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闻言微微蹙眉,对方虽然面带微笑,却让他无论如何都有一种怪异的感觉,尤其他听出了其的不容置疑的语气。似乎叶云身为他的师弟,即便未曾谋面,也必须要听从他的。

    那人见叶云微微有些迟疑,眼不易察觉的寒光一闪,脸上却依旧保持着笑容,高呼道:“师弟,莫要迟疑了。我快撑不住了,此魔若是杀了我的话,师弟你也难逃一死啊!”

    叶云瞳孔微微一缩,心念电转,“此人说的不错,若是真的让天魔宗的弟子得逞的话,也定然会来纠缠与我。只是以这等修为,想要杀我的话,恐怕还是不够……若是以前的我,那么我也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此人既然与我同属宗门,我便帮他一把又如何……”

    即便是叶云对此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份属同门,出手相助也是应该的,同样他也想检验一番现在的修为。

    那天魔宗的弟子,双眼赤红,看向叶云的眼神充满了不屑,冷笑道:“一个道徒八阶的弟子而已,我会让你清楚的知道,八阶和九阶的差距在哪里!”

    “哼!在我李笑的面前,你也敢大言不惭?眼下有师弟相助,你必死无疑,还是快快来受死吧!”这名天云宗弟子李笑,朗声长啸,手一柄长剑绽放着寒光,向着这名天魔宗弟子的要害刺去。

    道徒和魔徒的修为仅限于拳脚功夫,从某些层面上来说,是没有太大的差距的。只是道徒九阶的修为,已经可以说开始转化为道力的施展。这一点,叶云自然是不会清楚的,因为他当时并没有专门在道徒九阶之上停留多久,而是直接突破晋升为道士的。

    这名天魔宗的弟子神色狰狞,冷笑道:“道修算什么东西,今日便让你们见识见识我天魔宗的厉害。啊!”说完一声大吼,整个人面色变得更加恐怖吓人,脸上的肌肉几乎扭曲。唯一不变的,确切的说,是双眼的赤红变成了红芒大放,显然是在施展魔修的功法。

    “嗬!”他体表点点血红色的光华流转,显得极为诡异,他手的一柄鬼头刀,竟然脱手飞出。

    鬼头刀飞出之后,自其上幻化而出一个巨大的鬼头,闪烁着红光,张着大嘴,率先向着李笑扑去。这就是魔徒九阶与八阶的区别,已经开始接触玄法,勉力施展神通。

    李笑微微一惊,但也只是微微吃惊而已,他冷笑道:“怎么,要拼命么?呔!”在叶云目瞪口呆下,这位一直都面带笑容的李笑,居然从怀逃出了一张黄色的纸符,双指并拢,甩了出去。

    紧跟着手的长剑也飞了出去,纸符瞬息间贴在了长剑上,长剑竟然迎风暴涨,化作数丈长的巨剑,光华流转,狠狠的砍向鬼头。

    叶云何曾见过这样的手段,自然是目瞪口呆,从未想过道法还可以这样使用,这简直有着道长的手段,如道师一般御器。

    李笑似乎看出了叶云的想法,眼光隐隐的对叶云更为不屑,得意的笑道:“想来师弟有所不知,这一张符箓,乃是师兄我花费了大价钱从宗门内门弟子那里购得。这可是出自道师修为的高人制造的符咒,也仅仅具备了道士级二阶的威力。也只能使用几次而已,若不是来到此处为了保命的话,我也不会用这个了。”

    他眼一副大为可惜的模样,目光落在了神色依旧狰狞的天魔宗弟子身上时,则又变成了杀气盎然,也正是在这个时候,长剑发出了尖锐的摩擦声,劈在了鬼头上。

    “嗡……”鬼头刀刀身轻颤,自那鬼头发出了凄厉的鬼叫声。这鬼头竟然挡住了飞剑的斩杀,虽然有些摇摇欲坠,可却依旧无恙。

    “呃……”李笑嘴角微微一抽,这一点倒是颇出他的以外,这不由得让他有些脸上无光。不过当他目光落在了叶云身上时,见到对方依然还站在一旁沉吟,似乎被这种强大的斗法给惊到了,心不屑的冷哼道:“土包子!”

    他何曾想到,叶云早就见识过了真正的道师之间的较量,又怎么会将这种层次的战斗放在眼里。根本就不是因为这种斗法有多么强大而吓到了,而是在不断的思索这样的战斗方式。天魔宗的弟子,与这同门的李笑,实际上都是道徒九阶的修为,可是有着保命的底牌,施展开来,威力竟然能对抗道士二阶乃至阶的高手。

    叶云不禁在心反问自己,“若是我与他们生死厮杀的话,又该怎么去对付?若是真的一开始以为自己是道士四阶的修为,可以无惧任何道徒级别的修者的话,恐怕我就真的错了,那么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狮子搏兔尚尽全力,我又怎么能掉以轻心?而我若是生死相拼,那么我的保命底牌又是什么?”

    他不断的在脑海思索,从这一场战斗得到了很大的启发。叶云从来都是一个沉稳之人,喜欢去思考迅速的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并且从吸取了教训。这对于他这个岁数的修者来说,是极为难得的。也只有如此,才能在这个充满了血腥的战魔平原活下去。

    天魔宗的弟子嗜血般的舔了舔嘴唇,只身欺身而上,想要占为主动。他不管叶云的修为有多高,想要尽快解决这场厮杀,以免出现什么意外。而他也正是没有了再缠斗下去的耐心了,速战速决!

    李笑自然不愿意平白的向先前一样吃力,当下低喝道:“师弟,你还在犹豫什么?还不快快与我联手,若是斩杀了此僚,他身上的东西都可以归师弟所有,如何?”

    他倒是极为知道进退,为了打动叶云,直接抛出了这样的好处。在他看来,一个道徒八阶的弟子而已,对于这样的好处,不可能不心动。而李笑的心,有着一个野心极大的打算,若想在这战魔平原活下来,靠自己一个人是不够的。若是自己能收揽了一帮跟随者的话,无论是保命还是得到好处的机率都会大大增加。

    叶云恰恰好在这个时候动手了,脚下轻动,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竟然对于李笑和那天魔宗的弟子鬼头刀和长剑不管不顾,只身扑向了天魔宗的弟子。

    这段时间的炼体和练速的好处体现出来了,在旁人看来他依然还是道徒八阶的修为,而现在的举措简直就是送死一样。

    尤其是那天魔宗弟子,双眼绽放着红光,见到叶云扑来,忍不住舔了舔嘴唇,残忍的笑了起来。

    只有叶云自己知道,他现在正在做什么,磨砺自己的修为,验证武修的威力,同时要提高自己的作战能力。

    此时,叶云嘴角带着轻笑,已经来到了那名魔修弟子的面前,一拳打了过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