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又是清脆的一巴掌,叶云直接把此人拍了一个跟头。他既然想到将此人收服成为自己的手下,顿时就展现了其肉身道士九阶的强大的修为,压得对方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叶云的力道掌握的恰到好处,并没有使之受伤,但是其肉身之力,通过这段时间的壮大,已经变得极为强悍。正是如此,已经将仅仅只是道徒九阶巅峰的年男子吓的魂不附体。

    这太可怕了,每一巴掌除了把自己的脸打疼了之外,就是不停的在空翻着跟头。他要是还再不明白面前此人的修为远超于自己,那可就真的白活了。

    让他从内心深处更为害怕的是,他想到了此人或许真的是那神秘的“风云灭”。一想到自己冒充对方,在这战魔平原处处敲诈行骗。再想想对方那传闻的血腥手段,顿时欲哭无泪,急忙扯着喉咙喊道:“风大爷,您放过我吧。求求您了,饶了我吧!啊!”

    叶云神色淡然,并没有想过就此停手,对于这种人,若是心慈手软的话,他日定然会反水。更何况叶云此刻修为尚未达到道师级,在道武大陆只有达到了道师境界的高手,方才有能力,以自身神识,在对方身上留下强大的烙印,以达成真正的奴役和控制。

    当然叶云根本不会担心,眼下他的修为距离道师已经不远,这样的修炼速度,哪怕是在道武大陆也是不可多见的。只要他能成功的踏入道师,那么即便是遇到了朱守真,也不会有太多的畏惧。

    那年男子不断的翻滚,喊叫声鬼哭狼嚎,简直比杀猪还要难听。哪怕是叶云都有些受不了,这才收手,冷然的看着对方,哼了一声道:“怎么很疼么?”

    叶云扬起的右手并没有放下,他突然发现以肉身之力,打人的感觉更爽,他突然很想成为道师九阶,去与笑少一较高下。一想到当初笑少以一双拳头,便打的朱守真绝招尽出。

    他眼渴望的光芒闪烁不定,而在他手下一直脸着地,趴在地上的年男子,却是动也不敢动一样。尤其是看到了叶云的模样,眸光明灭不定,说不定一个不小心,下了重手,自己就呜呼哀哉了。

    叶云低下头,俯视着趴在地上的年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而那年男子虽然并没有受什么伤,脸却已经肿的跟猪头一般。

    即便如此,此人也不敢有任何怨言。还装作一副很享受的模样,趴在地上,仰起头,脸上带着谄媚的笑:“不痛……不痛……风大人,刚才真的很舒服……”他已经承认了对方就是风云灭,开什么玩笑,即便不是,就是冲着对方的修为,也不能做出什么忤逆对方之事来。

    叶云嘴角轻轻扬起一丝笑意,只是这笑意让趴在地上的年男子根本捉摸不透。甚至让他的内心对叶云更为畏惧几分,不敢直视。

    “既然这般享受的话,风某也不介意再热身热身……”说着他扬起的手便要落下。

    那年男子原本的笑容顿时凝固,急忙举起手凄厉的喊道:“风大人停手,停手!还请手下留情啊!”说完了急忙连趴在地上,双手捂头。

    叶云当然没有准备再对此人动手,淡然的说道:“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我若是高兴了,你便无恙。若是没有让风某满意的话,我不介意让你痛彻心扉。”

    他的话语虽然轻飘飘的,但是聪明的年男子却从听出了寒冷的杀意,浑身忍不住颤抖,打定主意了,面前此人不能轻易招惹。当下急忙喊道:“风大人有吩咐的话,小的定然上刀山下火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小的定当为风大人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啊……啊……”

    此人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额头青筋猛地跳动,冷汗不停的滴落,深怕说的慢了,死于非命。说完之后,还抱着脑袋尖声喊了起来。

    叶云并未去看他,而是昂首看着虚空,负手问道:“把你的名字报上来,还有你是哪个宗门的?”

    “小的,名叫贺刚。恭贺的贺,刚强的刚。小的无门无派,自小便在道武大陆四海为家。”这年男子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喊了出来。性命攸关的时候,哪里还敢犹豫。

    叶云原本还在淡然的看着虚空,那一丝微笑顿时凝固,目光落在贺刚的身上,神色古怪的打量贺刚。刚才他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贺刚,这名字怎么听都是一个威武霸气之人,可是再一看眼前之人,除了身材魁梧外,所作所为,无一不是猥琐至极。

    “好了,你起来吧。把刚才你得到的件法宝交出来,风某不会为难你。从今日起,你跟着风某,自然也不会亏待了你!”叶云目光泛着寒光,声音清冷的说道。他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潜在的意思已经极为明显,若是有二心的话,他同样会下杀手。

    贺刚急忙站起身来,来不及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恭敬的自储物袋将那件法宝一一交出。

    那血色魔刀,叶云一掠而过,他早已经看出此物只是一个普通的魔器罢了,还不如他现在用的血色匕首。而那巴掌大的盾牌,则是让他瞳孔微微一缩,因为他能看出来此物最差也是一个士级阶的魔器,与他那柄血色匕首一攻一受。

    或许士级的兵器以叶云现在的修为,并不能起到太多的作用,因为无法如道师一般御器。这也是为何方才那天魔宗弟子会放弃交出来的原因。

    而当他的目光落在了那红色的葫芦上时,目光微微一凝,他竟然看不出,这葫芦的品阶。

    “难道这是超越了宗阶的葫芦?不对啊,我根本没有感受到这葫芦有任何道器的气息。”叶云心不免诧异,不过他却感受到了识海的玉佩颤抖了一下,不过也仅仅只是一下,便又沉寂了下去,没了反应。当然身旁还站着一个贺刚,他也不好细看。

    当下将盾牌和葫芦收好,将血色魔刀扔给贺刚,说道:“此刀赐你。风某说了,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这……”贺刚弯着腰,恭敬的接在手,他表面上感激涕零,口连声道谢:“谢风大人赏赐!属下定当为风大人鞍前马后。”心却是在不断的腹诽,“他娘的,明明是老子冒着生命危险抢来的,居然还说是赏赐给我,搞的有多大的人情似的!幸好老子这里还有其他好东西,他绝对想不到。”

    只是当贺刚抬起头,看到叶云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心里一咯噔,大惊失色,捂着自己的腰间,连退了几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