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想跑!”那万妖山的黑狼妖修一身怪笑,两只后腿一发力,一个纵跃便已经冲到了那名弟子的近前,残忍的一挥爪,一道劲风袭过,将这名弟子劈成了两半。

    “呃……”见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叶云心一咯噔,他知道自己今日怕是要凶多吉少了。因为单单是面前的这些道徒高手,就已经可以让自己死无葬生之地。

    “砰!”最让人防不慎防的便是鬼冥宗的弟子,出招飘忽不定,那阴森的鬼气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叶云的面门。

    叶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躲避,便被鬼气涌入了体内。“好冷……”叶云瞬间面部可憎,如鬼魂附体一般,脸上煞气变幻。只来得及说出口这么两个字,便直接摔倒在地。

    “走吧!了我们鬼冥宗的道法,他只有成为孤魂野鬼的份!”很显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认为一个仅仅只是道徒八阶的少年能活下来。甚至对于叶云的死活,他们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

    叶云双眼圆睁,躺在地上的他,因为痛苦,整个人已经蜷曲在了一起。双眼渐渐地失去了神色,变得空洞无神。他只有在心不断的呐喊,“不!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弟弟生死未卜,家族大仇未报!”

    他已经感受不到周遭的任何事物,双眼看去,皆是一片灰蒙蒙,阴冷的世界。仿若在这一刻,叶云看到了地狱一般。他只觉得自己的皮肤开始溃烂,黑色的鬼气迅速的遍布全身,将他包裹在内,要不了多久,将会生机尽去。

    正在这个生死一刻的危急关头,在叶云胸口,自上次云梯之后,一直沉寂的墨色玉佩,骤然间乌光一闪,竟然让原已经浑身冰凉的叶云感受到了一丝暖意。

    那浓郁的鬼气,发出了嘶嘶声,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玉佩收拢,不断的被那残缺的心形玉佩吸收。待叶云身上的鬼气被吸收之后,那如无底洞一般的玉佩,竟有些意犹未尽,主动的吸收四周因死人之后形成的死气,甚至还有一道道人形的魂魄,赫然便是方才死去的各门派的弟子。

    叶云身上的鬼气被玉佩吸收之后,已经陷入了昏迷之,根本就不晓得后来发生的这些事情。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自天云宗的方向,迅速的飞来道身影。

    道身影速度极快,仅仅只是数息的时间,便自天际划过道耀眼的剑光,眨眼间出现在了昏迷不醒的叶云面前。

    剑光敛去,剑吟声清鸣。这人一身火红色道袍,均是二十几岁年纪的男子,竟是可以御器飞行的道师修为。此人年纪不大,竟然可以修炼到这个地步,在天云宗内,定然属于佼佼者。

    其一人身形魁梧,相貌普通,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眉头皱了皱。他那浓密的眉毛轻轻抖动,沉声说道:“看来我们还是来迟了……”

    另一人身形瘦小,双眼却精光四射,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环视全场,点了点头道:“看这个地方,应当就是最后的所在。我感受到了这里有很多种的气息。让我细细看来……”说完他闭着双眼,全身散发出朦胧的光芒,数息的工夫,便已经睁开了眼眸,眼寒光一闪,冷声道:“看来这一次,我们天云宗遇上大麻烦了……”

    那身形魁梧的男子蹙眉道:“齐一舟别装神弄鬼的,有什么话直说,有天赋就了不起了么?不要忘了我们人受宗门之命,前来救人,却未曾想到还是来晚了。眼下人都死完了,要是还不知道凶手是谁,我们人都难辞其咎!”

    齐一舟眼寒芒一闪,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冷哼道:“卓飞,此处不是宗门,你我便是打上一场也无妨。你我都是道师阶的修为,齐某早就想看看,你我究竟谁更厉害!”

    那一直未曾吭声的,冷着脸的俊秀男子,平淡的说道:“一舟,你快说究竟是何人所为!”声音虽然平平淡淡,但是其威严的语气,却是不容置疑,让人从心涌起一种敬畏之感。

    齐一舟闻言神情顿时肃然,点了点头说道:“回禀朱师兄,以我方才的天赋感受到了此处有大势力的气息,万妖山、天魔宗、鬼冥宗。这大势力当真是好胆,竟然敢来到我天云宗。他们很显然出动了很多高手,不然的话,我天云宗的弟子也不会被斩杀的一干二净。”

    “咦……”顾不得这些消息的骇然,那朱姓男子目光正好落在了不远处的叶云身上,他极为诧异的说道:“二位师弟,竟然还有一名外门弟子活着。我们先将他救醒,问个明白。”

    当叶云悠悠的醒转过来的时候,正好见到名红色道袍的年轻男子。他微微一怔,脑一片空白,心不免诧异:“我……我没死?”

    他还未来得及庆幸自己还活着,便听到耳边响起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声音,“我乃天云宗红衣弟子朱守真,在我身旁的乃是你卓飞师兄和齐一舟师兄。真让我有些诧异,你了鬼冥宗的术法,竟然还未死去,真是命大。你就先和我人说说发生了什么!”

    叶云就算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为人处世方面都显得极为老陈,但是毕竟还只是个少年。眼下见到了修为比自己那个便宜师父还要高上不少的门内弟子,哪里还有什么迟疑,急忙低头拱手道:“回禀位师兄,我师父华元长老,已然死在了天魔宗、鬼冥宗、万妖山的修者围攻下……”

    他话尚未说完,便被齐一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好了,既然你是唯一的的幸存者,便一同与我们回宗门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话语之间极为随意,以他的眼界,对于一个外门弟子,多说一句话,都嫌浪费。

    叶云微微蹙了蹙眉头,对于这样蛮横的人,自从遇到了朱权之后,他便极为反感。不过他低着头,面前的人倒是没有见到。当然在这些内门弟子面前,他自然不能拂逆了对方,当下恭敬的回答道:“回禀几位师兄,我叫叶云……”

    “叶云……”齐一舟随意的点了点头,满不在乎的说道:“走吧!”

    “等等!”那一直淡然的朱姓男子,突然身上的其实陡变,一股让卓飞和齐一舟都为之色变的气息,猛地冲向还在低着头叶云。

    叶云修为地下,即便是反应过来,也无法迅速的躲开这道师九阶的高手气势。“噔噔噔……”叶云一连退了数步,脚下一个踉跄,被这股气势冲的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倒在地。

    “噗……”叶云脸色潮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不明所以,愤怒的看向来人,他不知道对方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就是因为所有人都死完了,唯独自己活着,较为可疑么?

    “朱师兄……”卓飞虽然和齐一舟不对眼,但是对于朱姓男子的行为,也极为诧异,实在难以理解为何以他的身份,会和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计较。

    朱姓男子摆了摆手,止住了两人的声音,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叶云,冷声道:“你就是叶云?那个靠着弟弟才进了宗门的叶云?”说着他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眼眸的寒光让人无法直视。

    叶云心咯噔一下,一股寒意自心涌起,他怒视着朱姓男子,即便对方的修为高于自己,以他的脾气也无惧。顾不得擦去嘴角的血迹,他看着对方说道:“不知道这位师兄是何意思?”

    朱姓男子斜视着叶云,冷哼道:“忘了介绍一下朱某了,我叫朱守真。前些日子因你而死的朱权正是我的亲弟弟!”

    “什么?”叶云闻言大惊失色,急忙又后退了几步。这朱守真的意思,显而易见是要帮自己的弟弟报仇了。不过天云宗门规规定,无论什么等级的弟子,都不允许出现内斗,不能残杀同门,不然的话天云宗上下共诛之!

    叶云瞳孔微微一缩,目光又落在朱守真身后的卓飞和齐一舟身上,以自己道徒八阶的修为,去反抗道师九阶的修者。这简直就是以卵击石,差的不是一点点。毫无疑问的,对方随便一人便可以轻松的杀了自己。

    卓飞蹙了蹙眉头,沉声道:“朱师兄,我们奉宗门之命,是来救人的,可不能乱来!”

    朱守真蛮横的一挥手,冷哼道:“卓飞,我的事情你也想插手不成?莫要忘了我师父可是宗门的执法殿二长老,你莫要惹祸上身!”

    “你!”卓飞顿时为之语塞,深感无力,同情的看了一眼叶云。叶云与朱权之间的事情,天云宗上下自然都有所耳闻。

    朱守真不再理会他,今日谁也不能阻止他杀叶云的决心,森寒的目光落在了叶云的身上,神色狰狞,冷笑道:“小子,今日谁也救不了你,我也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去!”

    叶云脸色惨白,他紧握双拳,手背上青筋暴起,这种生死操控在别人手上的感觉,让他深感无力。他的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这么强烈的渴望自己变强。若是自己能拥有道师乃至更高的修为的话,何至于任人揉捏!但是双方实力相差过于悬殊,便是自己那个师父的修为,也不会是面前人,任意一人的对手。

    今天这场杀身之祸究竟怎么样才能度过?叶云内心感到莫名的悲哀,没有死在其他宗门高手的手上,最后竟然还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么?

    在场之人,包括叶云自己都认为自己必死无疑。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慵懒的响了起来,“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插手呢?”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