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声音来的极为突兀,朱守真等人顿时脸色大变,很显然他们人已经听出来者是何人。这是一个连心高气傲的朱守真都极为忌惮的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疯子”!

    朱守真当然不会表现出来什么不满,轻轻的笑了笑,拱手道:“少兄言重了,你我之间还分什么彼此么?”

    “哎哟,这话说的,好像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似的,少我还是要感谢你了?朱守真啊,你平日里杀谁我都可以不管,但是残害同门这种事情,可不能在我笑少的眼皮底下做。”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顿时一道身影出现在叶云众人面前。

    只见来人长发随意的束于背后,剑眉鹰眼,高挺的鼻梁。本应当极为俊朗的模样,却穿着破烂的红色道袍。最让人无法直视的是,这笑少,笑眯眯的眼神,嘴上却随意的叼着一支黑色的烟斗,还在升起袅袅的白烟。

    叶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古怪的人,哪里会想到一个年轻高手,会是这副不着边际的装扮。不过他能感受到,对方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带着真诚不做作的笑意。这倒是让他颇为费解,弄不明白。

    朱守真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来人竟然这么不给他好脸色看,当下沉声道:“这个外门弟子害的我弟弟尸骨无存,我若是不为我弟弟报仇的话,岂不是枉为兄长?”

    “吧嗒……吧嗒……”笑少随意的吸了两口烟,斜视着朱守真,那眼神就像看一个白痴一样,眯着眼笑道:“我说朱守真啊,你是不是练功把脑袋给练坏了?我问你,你弟弟是怎么死的?整个天云宗上下都知道的吧?那可是被执法殿的二长老,也就是你的师父出手打的形神俱灭,成了一把飞灰。你倒好,没勇气找你师父报仇,却为难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你还枉为兄长呢,我看你是枉为人,枉为天云宗的弟子!道貌岸然,我呸!”

    这一番话,倒是把所有人都给说愣了,尤其是叶云第一次见识到笑少,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不过,不得不说,这话说的还真有道理,话粗理不粗。

    “你!”朱守真脸色阴沉,即便是再好的脾气也被笑少这一番毒辣的话语,给说的怒火烧。不过对方的师父乃是大长老钟际尘,而笑少不仅为人处世是个“疯子”,一旦与人打起架来,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朱守真自然不愿意在同门面前丢了脸面,更何况他今日要杀叶云的决心,谁也挡不了。他紧紧的盯着笑少,眼的寒意毫不掩饰,冷声道:“笑少,你莫不是真的要与我作对?”

    “咦?朱守真,你我乃是同门,你怎么能这样冤枉我呢?少我是来阻止你残害同门,可不是和你作对!”笑少不停地摇着头,嘴巴吧嗒吧嗒的猛抽着手的烟。他说的漫不经心,似乎根本就不担心被这人围攻,更表明了没把他们人放在眼里。

    朱守真紧握双拳,很显然他已经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我都是道师九阶的修为,不若就此比上一场,若是你赢了,我今日便不再找这小子的麻烦,若是你输了,便立刻消失,不要阻拦我!”

    笑少下巴轻轻扬起,吐出缭绕的烟气,不紧不慢的磕了磕烟斗,一双眼眸斜睨着朱守真,嗤笑道:“我说朱守真,你真的是脑袋坏了吧?我为什么要和你打?和你打架,绝对是吃力不讨好。你脑子坏了,还是我吃饱了撑的?少我占着理,我这是在保护同门。你人若是没有把握把我也杀了,那么说不得,我们还真要去执法殿理论理论了。”

    朱守真目光阴沉如水,被人番五次的奚落,即便是泥人也有分火气。死人都能被这么难听的话,给气活了。再加上平日里两人因为自己的师父,以及私下里的恩怨。他哪里还能忍受得了,一声怒吼,咆哮道:“笑少,今天我跟你没完!”

    “唉,你这是何必呢?何苦呢?这叶云乃是我师弟的兄长,我自然要护他周全。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小子的弟弟才是罪魁祸首,将我师弟打废的吧?你想算账是不?我还想和你算账呢!”说着笑少竟然烟斗一收,眯着的眼睛,骤然间怒目圆睁,右脚猛地一踏地,如离弦的箭一般,迅速的冲向朱守真。

    “呃……”这回不仅是叶云怔住了,就连朱守真人也是愣住了。浑然没有想到笑少说打就打,甚至可以说是一声招呼都没打,就这么冲过来动手了。这让原本是苦主的朱守真,根本就摸不着头脑。

    “疯子!”朱守真气的直发抖,嘴唇不停的哆嗦,但是却又不得不认真对待,因为笑少的拳头已经离自己不足一尺之距了。不过朱守真毕竟是红衣弟子的高手,通过他很快便分析出来,自己绝对不能让笑少靠近。因为论近身战的话,这笑少绝对可以说是天云宗独一无二的高手。

    朱守真神色凝重,方才的心浮气躁已经消失不见。他脚踏连环,连连避开扑面而来的拳劲。奈何笑少如影随形,根本就如牛皮糖一般,甩也甩不掉。

    叶云双眼放光,他虽然知晓道师级的高手极为厉害,但是却没有见识过。眼下见到两人动手,心不免又多了几分期待。对于笑少的出手相助,大为感激。但是一想到对方乃是自己师弟的师兄,又不免有些黯然。

    “笑少,你欺人太甚!”朱守真被对方如此逼迫,当真是怒火上涌。他与笑少的修为本来就不分上下,方才只因为失去了先手,便处于被动的位置。

    笑少眉头一挑,斜睨着朱守真,哈哈大笑道:“此言差矣,朱守真你不是要算账么?我也算账!今日我便代师父,代师弟讨回这笔账!你就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被我打一拳,又如何?放心,碍于门规,我绝对不会要了你的小命的!”

    “好,这是你逼我的!”朱守真目前的状态已经完全处于暴走的边缘,他知道自己不能再退,再退下去的话,气势上面已经弱于对方。当下他右手剑指一扬,大喝一声道:“剑出!”

    骤然间,一柄湛蓝色的长剑自他的天灵盖冲天而起,尖啸声几乎刺穿了耳膜,耀眼的剑光,荡漾起一圈圈如水纹一般的涟漪,摄人心魂。

    叶云目光微微一凝,虽然强大的气息让他有些站立不稳,但是他双眼的目光却极为火热。这就是道师的力量么?这就是天云宗的道法么?

    笑少的招式,以叶云现在的境界,根本看不出任何道法的痕迹。在他看来,笑少只是以普通的拳脚功夫,就已经迫使的朱守真只能被动的防守。而朱守真则是恼羞成怒,不断的挥舞着手臂,以强大的御剑术对抗,在他看来,这才是道法的体现。

    “我一定要学会!”叶云在心呐喊,他知道以自己目前的资质,想要再往前提升一步都极为困难,更别说到这样高层次的境界了。

    “哎哟,我说朱守真啊,你真是有出息啊,同门之间,应该是互相切磋,你倒好,和少我玩真的啊!”场又传来了笑少那让人哭笑不得的声音,甚至还在大呼小叫,好像对方的长剑已经剑剑都砍在了对方身上。

    朱守真已经不想与对方多费口舌,冷笑道:“笑少,我不想与你为敌!你只要让我杀了叶云即可!你我之间方才发生的事情,我可以就当没有发生过!”

    笑少的拳头泛起强烈的白光,阻挡朱守真那如水一般的剑气,拳头与剑气相击,竟然发出金铁交击之声,丝毫不落下风。他摇头道:“我说你是不是真的脑子坏了?你都对我动真格的了,还说什么就当没有发生过?你当我是岁小孩,哄哄就完事的么?难不成哪天再让你对我动刀子么?”

    这是笑少已经说了不知道多少次朱守真脑子坏了,朱守真恨的咬牙切齿,真想一剑将对方碎尸万段。不过他目光一转,顿时计上心头,高喝道:“齐一舟,动手!杀了叶云!”

    “这……”齐一舟迟疑的看了看笑少,若说先前笑少人不在的话,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这个外门弟子,可是现在……尤其是笑少的师父乃是宗门的大长老,若是让笑少将此事禀告了宗门,自己也难逃一死……

    笑少不紧不慢的说道:“此事我会禀明师尊,尔等定然参与了谋害我天云宗天才弟子叶风的事情,不知道掌门和执法殿听到了,又会怎么想呢?”

    他这一番话说出口后,朱守真众人顿时脸色大变,这个罪名可着实不轻。尤其是现在正是天云宗人心惶惶,众高层恼怒的时候,无疑是去送死啊。

    “还不快动手!若是让他们回去了,再以此等罪名咬我们一口,我们人还是难逃一死。为今之计,只有杀了他们!”朱守真一咬牙,又连忙催促,眼下已经顾不得其他。

    齐一舟咬了咬牙,神色狰狞的将目光落在了叶云身上,扬起手掌,便要施展道法,将对方一掌轰杀。

    叶云瞳孔微微一缩,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并不安全,连忙后退。脑袋不停的转动,想要找到求生的办法。但是除了一个笑少外,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活路,这该如何是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