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真是不自量力!”那名天魔宗的弟子一声怪笑,脸上闪过残忍的笑意,挥起了拳头,想要一拳将叶云打爆。

    叶云根本就没有任何躲避,在李笑与这名天魔宗弟子看来,他纯粹就是在找死。一个道徒八阶的修为,没有任何意外的话,在九阶的面前只有死路一条。

    李笑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叶云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举动。原本大好的局势,两人联手,完全可以压制这个魔修,不用多少时间,便可以斩杀对方,却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他忍不住在心咒骂,“真是一个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即便有心想要救叶云,被鬼头刀缠住的他,也无力施救。更何况,他现在巴不得这个愚蠢的废物死了的好。

    叶云根本无所畏惧,手的拳头根本没有任何避开的打算。“砰”的一拳,与天魔宗弟子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

    “噔噔噔……”那名天魔宗弟子脸色大变,被叶云一股大力撞击,脚下不由自主的连退了数步。反观叶云,不想被任何人看出他真实的修为,同样装作受到了重创连连后退。

    李笑站在叶云背后,神色不停的变换,见到叶云居然与对方旗鼓相当,并没有吃什么大亏,倒是颇为意外。不过他倒是不想在天魔宗弟子没有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让叶云丧命。当下关切的喊道:“师弟,你还是退下吧,这等魔人便交给师兄吧!”

    却没有料到叶云摆了摆手,长声笑道:“师兄你且放心,这厮虽然厉害,但是还伤不了小弟,再让我会会他!”说完展开身形,又冲了上去,二话不说,又是一拳打了过去。

    “岂有此理!”那名天魔宗弟子当真是怒不可遏,自己好歹也是半只脚踏进了道士的人,即便是真的遇到了道士修为的弟子,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的。现在居然被一个修为低了自己一阶道修,纠缠轻视,这如何不让他恼怒。

    “你既然要找死,我便成全你!”此人一声咆哮,拳头蓦然间血光滔天,如沾染了无尽的鲜血一般,一拳打向叶云的脑袋,想要一拳让对方的脑袋开花,方能已解心头之恨。

    叶云并不畏惧,以他现在的修为,这拳头的威力,完全可以预防。而他也不急着取了对方的性命,他今日要将这天魔宗的弟子当做他的磨刀石。

    对于这威力惊人的一拳,叶云根本无所畏惧,没有任何退缩,大步向前撞去,同样一拳打向了对方的脑袋。这完全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让对方不得不放弃方才的那威势凌厉的一拳。

    就算叶云不珍惜生命,身为天魔宗弟子的对方,却不想就这么死了。在他看来,他还想在这修魔的道路上走的更远,成为魔士、魔长,乃至魔师、魔宗……

    只不过他这么一变招,便使得他后悔终身了。谁曾想到叶云根本不管不顾,依然还是一拳打向了对方的脑袋。哪怕此人已经要变招防守了,叶云却似乎还是打定了注意要与对方拼命。

    “你……”这名天魔宗弟子目瞪口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疯狂,尚未来得及反应过来,“砰”的一声,脸上重重的挨了一拳。

    “你……”他仅仅只来得及惨哼一声,顿时感觉到了腹部一痛,谁曾想到叶云的左手紧跟着一拳,实打实的打在了肚子上。

    叶云两拳得手,目光微微一凝,双手猛地抱住了对方的脑袋,右腿提起,膝盖狠狠的撞在了这名天魔宗弟子的脑门上。

    “啊!”这位魔修一声惨嚎,就听到了“咔嚓”一声,鲜血飞溅。叶云虽然没有想着立刻取了对方的性命,但是并不代表会手下留情,简单的一个膝撞,就将对方的鼻梁骨给撞塌了。

    “我……我要杀……”伴随着惨嚎,他的话尚未说完,胸口便又了叶云一脚,直接在空划过一道弧线,飞了出去。

    一旁在与鬼头刀斗法的李笑,早已经看傻了眼,一双眼睛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叶云,猛地摇了摇头,心骇然不已,“这……此人是我天云宗的弟子么?为何出招根本就没有任何道法可言?这完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武者。难道正是因为此人擅长武法,方才与这天魔宗的弟子近身一战,使得对方吃了大亏?”

    李笑从现在开始收起了轻视之心,心对多了几分忌惮,一双眼眸寒芒反复不定,不过面对天魔宗弟子施展的鬼头刀,也容不得他现在有太多的心思。

    “咳咳……”那天魔宗的弟子脸上早已经血肉模糊,嘴里还大口的吐着鲜血,踉跄着爬起身来,一双血红的双眼几语喷出火来,他何曾在一个修为低于自己之人面前,吃过这么大的亏!哪怕是方才与道徒九阶的李笑,也只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

    当着势均力敌的对手面前,吃了这么一大亏,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啊!小子,我要杀了你!我会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的!”他仰天咆哮,已经要不顾一切的拼命,无论如何也要先斩杀了叶云,方能解恨。

    叶云目光微微一凝,眯着眼盯着对方,心却是笑道:“我的磨刀石,你终于肯出全劲了么?”这么长时间,对方一直对李笑正视,对他这个表面上道徒八阶之人,却丝毫没有放在眼。他没有对叶云出全劲,叶云同样的也没有对他出全劲。

    只见这名天魔宗的弟子自身上掏出了一柄骷髅头的匕首,惨不忍睹的脸庞,带着狰狞残忍的笑意,口念念有词。

    李笑见状,骇然失色,急忙高声呼喊道:“师弟,千万不能让他施法成功,此乃天魔宗魔修的‘残灵**’。以自残己身,献祭己身,从而与冥冥的魔神换取短暂的力量,激发潜能。若是让此人施法成功的话,修为定然会是道士二级左右,你我定然在劫难逃!”

    “拼了!”李笑一咬牙,口同样念念有词,双手交叉,剑指反转掐诀,控制着不停的与鬼头纠缠的长剑。只见长剑光芒大放,嗡鸣之声大作,剑气绽放,将那鬼头瞬间便劈杀出数道口子。

    那天魔宗的弟子双眼的红光越发的强烈,嘴角扬起残忍的笑意,一动不动的紧盯着叶云,喉咙间不停的抽动,发出了古怪的音节。匕首狠狠地插进了胸口,鲜血顺着匕首流淌在了手掌,渐渐地在手掌心形成了一个血色骷髅头的图案。

    随着鲜血的注入,血色骷髅头越发的鲜明,似乎要活过来了一般。竟然自那手掌,慢慢的漂浮起来,确切的说是折射出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头的影子来。

    叶云眯着眼,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血色骷髅头,心却极为紧张。他打定了注意要将此人当做自己的磨刀石,自然也想借此机会见识一番天魔宗的魔法。故而并没有听从李笑的话,出手阻止。

    那血色骷髅头空洞的双眼,闪烁着红光,似有所觉一般,紧盯着叶云,似乎随时都会出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