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畜!”后面赶来的火望见到灰蛟蟒将叶云一口吞下,当即爆喝道。他未曾见到李笑暗算叶云的一幕,赶来的时候正好见到了叶云落尽了灰蛟蟒的大嘴之。他自然从叶云的服饰上,辨别出乃是天云宗的弟子。

    火望在宗门内是出了名的正气凌然,眼下见到自己的师弟被灰蛟蟒给吞了,当真是目眦欲裂,红色的长发飞扬,抖手又打出了一柄长剑,迅若闪电,狠狠的砍在了灰蛟蟒的身上。

    “嗷!”灰蛟蟒吃痛的怒吼连连,只是他早就已经没有了丝毫斗志,顾不得反击,急忙逃窜。速度之快,让受到战魔平原莫名力量压制的火望根本无法比及。

    最后火望只是无奈的在灰蛟蟒身上留下了数道剑伤以外,便失去了灰蛟蟒的踪迹,无法追踪到。凶兽到了四阶,完全可以说,灵智堪比人类修者,甚至有些血脉强悍的灵兽已经超越了修者。

    “看到你这气急败坏的模样,本姑娘心情大好啊。真没有想到天云宗大名鼎鼎的火望,也有吃瘪的时候?咯咯……”不知道何时,妖娆妩媚的姚蓉已经出现在了他的一旁,掩嘴偷笑道。

    火望猛地一转身,右手一扬,散发着炙热火焰的长剑顿时倒转,遥指天魔宗的姚蓉。双眼冷冷的看着对方,冷冷的说道:“姚蓉,若非是你作壁上观的话,又怎么会放走这个妖兽!”

    姚蓉脸上妩媚的笑容不变,美眸轻轻眨动,向着火望挑衅的勾了勾手指,娇笑道:“是男人的话,你就来。你不来的话,本姑娘都看不起你!”

    “你!火起!”火望不再废话,大步向前,双手合十在胸前,不断的反转,居然上来就施展了“离火诀”。顿时铺天盖地的火焰席卷向

    “哇哇哇……火望,你真不是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姚蓉气的直跳脚,急忙后退,方才离的太近,未曾想到对方会突然施展大招,失了先机,根本无法反击。

    火望看到不看对方一眼,冷哼了一声道:“你是女人么?”

    姚蓉顿时气的娇躯轻颤,指着火望,尖声叫道:“火望,今天本姑娘与你不死不休!”她再难保持先前的优雅,狼狈不堪的躲避。只是“离火诀”第一式威力绝伦,即便是强大如灰蛟蟒,都不敢硬接,需要拼了命的施展自己的天赋神通,更遑论自己只是一个修者。

    两个人都打出了真火,下手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留情,翻翻滚滚的打在了一起,旁人根本就不敢接近。

    再说叶云落进了灰蛟蟒的嘴,被腥臭的毒气一熏,昏迷不醒,顺着灰蛟蟒的食道,滑落进了肠胃。

    在灰蛟蟒的胃,有着许许多多的尸体,浸泡在胃液。滋滋的冒着气泡,竟然在不断的腐蚀,显然胃液有强烈的腐蚀性和毒性。

    当叶云滑落进灰蛟蟒的胃时,一道朦胧的乌光闪烁而起,将叶云整个人如蛋壳一样,团团保护住。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叶云呻吟出声,悠悠醒转过来。只是身周一片昏暗,他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极为沉重,可是他却弄不清楚,自己究竟在何处。

    “这……我好想记得我是被李笑那个混蛋一脚踹飞了出去,然后……然后我掉进了,掉进了那怪兽的嘴里……”叶云揉了揉额头,终于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昏迷之前发生了什么。

    叶云喃喃自语道:“那我现在又是在哪里?”他心顿时又犯起了一个疑问,急忙双手一撑,便要站起身来,却发现双手触摸之处,极为光滑。顿时一怔,只是眼下一团漆黑,他实在是看不清楚。

    无奈之下,叶云只有盘膝坐了下来,自怀掏出了一块火石,轻轻摩擦,引燃了一根烛火。

    “啊……”只是方才因为一点亮光刺眼,闭上了双眼的他,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之后,吓的直接将手的烛火给扔了出去。

    叶云嘴唇哆嗦,脸色惨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原来他方才借着一点昏暗的光亮,见到了四周漂浮着白花花的骷髅,甚至有些骷髅沾染了红红绿绿的一些未知东西,而那些原本白花花的骨头,竟然在冒着死死烟气,不断的融化。

    四周都是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的黑水,骷髅等等杂物,不停的在其沉浮,让人看起来极为可怖吓人。

    叶云脸色惨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里究竟是哪里?难道我到了地狱里了么?那我为什么会没有事?”

    脑袋里满是疑问,叶云强自让自己镇定,但是心却忍不住砰砰直跳,再一次点燃了烛火,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被一道光华包裹,这才让自己幸免于难。

    叶云摸了摸胸口,那里曾经是墨色心形玉佩佩戴的地方。而这些光华正是源自他的胸口,他浑身上下,能在危难之时帮助他的,也就只有这神秘的玉佩了。

    这个时候他终于想到了自己是掉进了灰蛟蟒的嘴,一个不敢让他相信的想法,顿时自脑海冒了出来。

    “我……我难道是在那怪物的身体里?这里是它的胃?”叶云嘴唇抽搐,这也可以理解这些死人的骷髅是从哪里来的了。这分明就是先前,那怪兽张开了大嘴,尽数吞进肚子里的各大势力的弟子!

    叶云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之后,苦笑不已,“以宗门火望师兄的修为和那天魔宗的魔女,都不能斩杀此怪么?难道我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还是要被直接困死为止?”

    虽然叶云现在已经到了道士的境界,但是也只是可以十天半个月的不进食罢了。只有达到了道长的修为,才真正的有了辟谷的能力。

    叶云自然不甘坐以待毙,他站起身来,在灰蛟蟒的胃跌宕起伏,举着烛火仔细打量。眼下这怪物定然是停在了某处,不然的话,此处定然不会这么风平浪静。

    但是要想凭空的离开这里,需要寻找到一处薄弱的地方,自灰蛟蟒的腹部突破出去。

    叶云苦恼不已,若是自己有火望乃至笑少那样的修为,以体内道力御器攻击灰蛟蟒的身体,自然可以脱困。但是现在想要突破的话,恐怕难于上青天。

    左思右想,叶云这才行想起,当初自那位天魔宗弟子身上搜刮了一堆东西,都没有机会仔细清点,或许自这些东西之后,能发现从这里脱困出去的方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