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色的心形玉佩光芒虽然强烈,却极为柔和不刺眼,光芒越来越亮,而那玉佩的形体竟然开始消融了起来,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虚幻。确切的说,这玉佩竟然向着叶云的胸口融入了进去,甚至叶云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了玉佩上的温润凉意。

    “这……”虽然早就知道了这玉佩的神秘,但是年轻的叶云依然再一次,被这枚玉佩给惊住了。

    墨色的心形玉佩,乃是叶云家族的祖传之物,其弟叶风同样有着另外一半玉佩。这乃是他二人出世之后,便一直被起父亲要求一直挂在脖子上,随身携带。这么多年以来,叶云兄弟二人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玉佩而已,除了其父亲郑重的要求过,说此玉佩比之整个家族都重要,切勿不能丢失以外,便没有多说其他。

    叶云闭着双眼,他可以感受到那已经消失的玉佩,正散发着柔和的乌光,在自己的脑海悬浮着。除了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以外,便只有欣喜。体内的力量翻翻滚滚根本不受他的控制,他的脑海之,现在只有一个念头。

    “这……这功法真的适合我!这真的是……真的是传说的皇级功法么?不然的话,又怎么会使得我的修为大进么?”叶云呼吸急促,若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家族和弟弟的大仇,便有机会报仇了。

    整整过了半天,身上那澎湃汹涌的感觉慢慢的如潮水一般消退。叶云紧握双拳,第一次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是这般的强大。要知道道徒与道士完全是两种不同的境界,道徒仅仅只是道修入门的阶段而已,仅仅只是力量的积累。而道士的话,便已经可以开始运用一些简单的道法。

    哪怕仅仅只是简单的道法,其威力也比之只会拳脚功夫的道徒强大了太多。这也是为何当初朱权可以以道士六阶的修为,力压叶云兄弟二人的原因。

    叶云目光闪烁,眼下自己资质平凡,不能修炼的问题似乎已经解决,只要晋升为道士,就说明了自己最起码具备了修道的资格,心不由的盘算起来。

    “我现在已经具备了成为内门弟子的资格,可若是就这么出去的话,定然会引起怀疑,甚至有心之人会仔细的查探,若是这样的话,只会将自己往危险的位置推去。更何况在天云宗内,定然有修为在这个道武大陆也是顶尖存在的人物,若是发现了自己这墨色玉佩的效用的话,那么自己可就真的危险了。

    叶云神色变幻,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怔怔的发呆,最后无奈的自语道:“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将修为抓紧时间提升上去,尽可能的拥有保护自己的实力,毕竟那内门弟子朱守真,可是随时想要去自己的性命。

    最终叶云选择隐藏自己的修为,可是究竟该怎么去隐藏呢?毕竟成为道士的道修,其自身都会有着道法的波动,这是整个道武大陆,所有道修共同的特点。

    正在这是他身上忽然散发出一道乌光,朦胧间将他整个人笼罩住。叶云骇然失色,隐隐间,他似乎感受到了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的修为气息隔绝了。竟然还是道徒八阶的修为,丝毫没有道士的波动。

    “不知道我现在的气息,要到什么层次的高手才能看出来?”叶云欣喜若狂,他知道这定然是那墨色玉佩的功劳,这将会是他以后活下去的最好的依仗,隐藏自己,也同样是保护自己。随即他收拾心情,稳定下情绪之后,他开始了长期的闭关之。

    道武大陆幅员辽阔,天云宗位于道武大陆之东,濒临天渺海。北方乃是天魔宗的地域,北之极,苍莽冰原,一望无际。霸武门与鬼冥宗并列位于天雾洋之岸。

    南方则是以南星森林为依托的万妖山,间则是与天魔宗、天云宗、万妖山毗邻的云家,五行门乃是唯一一个与众多势力相邻最多的宗门,衔接了云家、天魔宗、鬼冥宗、霸武门、万妖山五大势力。

    五行城,气势恢宏,与天云宗的天云城迥然不同。确切的说,五行门依据金、木、水、火、土,五行布局,五种颜色构成了五行城,也构成了一个庞大的阵法。

    护城阵法乃是五行门开派祖师所布下的五行大阵,当然这五行大阵只是后人根据开派祖师在五行山脉五行门真正的护山大阵临摹布置。五行大阵运转起来,整个道武大陆将不会有能攻破的力量,当然其威力仅仅只是在道武大陆之有所传闻而已,

    李家,五行门辖制下的一个小家族,位于五行城的城东,正是五行大阵之的火行区域。李家所修功法也正是由五行门赐予的火属性功法,成为了五行门的附属。

    “爹爹,女儿不管,我非他不嫁!”李家的大厅之上,一位少女年方十四岁,正对着大厅的上首端坐的一位威严的年男子,怒目而视。只见她一身红衣,曲线玲珑,肤若凝脂,气若幽兰,眸若秋水。生气又委屈的模样,极为惹人怜爱。

    那年男子看着面前的少女,微微的蹙了蹙眉头,沉声道:“兰诗,你身为我李家的儿女,怎么能如此放肆?为父已经与家族的叔伯们商讨过了,决定取消你与叶家小子叶云的婚事,为你另谋夫家。”

    李兰诗不停的摇头,尖声喊道:“不,爹爹,我们李家怎么可以这般无情无义?叶哥哥他们家遭恶人屠灭满门,我们李家身为姻亲,理应帮他们报仇雪恨,更要找到叶云哥哥和叶风弟弟,又怎么可以落井下石呢?女儿不管,女儿今生今世,非叶云哥哥不嫁!”

    这名年男子正是李家的家主,李兰诗的父亲,李正德。只见他猛地站起身来,怒斥道:“放肆!婚姻大事岂由得你胡闹!你可知道能轻而易举灭了叶家满门的凶手,会是什么样的存在么?我李家又岂能不顾全家族上下所有人的性命,却帮助外人报仇?更何况,叶家的兄弟二人早已经不知所踪,你又怎么嫁给叶云?我意已决,休得多言。来人,将小姐带下去,好好看管!”

    “爹……”不容李兰诗质疑,便已经有两名李家的高手将她直接架走。

    李兰诗再也忍受不了,嚎啕大哭。她只觉得原本属于自己的幸福,属于自己的叶云哥哥就这么没有了。只觉得自己好委屈,为什么家族的人都变得这么陌生?为什么非要阻止自己与叶哥哥的婚事?

    李兰诗放弃了挣扎,任由家族的两名高手将自己架走,水汪汪的美眸之,闪烁着坚定的神色,心默默的说道:“我是不会离开叶哥哥的,你们不让我嫁给他,我偏要嫁给他!叶哥哥和叶风弟弟不会失踪的,我要去找他们!我李兰诗非他不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