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目光扫视卷宗,这桌案上的宗卷依次以有着个等阶的任务难度,不过这些任务都是在外门弟子力所能及之。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天云峰草药园,需杂役弟子十名,看顾草药园年。每一年则可在执事殿领取清虚丹十二瓶,每瓶十粒。”叶云摸了摸鼻子,这清虚丹的功效,他倒是清楚,此丹药乃是天云宗外门弟子平日里修炼的丹药,对于道徒修为的弟子,效果倒是极好。不过此丹药在外门,也仅仅只是个月发放一次,一次仅仅只是一瓶而已。

    叶云摇了摇头,这丹药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大用,尤其是时间需要年,对于自己来说,根本就耗不起。他需要的是可以外出的任务,虽然经历了上次外出,九死一生,但是他只有外出,才有机会去解释自己的修为暴涨的原因。

    他看的不快,虽然很多任务根本就不需要,但是他依然是一卷卷的看过去。他认为从这卷宗的任务之,也能了解一些关于宗门的事情。现在或许他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外门弟子,但是他日,他必当会成为内门弟子,而且绝对不会是垫底之人。这就是他的目标,也是他想要获得宗门更多的修炼资源,使得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必经之路。

    叶云看了很多卷宗,突然发现了外门弟子的任务,多是以宗门杂役为主,不是看护灵药园,便是照料灵兽园,或者上交一些任务名单之内必须之品。想来是宗门为了这些外门弟子的安全,故而不曾有出宗的任务。

    “看来我身为采购堂的弟子,以采购的名义出宗,已经极为了不得的了。只是宗门的采购要一年方才出去一次,宗门内以容量大的储物道器装载了诸多生活所需品。这对于我来说根本就不行,这该如何是好?”叶云攥着一张任务卷宗,眼神微微眯起,心寻思。

    “你怎么站在此处发呆?莫不是没有适合的任务?”一个淡然的声音出现在了叶云的身后,似乎在此处注意了他许久。

    “啊!”叶云这才惊醒,急忙转身,见到来人正是当日叶风出事的时候,曾经出现的执事殿负责长老余天。

    余天身为执法长老排在最末,但是一身修为绝对可以傲视整个天云宗,最让叶云心忐忑不已的是,他害怕对方看出自己的真实修为。不过好在对方除了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他以外,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叶云急忙惶恐的拱手行礼道:“弟子叶云拜见长老!”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朱权被二长老一道如霹雳一般的青光劈的化作了飞灰。当时二长老便说过,余天的修为与他不相上下。

    余天目光在叶云身上一转,摆了摆手,淡然的说道:“我记得你,你便是钟师兄新收弟子叶风的兄长。我见你站在此处浏览了所有的卷宗,却始终没有接手任何任务,反倒站在这里为难起来了。不知可否告知我,究竟为何?”

    叶云环顾四周,见到四周已经有了不少的弟子远远地围观,心下左右为难,若是让人知道自己的想法,恐怕又是一番嗤笑。

    余天轻轻一笑,顿时明白了叶云的意思,挥了挥手,淡然道:“尔等各行其事,若还在此围观的话,门规处置。”仅仅只是一句话,便顿时让那些好事的外门弟子散去。

    叶云心念疾转,却发现在这位高深莫测的长老面前,他所有的心思都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当下只有无奈的拱手道:“启禀长老,弟子是想找些出宗历练的任务,若是能斩杀其余宗门的弟子最好,这对于弟子来说也是一种磨练。”

    “哦?”余天倒是极为意外,没有想到这个被整个天云宗传为废物的弟子,竟然这么有胆气,看向叶云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他轻轻笑道:“叶云,你告诉我,你想接这种任务的目的何在?”

    叶云暗自咽了下口水,强自装作镇定的说道:“弟子若是有什么言语冒犯的话,还请长老恕罪。自前些日子,在外遇袭,我师父与同门师兄弟尽皆遇难,弟子侥幸在天魔宗、万妖山、鬼冥宗的追杀之下存活。见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忍,也同样看到了这么多的高手。弟子深感自己的修为低下,故而想要提升自己。”

    说完之后,他倒反而理直气壮,坦然的看向余天。余天颇感意外,没有料到叶云会有这样的想法,因而心对这位“废物弟子”又多了几分欣赏。

    “可是这外门执事殿是不会有出宗门的任务,你又当如何自处?”余天饶有兴趣的看向叶云,他倒是想看看这位外门弟子,还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叶云一怔,他哪里会想到宗门的执事殿会是这样的安排,自然只有从长计议了。他无奈的苦笑道:“回禀长老,眼下弟子只有回去闭关苦修,争取早日成为内门弟子了。”

    余天轻声笑道:“孺子可教,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一旦出了宗门,便失去了宗门的庇护。那么你很有可能会丢了性命,难道你就不怕么?”

    叶云咬牙说道:“弟子怕!怕丢了性命之后,就不能给弟弟报仇,我这一条命早已经不是自己的,所以我必须要好好珍惜。但是我更不能贪生怕死,苟活于世,我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能为弟弟报仇!”说到后来他的神色变得更加坚定,看向余天。

    “好!好一个怕!”余天忍不住抚掌赞道,“你既有此心意,我便成全于你。我这里有个内门弟子的任务,你若是能完成其一的话,便来执事殿见我。至于有什么奖励,有命回来之后,自然会有!”

    张卷轴自余天的袖口漂浮而出,来到了叶云的面前。而余天则是不再去看叶云,脚下轻动,便已经消失了踪影,离开了任务大堂。

    叶云将张卷轴都接在手,并没有仔细去看,身形没有任何停留,离开了执事殿。至于完成任务之后,余天会有什么样的奖励,叶云并没有在意。因为他只要能出了天云宗,一个能堂而皇之的理由。

    当叶云离去之后,外门执事殿的一处静室之,余天负手而立。只见他喃喃低语道:“为何我在这叶云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气息?这究竟为何?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可是为何华元都死在了大势力的追杀下,他还依然活着?叶云……我很期待你的表现,莫要让我失望了……所以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