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如一个猎人一般游走在战魔平原,对于天魔宗、鬼冥宗、万妖山的弟子,他绝对不会手软,而对于天云宗、霸武门、五行门、云家的弟子只要不是太过分的,都不会取其性命,最多也只是将身上的物品抢走。

    渐渐地,叶云化名为风云灭的这个人物,在战魔平原的西部也算是小有名气。极为让人头疼,甚至是咬牙切齿,风云灭此人行事极为谨慎小心。从来都不会对道士层次的高手下手,最近的几次,也只是有人见到他在受伤的道士面前将对方的储物袋给抢走了。

    而至于风云灭此人修为几何,没有任何人能弄清楚。有人说敢抢道士级高手的东西,虽说那人已经受伤,但是能在对方手下逃脱,可见修为必当在道士层次。

    还有人说他只会抢掠各门派道徒修为的弟子,其修为断然不会超过道徒,顶多也只是道徒九阶罢了。因为还有人亲眼所见,风云灭与极为道徒九阶的高手,甚至九阶巅峰的高手打了个平手。在九阶巅峰高手的攻击下负伤逃离。不过,这位道徒九阶巅峰高手的储物袋依然还是被风云灭给“摘”走了。

    “不要让我抓着他,不然老子定然要让此人生不如死!”这是霸武门的弟子放出的狠话。

    天魔宗的弟子则是阴狠的放出话来:“若是抓到了之后,定然要将风云灭此人炼制成只知道嗜血杀戮的傀儡!”

    鬼冥宗的弟子更是毒辣,阴恻恻的说道:“敢与道武大陆的大门派脚板,抓到此人后,肉身交由天魔宗炼制血傀,魂魄则要让其受尽折磨,喂养魂兽。”

    相对来说万妖山的妖修则要镇定许多,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储物袋,所修的也只是肉身,对于其他门派的修者,杀戮之后,直接吞噬。至于好的法宝什么的,都会存放在他们的体内之。

    当然原本镇定的妖修,后来发现下场更惨,竟是直接被这个风云灭剥皮抽筋,将体内的精华吸了个干净。似乎对于妖兽,这个风云灭更为感兴趣。这简直就是对他们万妖山的妖修赤【裸】【裸】的猎杀,尤其是那些被杀的妖修全身精华都没了,让他们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惧。

    谁也不知道这风云灭是如何做到的,以至于很多人又传言道,风云灭此人乃是道武大陆一介邪修,故而可以杀烧抢掠,甚至可以吸收吞噬万妖山妖修的精华。

    至于名门正派的云家、天云宗、五行门则是神色较为古怪,因为他们发现,这风云灭对他们从没有下过狠手,目标也只是随身携带之物。至于那些意外的死在了对方手下之人,也可以说是不识好歹,自己找死的家伙。

    故而这个“风云灭”在战魔平原同时被染上了一个神秘的色彩,不管是他的修为还是来历,都成为了一个谜,一个让人越说越乱,越猜越错的谜。

    “兀那小子,识相的将身上值钱的宝贝快点交出来。风某自然也会爽快的放尔等离去!”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在这片树林之响起。

    自从发生了风云灭抢掠之时,许多人便较之以前更为自觉主动的五成群的结伴而行。防的不仅仅是战魔平原之的凶险敌人,更是要防备这突然就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风云灭。

    此刻正好有人被一个体型高大之人挡住了去路。这个人正是天魔宗的弟子,见到了臭名昭著的风云灭,想到了万妖山妖修的下场,他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这人虽然都是魔徒九阶的修为,其一个更是九阶巅峰,只差半步就可以踏入魔士。

    人面面相觑,其一个年纪稍微年轻的男子神色古怪的说道:“不是说风云灭在战魔平原的西部么?怎么跑到我们北域来了?”

    “嗯?”只见对面那高大的男子一声不满的冷哼,双眼闪烁着寒光,看着他说道:“小子,没听到风某的话么?还在磨蹭什么?难得今日风某心情好,难不成你们嫌命短不成?”

    “呃……”一旁稍微年长的天魔宗弟子,正是那魔徒九阶巅峰的高手,冷哼了一声道:“风云灭,虽然近日你的名头很响,但在这战魔平原北域,也不是你这种下滥之人可以撒野的!今日我人就是不交出来,你又能怎么样?”

    只见那“风云灭”摇了摇头,嗤笑道:“啧啧啧……北域又怎么样?有本事来杀了我啊?今天风某人,抢的就是你!”

    “抢的就是你!”这句话说完之后,他还昂首挺胸,斜睨着对方,似乎并没有将对方看在眼里。

    只是当这人听到了这“风云灭”的这句话后,顿时脸色大变。要知道“风云灭”除了那一贯的做事风格外,就是这句话成为了可以代表“风云灭”身份的一句经典名言。

    哪怕那位魔徒九阶巅峰的高手,在听到这一句话后,都无法保持镇定,顿时脸色大变。他虽然自负自己的修为,但是同样也想到了那传闻“,风云灭”自道士修为下的高手攻击逃脱的事情。

    当下他咬了咬牙,沉声道:“风云灭,你莫要欺人太甚!要知道我们个人加在一起,再加上各自的手段,哪怕是魔士层次的高手都不会愿意直接面对!你若是过分的话,大不了鱼死网破!”

    “风云灭”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我虽然没有杀过九阶的魔徒,但是也不介意今日尝试尝试。不过风某说过了,今日心情还不错,你们只要交上一些好宝物,让我满意了,自然让你们过去。你们自己决定,究竟是打一场呢,还是交出些宝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赤【裸】【裸】的威胁,再加上“风云灭“威名在外,此人明知道可以一拼,却也心有畏惧,只有忍气吞声。当下由那修为最高之人,率先自身上拿出了一柄血红色的魔刀递了过去。

    间一人则是自身上掏出了一块巴掌大的盾牌,其上泛着浓郁的血腥味,对方显然极为肉痛,但是却又不得不交给对方。

    而最年轻的那位,也是最不服气的,奈何自己的两位同伴都已经交了,自己自然也不能迟疑,不然的话倒霉的就是自己了。不过也正是他最后一个,感受到了同伴和“风云灭”看向自己的眼神,心一慌张,想也未想的便拿出了一个红色的葫芦,向着对方抛去。

    “风云灭”有些迫不及待的便一把都抢了过来,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要赶走人。待人脸带怒意的离去之后,此人猥琐的驼着背,不停的轻声笑道:“赚了……赚了……赚大了……”

    却正在这时他的耳边传来了极为熟悉的一句话,正是他先前对天魔宗弟子所说的那句话。“兀那小子,识相的将身上值钱的宝贝快点交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