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风见到来人正是自己新拜的师父,急忙躬身行礼,恭敬的说道:“徒儿拜见师父!”

    原本还在看台上看好戏的众天云宗弟子,哪里还敢再幸灾乐祸,要知道来人可是除了掌教以外,便是天云宗权力最大的执法殿大长老。众弟子急忙躬身行大礼,齐声呼喊道:“弟子拜见大长老!”

    来人正是叶风新拜的师父,天云宗的大长老钟际尘。他摆了摆手,并没有去理会其他人,而是看着叶风说道:“我道修门派,讲究的是缘法。你兄长次考核都未曾通过,按照宗门的规定,与我天云宗已经无缘……”

    叶风神色大急,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叶云,急忙躬身说道:“师父,徒儿恳请师父收下兄长,叶风无论如何也要与哥哥在一起!”

    钟际尘目光落在叶风身上,欣慰的点了点头,和蔼的笑了笑道:“不过,你兄长的韧性倒是无人能比,最后虽然还是因为一道台阶失败。但以你的资质,为师可以做主,收下他。不过,他只能成为我天云宗的外门弟子,而不是像你一样,成为我钟际尘门下的弟子!”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叶云残破不堪的身躯便缓缓地飞到了叶风的面前,而钟际尘眉头一敛,不容任何人质疑的说道:“朱权,你带着叶云去外门执事殿报到,若有懈怠,门规处置!”说完便脚踏祥云,大袖一甩,仿若天边云朵一般,来得快去的也快。

    叶风一把抱住昏迷不醒的兄长,激动不已,兴奋的说道:“哥,我们兄弟二人终于一同进了天云宗,家族的仇恨他日一定能报!”

    日后,叶云因云梯落下的伤势,在外门执事殿的长老帮助下,已经医治好。此刻的他,低头打量着自己的一身打扮,一身水蓝色的道袍,在袖口和领口均绣着流云的花式,长发之上端正的插着一支流云簪,这是标准的天云宗外门弟子的装扮。

    叶云却并没有成为天云宗弟子的喜悦,想到自己在云梯发生的种种,便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终究还是没有闯过去,最后还是靠着弟弟叶风的面子方才进了这外门。被外门执事殿安排,拜入了一名负责下山采购的外事长老门下。与自己弟弟叶风,当真是天壤之别。

    叶云清晰的记得这天来,那些认识自己的弟子,对自己指指点点,所说的那些话,如刀一般,狠狠的刺痛他的心,践踏他的自尊。

    “快看,这小子就是最近传的沸沸扬扬的废物,靠着自己弟弟的师父是大长老……”

    “连九十九阶云梯都闯不过去,还真是一个废物,我记得当初,我可是轻轻松松的就上去了……”只要叶云一出去,就可以听到这些各种各样的闲言碎语。

    叶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自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琐事。伸手轻轻的按了按胸口,那块墨色的玉佩还在,脑海却在思考,当初在最后的个台阶的时候,这块玉佩的反应。

    “那道乌光究竟是什么呢?为何现在这玉佩没有了任何反应?”叶云摇了摇脑袋,吐出一口气,推开了房门,感受着天云宗的气息,便缓步走向外门采购堂,前去当值。

    天云宗确切的说分为一峰一岛,一座蕴含天地道韵的山峰,天云峰,也正是天云宗外门弟子的休憩之所。而在山峰顶端,悬空着一座与天云峰一模一样的山峰,灵气逼人,仙光氤氲。这正是天云宗内门弟子与真正的天云宗掌权人物居住的“云岛”!

    采购堂,坐落在外门执事殿内的左手边,负责整个天云宗所有长老弟子的起居饮食所需。

    叶云无奈的苦笑,进入了执事殿之后,里面来来往往的都是身穿水蓝色道袍的外门弟子。而采购堂内,更是有着许多宗门弟子手脚不停的在忙活。

    采购堂内,一位老者盘膝而坐,闭目养神。普普通通的相貌,实在让叶云感到很无力,此人正是采购堂的负责长老,也是叶云的师父,华元。对于叶云这个在宗门内“出名”的人,这位师父看也不看他一眼,让同门直接安排他做事。

    叶云初来乍到,也知道很多人根本看不起他,便一声不吭的熟悉着采购堂的一切事宜。只是没有让人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两个时辰,一群人傲然的来到了采购堂。

    不过这些人都是一身水蓝色道袍,只有为首一人趾高气扬,身穿青色道袍,彰显着其内门弟子的身份。

    叶云抬头看去,顿时一愣,他自然认出了来人,正是负责宗门选拔的朱权。朱权虽然属于内门弟子,却因为修为并不是很高,正是宗门内的青衣弟子。而他则长期被安排在外门执事殿,负责外门与内门之间的一切事宜。

    蓝、青、黑、红、白、金、紫,级弟子。代表着不同的修为,不同的等级。在天云宗不分什么岁数长幼,一切均由实力说了算。

    叶云自然不想去招惹朱权,他只想默默地做一个不招惹是非的外门弟子。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老天爷偏偏不如愿。

    只见朱权大摇大摆的向着叶云这边走来,嘴角浮现着轻佻的笑意,斜着眼说道:“哟,这不是我们天云宗的大名人叶云师弟么?师弟不知你在此天云宗过的还习惯么?”

    他这一句话说出口来,顿时如炸开锅的开水一般,原本嘈杂的采购堂顿时更沸腾了起来。而采购堂之,一些叶云的师兄弟,本就对其嗤之以鼻。对于一个靠着自己弟弟的关系,才进入宗门的废物来说,谁都会看不起。

    “快看,这朱师兄不知怎么的,就是看这个叶师弟不顺眼……”

    “对啊,谁都看出来了,朱师兄是来找叶云麻烦的……”

    “嘿嘿有好戏看咯……”各种各样的言语毫不掩饰的就传进了叶云的耳,显然根本就没把他当一回事,根本就不会顾及他的感受。

    叶云转身看向自己的师父华元身上,对方却根本没有在意面前发生的一切,依然还是盘膝坐在里面,闭目养神。

    “唉……”自从家族被灭,叶云与弟弟千方百计的来到了天云宗,一路上自然见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在众多人眼,自己只是一个庸人,又有谁会去在意?又有谁会放在眼里?

    叶云知道此刻自己的身份地位,与朱权对着干的话,只会自讨苦吃,即便心愤恨,也只有无奈的拱手行礼道:“不知师兄找叶某有何事么?”

    朱权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师弟啊,你弟弟现在可是我们天云宗炙手可热的天才弟子啊,让你呆在外门是不是有些委屈你了?要不让你弟弟和他师父大长老说说,再破例收你为内门弟子如何?”

    在场的所有弟子顿时哄笑起来,尤其是与朱权一同前来的弟子,纷纷讨好的附和朱权的话语。

    叶云闻言脸色顿时大变,没有想到这朱权这么直白,根本不拐弯抹角,直接找自己麻烦。他暗自咬着牙,面对朱权的挑衅,他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随即只有保持沉默。

    朱权却并不想放过他,摆明着是想让他好看,目光落在叶云身上,悠悠的说道:“叶师弟勇闯次云梯,朱某人佩服不已。今日得暇,想与师弟切磋一番,不知可否?”

    “这……”叶云沉吟,目光上下打量着朱权,朱权也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只见对方咧着嘴,笑道:“要知道我们天云宗蓝、青、黑、红、白、金、紫,级弟子对应的正是个等阶的修为,蓝为道徒,也正是外门弟子。成为道士则可称为内门弟子,像我这样的也只是内门最底层的罢了。成为道长,便被宗门授予黑色道袍,以此类推,道师、道宗、道帅……”

    叶云无奈的摇了摇头,拱手道:“师兄,小弟我也只是道徒八阶而已,您也是知道的,前六个修炼等级,各自分为九阶。我又怎么能成为您的对手?”

    不容叶云把话说完,朱权摆了摆手说道:“哎,怎么能如此妄自菲薄呢?我压制着修为,与你同等境界较量应该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怎么?莫不是叶师弟不给师兄这个面子么?”

    “是啊,叶师弟,你刚刚入门,又怎么能知晓我天云宗道法的博大精深?正好让朱师兄指点指点你,这也是你的荣幸啊……”“是啊,叶师弟莫不是你不给师兄面子么?”在场之人,有人唱黑脸,有人唱红脸,各种威逼利诱,就是想看着叶云与朱权比试。

    叶云转身将目光落在了那一直闭着眼的师尊华元身上,奈何对方就像入定了一般,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他深吸了一口气,知道朱权等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只好随着朱权来到了采购堂外的院落。

    此刻院落早已经站满了围观的外门弟子,众弟子交头接耳,对叶云指指点点,甚至还有人肆无忌惮的笑了出来。

    朱权倒是极为随意,摆出了一副高手的模样,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嘴角轻轻扬起,说道:“还是师弟,你先动手吧!”

    他的眼眸不易察觉的闪动着寒光,心却是万般恶毒的想道:“宗门内规定同门相较,不可论生死。我若是打断你的腿脚,让你躺在床上呆几个月,想来宗门也不会怪我什么。叶云啊叶云,你我本来无怨无仇,要怪就怪你那天才弟弟,老子看着就不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