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巨大的手掌幻化而出,尚未靠近叶云,便让人有一种压抑的气息。叶云脸色苍白,连连后退,奈何以他道徒八阶的修为,在这样威势的攻伐下,一切都变得这么可笑。

    眼见得叶云在这一掌之下避无可避,被这强大的一掌拍重,即便不魂飞魄散,也会丧命当场。却在这个时候,一声剑鸣响起,叶云只觉得眼前一花,心寒气骤然冒出,暗叫不好。

    “当!”一声脆响,那幻化而出的手掌,竟然被巨大的长剑给挡下。不仅是叶云怔住了,即便是神色狰狞的齐一舟也愣住了。原因无他,这一柄突然出现,发着绿光的巨剑主人,正是一直不曾吭声的卓飞,谁也没有想到他会出手阻拦。

    齐一舟怒喝道:“卓飞,你这是作甚?你是想和我一分高下么?若是被他们回去,你我难逃一死!”他眼寒芒爆闪,本就与卓飞互有仇隙,若不是因为份属同门的话,恐怕早就分出生死。眼下既然都已经撕破了脸,哪里还会有所顾忌。

    他根本就不等卓飞肯定,大步向前,左手掐诀,竟然幻化出更大的一只大手掌,向着叶云自上而下的盖去。右手剑指一扬,一柄金光闪烁的长剑,并非如卓飞的长剑一般巨大,而是细长。

    那涌起的剑气锐利无比,在叶云看去,极为刺眼,眼睛根本没办法睁开,便已经流下泪来,心忍不住冒起阵阵寒意。没有想到这柄长剑竟然这般厉害,若是真的刺了自己,定然不会有命在。

    当然叶云现在要考虑的并不是这一柄长剑,因为这柄金剑是冲着卓飞的长剑去的。他现在心急如焚,需要面对的是那即将覆盖的巨掌。既然在场有两个人帮自己,那就是已经有了生的希望。若还是不能存活下去的话,死了也说明了自己的无能。

    “我应该怎么去应对这一掌?我与此人修为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将我所有的力量打出,也只是螳臂当车……”叶云在脑海不断的思索退路,却无可奈何的发现,等待自己的似乎除了奇迹的发生,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卓飞却是并没有任何畏惧,冷哼一声,脚下轻动,便挡在了叶云的面前,右手同样剑指轻挥,自己的长剑与那细长的金色长剑斗在了一处。那魁梧的身躯,在叶云的身前一个旋转,腰身一拧,怒吼一声,一拳打了出去。

    这一拳打出去之后,竟是让人仿若产生了错觉一般。绿意盎然,仿若春暖花开,一股盎然的生机,席卷向齐一舟那毁灭性的一掌。

    齐一舟冷笑连连,他对于卓飞的功法可是极为了解。“万物春”这只是木属性的道法而已,遇上自己的“金斩诀”只有被毁灭一途。

    “金斩诀”犀利无比,顿时便将卓飞幻化的大拳头拍出了一个豁口。见到如此成就,齐一舟不禁得意的大笑,看着卓飞,揶揄的说道:“卓飞你这万物春没有修炼到家呐,在我的金斩诀下简直不堪一击!你的本事若是仅限于此的话,恐怕今日你难以保全这个小子!”

    “哼,万物春道法的神妙,又岂是你这种心胸狭隘之人,所能参透的?今日便让你见识见识,何为万物春!”卓飞更是傲然,不屑的瞥了一眼齐一舟,蓦然间低喝道:“万物春,万物生!”

    在叶云和齐一舟目瞪口呆的目光之下,原本破碎不堪的拳头,竟然吸收起山川之的草木之气,不断的补充起来。那绿芒闪烁的拳头,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的修复。

    叶云倒吸一口凉气,没有料到这道法竟然这般玄妙,对于这些玄奥的道法,心更是极为向往。尤其是齐一舟,简直就如见鬼了一般,尖声叫道:“不,你怎么可能修炼到这个地步?对于道法的感悟竟然会这么深!”

    不过事情往往发生的极为突兀,本来齐一舟与卓飞已经决定要分生死,却没有想到,一直在另外一处打的惊天动地的朱守真和笑少,竟然同时停手。

    只不过朱守真看向笑少的眼神,已经包含了深深的忌惮。若说以前的话,朱守真还极为自负,认为就算不胜于对方,也是平分秋色。可是方才他二人并没有交手太多,仅仅只是几招。他就已经发现自己不管出什么招式,都能被对方给阻挡下来。而笑少依然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斗。

    朱守真冷哼一声,将目光落在叶云身上,又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卓飞,脚下剑光一闪,冲天而起,留下了一句话:“今日之事,朱某人记住了!一舟师弟,我们走!”

    齐一舟神色阴沉的盯着卓飞看了一眼,他知道连朱守真都无法奈何得了笑少,那么今日再加上一个道法境界比自己强的卓飞外,那么自己根本讨不到好处。将对方逼急了,绝对不会对自己手下留情。

    当朱守真和齐一舟离去之后,卓飞眉头微微蹙了蹙,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悠然自得的笑少,再看看心有余悸的叶云,当下一拱手,并没有多说什么,也同样离去。

    叶云怔怔的看着眯着眼的笑少,而笑少也正同样饶有兴趣的盯着他上下打量。那眼神直把叶云看的心头发毛,仿若全身上下没有了任何秘密,都被看透,心不免嘀咕道:“这真是个怪人……”

    笑少走到叶云的面前,轻轻的吐了一口烟雾,笑道:“师弟啊,走吧,我们回宗门。”说完也不管叶云答应不答应,破烂的道袍大袖一甩,卷起他,脚下踩着一直巨大的烟斗,扶摇直上,向着宗门方向奔去。

    天云宗,外门之,叶云盘膝在自己的卧房内。他仔细的观察,右手手掌心内那帮了自己两次的墨色玉佩。只是端详了许久,他都未曾能从看出什么。

    “这是爹娘留给我的,弟弟那里也有一块。应该说是半个,拼凑在一起便是一个完整的心脏一样……”想到这枚一直挂在脖子上的玉坠的来历,他也无法知晓自儿时便存在的玉坠究竟有什么用处。

    叶云沉吟不语,对于这墨色玉佩后来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知。但是对于吸收了自己身上的鬼气,在危机时刻救了自己一命,这个他还是知晓的。

    “我若是将自己身上的道力,灌输进这个玉佩,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反应?”叶云带着心的疑问,紧握着玉佩,有些紧张,神色凝重的聚集起体内不多的道力,涌向玉佩。

    果然不出所料,那墨色玉佩在叶云道力的涌入下,竟然开始散发出微弱的乌光。叶云双眼一亮,迫不及待的加大了灌输道力的速度。

    这墨色的玉佩就像一个无底洞一般,随着道力的不断灌入,散发的乌光也越发的闪亮。叶云的额头早已经沁出了汗水,浑身上下也被汗水湿透。他的嘴唇微微颤抖,脸色苍白,看着手的玉佩,不禁苦笑,他已经力竭,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被这玉佩给活活吸死,也不一定会有什么出乎意料的好处。

    “难道我最终还是死在一个没有生命的玉佩手么?”叶云显得有些绝望,却陡然间捂着脑袋,一阵刺痛的摔倒在床榻上。

    叶云顾不得窍流出的惨不忍睹的鲜血,骇然失色的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