌光自胸前的玉佩,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速度竟然越来越快。原本有些绝望的他,顿时双眼闪烁出光芒来。

    “我不清楚那些能通过考核之人,为何没有像我这般痛苦狼狈,难不成我与这个云梯天生就有排斥?”很快叶云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他可不会认为自己多么的出众,还能与天云宗传承多年的云梯相提并论,扯上什么关系。

    看台上又有人惊呼起来,他们现在已经目瞪口呆,无法理解,为何已经油尽灯枯的叶云,怎么会猛地爬了起来,更是难以置信的是,他披头散发,猛地冲上了两个台阶。

    叶云摇摇欲坠,原本因为那乌光流转进自己体内,积蓄的一些力量奇迹般的让他冲破了束缚,来到了第九十八阶。奈何他已经是强弩之末,浑身摇摇晃晃,向着一旁摔倒。

    在最后倒下的那一刻,叶云俊秀的脸庞带着不甘,带着痛苦,摔出了云梯,整个人如球一般,向着山下滚落。

    本来还有些期望的人,现在也忍不住摇头,毫无疑问叶云第次考核还是失败了,注定了与天云宗无缘。

    “哥!”看台上的叶风一声惊呼,身形一展,急忙向着山下掠去,想要接住叶云。

    “唉……”突然间一声轻叹响起,那滚落下山的叶云,昏迷不醒,倒飞了回来。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道身影脚踏祥云,飘然出尘。云朵上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者,看着叶云和叶风兄弟二人,无奈的又叹了一口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