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凝神细想自己的道,可是却始终想不明白,毕竟自修道以来,便没有人真正的指导过他,若非机缘的话,也不可能这般迅速的晋升为道士九阶。

    若是传出去的话,定然会引起整个天云宗的震动。当然其与叶云本身的毅力和机缘是分不开的。

    “当初爹爹曾经在一次夜晚,看着天上的圆月,与我说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便是天道,一切遵循天道的轨迹去运转,这是人力无法去改变的。悲欢离合,此乃命运。阴晴圆缺,这就是天意!”叶云闭着眼睛,响起了当初自己的父亲曾经望天长叹,与自己所说的一番话。

    “命运,天道!”叶云喃喃低语,心又想起了当初自己的疑问,“爹爹,这道在哪里呢?”

    “道,在你心,然这天地间,修的人多了也就有了道。故而,道在脚下。云儿,他日,无论家族还有我与你娘亲发生了什么,你都要坚强的走自己的路,懂吗?”想到了这句话后,叶云闭着的双眼忍不住落下泪来。

    叶云喉咙有些哽咽,“爹……娘……”当他想起了这句话后,知道这一句话是他父母在修道之路上,给他留下来最大的财富。

    这一句话坚定了叶云的意志,更使得他懂得了自己的道路。

    “我既然注定了不能修炼道武大陆的功法,而又选择了习练武法和道法,那么这就是我的道!”叶云双眼闪烁着精光,心一片坚定,他知道了自己的道是什么,今后应该走什么样的路!

    正在这个时候,叶云的身上发出了一声轻响,似乎是什么被打开了一般。他全身的道力更是如开闸的洪水,直接冲破了瓶颈,使得叶云成为了道长。也正是他曾经的便宜师父,华元一般。

    要知道四阶凶兽的力量可不是四阶的人类修者可以比拟,其的力量之汹涌澎湃,若非是叶云习练了武极九转,这样可以将这些狂野的力量转化并且吸收,据为己用。

    叶云的修为依然在直线上升,只不过现在这个速度与之前比起来,要慢了很多。而暴躁的灰蛟蟒已经停下了动作,全身血肉模糊的瘫倒在地。

    全身的精华都已经被叶云吸取了十之八,就算它再如何凶残,当生命即将走到了尽头的时候,只有认命等死。它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神采,黯淡无光,一片灰败之色。

    叶云的道力与混沌云剑同时吸收,仅仅只是一炷香的时间,庞大的灰蛟蟒因为失去了生机之后,变得干瘪没有生气,皮包骨头。唯独只有一个地方,依然鼓着,正是叶云所在之处。

    完美的吸收了灰蛟蟒的精华之后,叶云睁开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混沌云剑。混沌云剑已经初步成型,剑尖向下,散发着柔和的灰色光芒。

    “这就是我的兵器么?”叶云紧紧的盯着面前只有五寸长的灰色长剑,喜欢的不得了。自那长剑上传来的感觉,是一种密不可分,血脉相连的感觉。

    叶云一个意动,混沌云剑一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停留在了丹田之上。当混沌云剑静静地在其上悬浮的时候,就像一个能源的核心一般,顿时叶云的浑身爆发出响声。

    “这……”叶云欣喜不已,他感受到了自己肉身迸发的强大力量。竟然有道士阶的修为。他可以感觉到,若是还能继续吸收到了强大的凶兽精华的话,定然还能继续往前冲。

    只是以叶云现在的修为,若是遇到了四阶的凶兽依然还只是死路一条。不过这却给了他一个灵感,心不由的想道:“若是我能斩杀阶的凶兽,再次以武极九转吸收的话,应该也可以提高我肉身的力量,只可惜二者不能兼得,我这修为卡在了道长阶。想来若不是炼兵塑形的时候消耗了的话,恐怕我现在能达到道师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成为道师之后,可以在虚空之御器飞行,那强大的道法,无一不让叶云心施神往,身为一个修道者,他同样向往着飞天遁地,向往着手指轻挥也能发出凌厉的攻击。

    叶云紧紧的握着拳头,神色坚定的说道:“我定然也可以达到!”尤其是最近他的修为得到了不断的提升,更是给了他极大的信心。

    “现在我应该可以出去了吧?”叶云起身,拿起丢在一旁的血色匕首,一声大喝,运转全身道力于血色匕首。

    “嗡……”血色匕首绽放着妖艳的血光,如嗜血的恶魔一般,吐出一尺剑芒。轻轻一挥之下,“嗤”的一声轻响,划过灰蛟蟒的【肉】壁,居然如划破了纸一般。

    一股腐臭味扑鼻而来,叶云急忙捂着鼻子,见到了外面的光芒之后。兴奋的窜了出来,只不过当他见到面前的一切的时候,顿时怔住了。

    “这只头上长角的大蟒蛇就是将我一口吞下去的凶兽?可是怎么看起来不像啊……”叶云仔细打量着面前的灰蛟蟒,可是无论如何都看不出那是可以与道师打的不相上下的凶兽。

    叶云突然将目光落在了灰蛟蟒的犄角上,顿时眼前一亮,“咦,这只大角应该就是当时与火望打的不相上下的那个,可以释放闪电?”他极为心动,要知道这一只灰蛟蟒的犄角,定然属于上好的材料,若是得到的话,他日就算献给宗门也是好的。

    只是方才念头一动,又冒出了一个念头,迟疑的反问自己:“既然有好东西,那为何不都成为我之所有?我本就一无所有,那么以后好东西都是我的!”

    想到这里,叶云得意的忍不住哈哈大笑,抬起脚迈步走向灰蛟蟒,提起手的血色匕首就要将这一只犄角给割下来。

    灰蛟蟒并没有真正的死亡,灰败的眼眸在叶云即将靠近的时候,骤然间一亮,一声近乎于悲鸣的嘶吼声,嘹亮的震动地下,“嗷吼!”

    “啊……”一声惨叫,哪怕早有准备的叶云,第一时间受到了这声音的冲击,也被震的脚下连退,头晕目眩,窍流血。

    当他回过神来,一股毁灭的气息,却骇然的自溶洞升起,只见那一只犄角闪烁着灰色的电光,迅速的聚集出灰蛟蟒最后的力量,形成这毕生一击,冲向叶云,要将对方毁灭!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