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神色凝重,紧握着拳头,点了点头说道:“还望师兄多多赐教,手下留情。请师兄接招!”说完他一声低喝,率先发起攻击,一拳打了过去。

    道徒乃是一个修者最基础的阶段,很多凡人穷其一生,或许也无法踏入道士。而道徒的修为,也仅仅只是寻常的拳脚功夫,只有成为道士之后,才能修炼道法。

    当然以朱权的自傲,肯定不会对叶云施展道法,免得被人说是以大欺小。不过就算他压制了修为,本身境界就高过了叶云,同样的一拳打来,比之叶云高出了不知道多少。

    朱权暗自得意,眼见得这一拳打出去,叶云定会挨了个结实,到时候肯定会断几根骨头,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声爆喝响起,“朱权贼子,尔敢!”

    这一声爆喝如晴天霹雳,让所有在场看好戏的弟子皆是一愣,谁也没有想到,在外门竟然还有人敢这样称呼朱权。不过当众人看清楚来人的时候,顿时闭嘴了。

    来人正是一身黑色道袍的叶风,在天云宗有一个规定,凡是被宗门长老收为弟子的新人,就算修为不高,也会被宗门授予黑衣道袍,在等级和权力上就大于青衣弟子。

    没有人注意到,一道清光不易察觉的钻入了朱权的背心命门。原本见到了叶风到来的朱权想要收手,原本打出去的一拳,猛地一顿。

    只见他双眼骤然间红光大放,一声大喝道:“来得好!”全身气势一转,长发飞扬,竟然猛地攀升到了原本的修为,道士六阶!

    叶云脸色大变,那强大的气息可不是他这个小小的道徒八阶就可以抗衡的,被迫后退数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急忙大吼道:“弟弟,快退!”

    叶风自然知道朱权的厉害,在听到了自己兄长的喊声之后,便立即后退,奈何刚刚晋升到道士一阶的叶风根本就没有朱权的速度快,“砰”的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胸口。也正是这个时候,两声爆喝响起,“混账,住手!”“住手!”

    前面第一声呼喝,整座天云峰虽然有护宗大阵,但依然晃动了起来,整个外门执事殿更是地震了一般。在场的所有弟子,只觉得整个天空乌云翻滚,要塌下来一样。强大压抑的气息弥漫全场,在场的所有人根本站立不住,双腿颤抖,极为不济的已经软倒在地。

    一道身形带起了虚空一阵涟漪,仿若凭空出现一般,将抛飞出去的叶风接在手。人在半空,看也不看其他人,便双目圆睁,一声轻叱,一道清光打入了叶风的体内。

    来人正是叶风的师父,他在叶风的身上留下了烙印,一旦叶风有危难,便可以及时感应到。只是这一次事发突然,谁也未曾想到朱权会来便发难,一招就下了死手。

    大长老钟际尘原本的飘逸出尘,早已经荡然无存。眼寒光爆闪,方才的天地异象也正是因为他而起,可想而知,天云宗大长老的修为究竟有多么的深不可测,也可以说明他多么的震怒!

    “怎么会这样!”探明了叶风的伤势之后,大长老钟际尘眉头紧蹙,又是几道青光打入了他的体内,要将他的伤势封印住。

    而方才那第二道声音,正是一直盘膝闭目在采购堂内的外事长老,叶云的师父华元。只见此时的他须发皆张,原本枯瘦的脸庞,也显得有些潮红,明显是被气得。他的目标很明显,直取呆立在当场,浑浑噩噩的朱权。

    朱权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右手,他目瞪口呆,难以置信的不停的摇头,语无伦次的说道:“不……怎么会这样……我杀人了?我没有……”说着脚下连连后退,原本簇拥他的外门弟子,早已经退避,深怕与他在一起受到了牵连。

    “我明明没有用力……我明明是压制修为的,怎么会这样?”朱权已经傻眼了,哪怕是被华元一掌拍飞出去,都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惨哼了一声,便横飞出去,撞在了墙上。若非这些墙上设有强大的法阵禁制的话,怕是早已经坍塌。也正是如此,朱权被这一巴掌拍的重伤,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之后,便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叶云目眦欲裂,顾不得擦去嘴角的鲜血,低吼着向着弟弟叶风跑去。他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弟弟是家族复兴的希望,绝对不会发生意外的。

    只是当他看到了脸色惨白的叶风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再也站立不住,摔倒在地。

    叶风喘着粗气,痛苦的【呻】【吟】,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哪里承受过这么痛苦的伤害。不停的抽搐,嘴角不由自主的留着鲜血。

    “哥……”叶风嘴含糊不清的发出了一个音节,便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心里牵挂着自己的兄长,可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话来,隐隐间便有一种要死的趋势。

    大长老钟际尘眉头紧皱,沉声道:“孩子,莫要出声,你不会有事的!”说着又是两道清光打入了叶风的体内。

    很快整个外门执事殿的上空传来嗖嗖的破空之声,显然大长老方才的惊天动地的表现,使得这些宗门内的大人物都被惊动。来到了之后,正好见到大长老抓狂的模样,纷纷不敢言。

    正在这时,一道挺拔伟岸的身影来到了大长老钟际尘的面前,只见来人双眸睿智而威严,目光仿若化作实质,透出一种强大的气息,正是天云宗掌门白江秋。

    白江秋深知大长老钟际尘的脾性,大长老绝对不是一个浮躁之人,可是现在却因为自己的弟子,已经暴怒。他清晰的记得,二十年前,大长老与天魔宗之人一战,一个人便灭了对方个分部。当下他蹙眉说道:“大长老,不知令徒伤势如何?”

    此刻在场之人,也唯独只有他敢与处于暴怒状态的钟际尘交谈。不过钟际尘显然不想说什么,阴沉着脸,不断的施法,打出道道清光,要封入叶风的体内给他疗伤。

    正在这个时候另外一道身形出现,只见来人瘦长的身形,两眼如电,微微上扬的下巴,怎么看都显得有些阴鸷冷傲。只见他一甩衣袖,并没有去问钟际尘,反倒是将目光落在了神情有些惶恐的外门长老华元身上。

    他冷哼了一声,不满的说道:“华长老,你负责外门的采购堂,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大长老新收的弟子,乃是我天云宗的希望么?现在在你这里出了这等大事,你说你该当何罪!”

    华元惶恐不已,颤抖着身躯,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有躬身待命。不过立刻便又有另一名相貌俊朗的年人,乃是外门执事殿的负责长老余天,排众而出,来到华元的前方,拱手道:“启禀二长老,凶手乃是内门青衣弟子朱权,因为莫名的力量控制了神志,方才动手行凶……”

    那位二长老冷哼道:“小师弟,你的修为可不比老夫低,什么人能在你的眼皮底下动手脚?按照你的意思,难不成我天云宗有内鬼不成?”他双眼如电,目光在叶云,朱权和华元身上扫过。

    余天苦笑道:“二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眼下道武大陆暗流汹涌,万妖山、天魔宗、鬼冥宗这些势力一直对我们虎视眈眈。此次我天云宗有了这么一个万载难逢的天才弟子,想必那些内鬼早已经看在眼,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之毁灭。”

    大长老钟际尘摆了摆手,沉声道:“好了,莫要多说了。此事也是我们考虑不周,我们天云宗出了一个先天道灵之体,本就不应该众人皆知!现在我天云宗上下,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治好这个孩子!”

    叶云捂着胸口,惨白着脸,急忙来到钟际尘的面前,躬身说道:“弟子拜见大长老,还请您一定要救救我弟弟!只要能救我弟弟,让弟子做什么都行!”

    直到此刻,天云宗的众长老才叫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注意到了他。不过众长老也仅仅只是瞥了一眼他罢了,更多的是不屑的轻轻哼了一声,便不再去看他。

    大长老钟际尘对他倒是还有些印象,不过目光依然还是在叶风的身上,说道:“他是我的弟子,也是宗门的希望。老夫自然会竭尽所能去救他,只是这孩子现在就算不死,也已经成了废人。想要救好他,实在是太难了……”

    他的声音也变得沉重起来,多的更是深深的无奈。自己的弟子才收入门下未曾有多少时日,便被人给废了,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狠狠地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钟际尘此刻只想找到凶手屠灭他满门,以泄心头只恨!

    “大长老……”叶云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大长老钟际尘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弟弟身为我的弟子,就算医治不好,我也会找出真凶,为你弟弟报仇!”

    钟际尘此刻神情阴沉无比,哪里还有往日的飘逸出尘,身为天云宗的大长老,若不是因为叶风的关系,根本就不想与一个普通的弟子多说一句话。

    他将目光落在浑浑噩噩的朱权身上,目寒光乍闪,冷哼道:“你身为内门弟子,胆子倒是不小,先不说你是否是受人所控制。方才行凶,便是你嚣张跋扈,主动挑起事端,老夫便不会轻饶了你!”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