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权早已经被在场发生的一切,吓的魂不附体,一个哆嗦,噗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呼喊道:“大长老,饶命啊,弟子知错,弟子不敢了……弟子……”

    “天云宗就是被你们这些混账东西败坏了!老夫这就斩杀你,以振宗纲!”说着大长老钟际尘扬起衣袖,便要下手。

    那一直站立在旁的二长老,悠悠的说道:“大师兄,无非便是一个弟子而已,何须你来出手?还是让我来动手吧!”说完他便目光陡然凌厉起来,一道青光出手,仿若雷霆,力劈在朱权身上。

    朱权连惨叫都未曾发出,便直接毁灭在那一道青光之,整个人灰飞烟灭。

    在场的众人目光皆是一凛,没有想到这二长老出手如此果决狠辣,根本就不容任何人反对,直接出手让朱权形神俱灭了。

    钟际尘脸庞微微抽动了一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二师弟,你的脾气还是没有变……”

    那二长老悠然的整了整衣袖,笑道:“师兄,还是先想办法救治这个孩子吧!这可是我们天云宗的希望!”他眯着眼看着钟际尘,让人无法猜透心所想。

    这一次的事情震动了整个天云宗上下,不过所有弟子都被下了禁令,不得谈论此事。若有违者,废除修为,逐出天云宗!

    叶云随着大长老带着重伤昏迷不醒的叶风,一同来到了云岛之。可以说因为自己弟弟的关系,叶云成为了天云宗少之又少的可以进入云岛的外门弟子。

    不过叶云并不引以为傲,他反倒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踏足这里。眼下只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安然无恙,只要叶风的能痊愈,就算离开天云宗,也在所不惜!

    叶云坐在叶风的床榻前,静静地看着脸色苍白的弟弟。已经整整天了,他寸步不离的坐在床前,守候着叶风,心不断的祈祷,希望能有奇迹发生,希望弟弟能苏醒过来。叶云心如刀割,忍不住的紧握双拳。虽然他年少,也能看出来这一次弟弟遭到的劫难,乃是其他宗门设计预谋好的。

    “若是弟弟不是先天道灵之体的话,应该就不会有这一劫了!该死的,不管你是哪个门派,不管你是什么人,对我弟弟动手,我定然要报仇!”叶云深深的知道,当下自己要努力提升实力,这才是根本。

    叶云就这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手习惯性的摸了摸床榻,却什么都没有摸着,吓的他猛地就从跳了起来。他骇然的发现,原本一动不动横躺在床榻上的叶风,却是不见了!

    叶风的失踪惊动了整个天云宗上下,不仅仅是掌教白江秋恼怒,便是以大长老钟际尘为首的执法长老们,更是怒不可遏。一个宗门的天才,被人设计废了也就算了。想想办法或许还能救回来,可是眼下却被人在眼皮底下,将人掳走。

    这绝对是响亮的一巴掌,身为道武大陆第一道修宗门的天云宗,却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宗门重地云岛之,丢失了天才弟子。若是传扬出去的话,定然让整个道武大陆的修者笑话。

    不过静下心来商讨之后,天云宗的高层发现了一个让人惊恐的事实。这个能悄然无息的掳走叶风之人,要么是有特殊另类的本事,要么便是真正的高手,已经凌驾于整个道武大陆之上。甚至连天云宗内一直闭关不出的强者,都未曾感应到有任何被入侵的迹象。

    天云宗云岛的正心,一座华丽的大殿上,众高层思索再,最终得出了结论。

    钟际尘端坐在大殿的右手边第一个位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老夫的徒儿叶风被废,不知道对我天云宗究竟是幸事还是祸事。若是当初宗门小心保护的话,想来也不会出现这些事情。眼下可以说少了叶风,也可以避免我们天云宗成为众矢之的。”

    天云宗掌教白江秋神色凝重,沉吟道:“大长老,以及各位长老,不知道可否能猜测到,叶风失踪,会是何人所为?”

    二长老冷哼了一声说道:“不知掌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认为我天云宗身为道武大陆第一道修门派,会不如别人不成?还是想说我们几个老家伙技不如人?这一次会动手掳走叶风的人,也没有做出对我们天云宗不利的事情,在老夫看来,应当是一些世外高人,见到叶风的天资万载难遇,故而见猎心喜,这才带走。”

    众人闻言,均是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将目光落在了二长老身上。仔细回想一下,又发现这个有些荒谬的解释,倒是最为行得通的。也就只有隐世高手,会不声不响的带走人,也没有对宗门造成任何的伤害了,这才是高手作风。

    大长老钟际尘沉着脸,摆了摆手说道:“这一次发生的两件事情,不得随意外传。这关乎了我们天云宗的脸面,不过究竟是哪个门派,对我们天云宗弟子,下此毒手,一定要查出来!要让他们为了此事付出代价!”这一句话饱含着腥风血雨,在大殿上传开一片肃杀。

    一处郁郁葱葱的山峦之,此处距离天云宗尚有百里之遥。但是原本风景秀丽之地,此时一片狼藉,空气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处处都是深坑和残肢断臂,鲜血喷洒的处处皆是。

    一名身穿黑袍的老者,灰白的眉毛已经皱到了一起,他的身旁站着两名身穿水蓝色道袍的年轻男子。他人被十几人团团围住,

    其一人正是叶云,他尾随采购堂的负责长老下山采购天云宗日常所需。谁曾想到在回宗门的路上,遭遇到了这么一群黑衣蒙面人的围攻。一路且战且退,到了此处,仅仅只剩下他们人。

    不过叶云的师父华元倒是颇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被誉为整个天云宗最为废物的弟子,能一直坚持到现在,同样身为蓝衣弟子,道徒九阶的弟子也难以躲过截杀。可是身为道徒八阶的叶云,除却神色疲惫,脸上还带着鲜血以外,却能活到现在。

    另一名弟子,脸色阴沉,甚至有些后怕,他瞥了一眼面前的师父华元,又厌恶的看了一眼叶云。若非他是道徒九阶巅峰,即将跨入道士成为天云宗的青衣弟子,恐怕早已经如先前的同门一般陨落。

    这名弟子看向叶云的目光,除了憎恶以外,还有浓郁的杀意。因为在逃亡的路上,叶云竟然如狗皮膏药一般,紧紧跟随着他。竟然是把自己当成了挡箭牌,以至于这些敌人皆是不停的将诸多杀招向他身上招呼。

    眼下人被这些黑衣蒙面人团团围住,对方有两名道长级高手,四名道士级修为,剩下的也仅仅只是道徒的修者了。形势不容乐观的是,杀到最后,这些道徒皆是八阶以上的修为。

    华元目光平静,冷声道:“若是老夫没有看错的话,你们当有万妖门之人,也有天魔宗之人,甚至方才死的这些人当,还有鬼冥宗送来的炮灰吧?”

    这一群黑衣蒙面人为首的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其一身形魁梧之人,目光森寒,踏前一步,哈哈笑道:“老杂毛,你倒是有眼见。我们几宗联合起来,偶尔的杀一些你们天云宗的普通弟子,想来也不会挑起什么正邪大战。”

    叶云嘴巴微微张了张,对于与天云宗毗邻的势力万妖山、天魔宗,在天云宗的这些日子,他自然早已经有所耳闻。只是每个势力的范围都极为广袤,要想在对方的家门口截杀弟子,这需要多大的胆量。

    他紧紧握着双拳,心不由得悲意无限。“我为了要找到弟弟,给弟弟报仇,必须要活下来。哪怕委曲求全,哪怕没有男人的尊严,厚颜无耻的跟在别人的身后。可是今日最终还是要难逃一死么?”

    叶云将目光落在师父华元身上,方才一路走来,这位平日里对自己不管不顾,不冷不热的师父,与人厮杀时的表现,极为平淡镇定。无论事什么样的敌人在他面前,都施展平淡无奇的功法应对。可是不知为何,叶云却是敏锐的发现,这位师父似乎有什么不同之处。

    他尚在沉思,却没有想到一旁的那位弟子,凑上前来,阴恻恻的说道:“师弟,你我师兄弟二人,今日恐怕要在劫难逃了。就让你我二人并肩作战一场,杀他个痛快如何?”

    不等叶云回答,那群黑衣蒙面人已经动手,尤其是为首的天魔宗和万妖门的修者,早已经怪笑的冲了上来。

    只见那天魔宗的修者双眼泛着血光,血红色的雾气弥漫,这一招“腥风血雨”遮蔽了方圆数丈的距离。若是被这血雾困住的话,重者定然会迷失了神志,沦丧为一个没有理智的杀人工具。

    而那万妖山的妖修更是桀桀怪笑,既然已经被识破,他也不会再怎么藏着掖着。嗤嗤几声,宽大的斗篷破裂,露出了一只人立而起的黑色狼妖。自原地卷起一阵狂风,配合天魔宗的修者,直取华元。

    华元的眼眸不易察觉的闪烁着光芒,竟然一反常态的往前冲去,迎战身为魔长、阶妖兽的修者。而其余鬼冥宗的低阶修者,也一窝蜂的扑了上来,大有一鼓作气灭了天云宗的人。

    原本一直淡然的华元,猝不及防被阶黑狼缠住,紧跟着又被血色迷雾笼罩住,然而自那群低阶修者身上,一道黑影骤然扩大,阴森森的气息使得在身后的叶云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竟然在这位低阶修者,还潜藏着鬼冥宗的鬼长修为的高手。

    而华元更是怒斥道:“卑鄙!啊……”紧接着在血雾之,只听到一声惨叫,显然在短短的几个回合交手,他已经被害。

    “啊!”叶云和那名弟子心神震撼,骇然失色,本来以为最强大的依靠,终究还是这样死去了。不过叶云和这名弟子的反应各不相同,前者依然向着那些低阶的修者奔去,想要从杀出一条逃命之路,而那名弟子则是脚下一转,一咬牙,择路而逃。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