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血色骷髅的双眼绽放着血色的光芒,向着叶云看来的时候,叶云顿时觉得浑身汗毛倒立,眼竟然一阵刺痛,忍不住流下泪来。

    他心顿时骇然不已,没有想到这血色骷髅仅仅只是血色的眼芒,便有如此强大的威力,若真的发起威来,不知道能否对抗。

    叶云不由自主的便在心开始琢磨,脑海那篇无名功法,所记载的几招威力绝伦的道法。这是他目前的保命招数,但是他必须要考虑到施展出这些招式之后,会产生的后果。

    虽然天云宗有规定,同门之间,禁止生死相向,可是在这个远离宗门的战魔平原,就难保会出现什么威胁到生命安全的事情。

    只是现在已经由不得他去多想,因为那血色骷髅已经发出了一道尖锐的啸声,张开了狰狞的大嘴,如一颗血色流星划过,迅速的向着叶云扑来。

    “不好……”叶云惊呼出声,这是第二次让他有一种面对死亡的感觉。他哪里还敢迟疑,急忙身形连退。心不断的寻思应对之法,要知道现在想要施展道法已经来不及了。

    正在这时,天魔宗弟子施展的鬼头刀幻化的鬼头,已经被李笑斩杀,正好将目光看向叶云。叶云扭着头看向李笑,会心一笑,计上心来,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李笑跑去。

    “呃?”李笑顿时目瞪口呆,很快反应过来,暗自咒骂了一声,瞬间明白了叶云的意思。要知道那扑来的血色骷髅头,从散发的气息来看,最起码是道士五阶的力量。

    李笑这时候真的恨不得想要一剑将叶云给劈成两半,恨的咬牙切齿,最可恶的是叶云还笑的很灿烂的说道:“师兄快用你那长剑拦住这鬼东西,小弟有应对之法。”

    “你……好……师弟……就听师弟的……”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多说什么,李笑脸上强自带着笑容,见到迎面而来的血色骷髅,大步向前,一口精血喷出,洒在了那道符上,顿时符咒金色的光芒一闪,那在空悬浮的长剑,发出了刺耳的剑鸣声,“嗖”的一声,划过一道流光,刺向血色骷髅。

    “轰……”一声巨响,那柄长剑直接刺在了血色骷髅的眉心。两种强大的力量撞击之下,原本的地方顿时尘土飞扬,留下了一个大坑。

    原本神色狰狞的天魔宗的弟子,“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原本就勉力施展“残灵**”的他,现在可以说是伤上加伤。

    而那长剑则是带着符咒一声颤抖着剑身,不停的嗡鸣,在空一个盘旋,倒飞二回。那张纸符光芒黯淡了许多,显然方才的那一下强烈的撞击,以至于这纸符损耗了很多力量。

    李笑看的一阵肉疼,却又不好表现出来,只有咬着牙苦笑道:“师弟你好了么?”从现在开始,他心悔恨不已,早知如此,还不如自己一人对抗这名天魔宗弟子。

    叶云躲在李笑身后不远的地方,此时的他哪里会有什么办法可言,正在那柄长剑和血色骷髅的撞击下震撼无言。心后怕不已,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是道士四阶的修为,面对道徒的修者可以无惧,却没有想到道徒九阶的修者的保命招数会这般的强大。

    叶云顿时将心原本的一些自傲收敛,重新审视自己的修为和局势,今日的厮杀等于给自己敲响了警钟。而自己不仅没有保命的底牌,便是连兵器和辅助攻击的手段都不曾有。要想在这危机四伏的战魔平原活下来,显然是不够的。

    “呃?”叶云闻言一愣,急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那个……师兄对不住,你再坚持一下,小弟对这个还有些生疏,还需要一些时间……”

    “什么?”李笑双眼一瞪,即便他再怎么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保持不了微笑了。他现在对李云的恨意,完全可以说是超越了天魔宗弟子的仇恨。一直以来都是他将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上,可现在却是莫名其妙的为了对方拼命。

    只不过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他只有将这笔账暗自记在心。准备收拾了天魔宗弟子之后,再将这个道徒八阶的弟子好好折磨一番,再让此人拜在自己麾下,跟随自己。

    想清楚后面了之后,李笑这才心理平衡了许多。手一掐剑诀,指引着长剑再次劈向血色骷髅。他的额头早已经汗流满面,御器之法原本就是道师层次才能施展的道法,若非有自己精血喷洒在纸符上,又怎么可能御使长剑杀敌。

    在往日里他若是施展了这一招的话,可以出其不意的杀了敌人,哪怕面前的天魔宗弟子再怎么厉害,也不会有机会施展保命的招数,便会在自己这一招之下饮恨。

    叶云微微眯着双眼,现在他才发现,原来脑海的那篇无名功法上面,所记载的招式,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施展。“难道必须要成为道师么?貌似武极九转上面记载的招式我可以勉力施展,看来我真的应该尽快寻找到一块好的材料,用来修‘兵阶’武法了。”

    “师兄,我有办法了,你全力拦住这血色骷髅不就行了么?这个魔修已经身受重伤,我冲上去杀了他就好!”叶云急忙大声喊道,不容李笑质疑,身形一闪,已经冲了上去。

    李笑闻言,险些被气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几欲发狂!这血色骷髅头的威力,可不是方才那个鬼头可以相提并论的。只要叶云多耽误一些时间的话,自己的损失就会更多一些。“这小子究竟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气死我了!”

    不过叶云说的倒是极有道理,只要杀了施法者的话,自然可以解除现在的危机。

    天魔宗的弟子见到叶云扑来,眼寒光乍闪,捂着胸口,一转身,便要择路而逃。道徒九阶的李笑有血色骷髅缠着,眼下只有甩开了这个道徒八阶的天云宗弟子,自己才有逃命的可能。

    “等老子躲过这一次大劫,养好伤之后,定然叫你们生死两难!卑鄙无耻的道修,竟然围攻我一人!”这名天魔宗弟子同样对于这个敢扑向自己的道徒八阶的叶云,恨之入骨,正是对方害的自己如此狼狈。若非有李笑在的话,他真的恨不得将对方剁成肉酱。

    只是他想错了一点,叶云并非真的是道徒八阶的修为,而是四阶的道士。而叶云此刻见到对方身受重伤,也不想再留什么后手,迅速的冲了上去,一拳打向了对方的背心。

    “啊……你……”直到五脏六腑被打碎,临死之时,这名天魔宗弟子才知道,这名道徒八阶的天云宗弟子,分明就是四阶修为的道士,这简直就是对自己下黑手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