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刚从来都没有这么兴奋过,甚至觉得非常刺激,因为他随着叶云一路步入北域。凡是见到了北域的天魔宗弟子,一律不放过,所有弟子统统被抢的精光。

    渐渐地,贺刚开始了恐惧,最让他感到深深恐惧的事情是,他见证了这一路的血腥,因为无论是谁,只要被叶云抢夺之后,便是直接拧断脖子,或者用一柄血色匕首,狠狠的插进心脏。更让他晚上睡觉都能从噩梦惊醒的事情,便是叶云对这些死人砍了头颅,专门收进储物袋之后,直接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贺刚的嘴唇直哆嗦,自从跟了叶云以来,已经有天。这天,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度日如年,恍如人间地狱。他混迹于道武大陆这么多年,心狠手辣之辈,他自然也见过不少。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一个人,抢了对方的东西也就算了,没想到却一刀杀了。一刀杀了也就算了,没想到还砍下了对方的头颅,用储物袋收藏了起来。分尸了也就算了,偏偏此人还要将对方一把火烧成灰烬以后,不停的在灰烬翻找法宝。

    抢光、杀光、烧光,这个词完美的诠释了叶云的所作所为。

    贺刚同样睁大了眼睛,从惊恐变成了出乎意料,最后成了敬佩和羡慕。他不停的摇头,感叹自己大长见识。这么多年的浪迹天涯,他也没有见过比自己还贪财之人。

    就像现在,叶云蹲在一具已经化成灰烬的天魔宗弟子面前,用一根棍子仔细的拨弄骨灰。在贺刚的目瞪口呆之下,竟然找出了一个指环,小心翼翼的用水冲干净之后,便一翻手,扔进了储物袋。

    贺刚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叶云,眸光绽放,就像看到了一个极为稀有的宝物。自顾自的在那喃喃低语:“好厉害,风老大果然是我辈人,为什么当初我就没想过可以这样呢?对啊,真正的好宝贝,正是我这种修为地下之人看不到的……哈哈,这也是一条发财之路啊……哇哈哈哈……”

    叶云神色古怪的瞥了一眼贺刚,便没有再去理会对方,他现在极为肯定一点,这贺刚绝对是那种视财如命之人,甚至视财超过了其性命。

    “贺刚难道你不害怕么?眼下你我可是在步步深入天魔宗弟子的大本营。此处乃是北域,若是再继续深入,你我若被天魔宗的弟子围追堵截到的话,下场恐怕只有一个了。”叶云嘴角轻轻一挑,目光落在了贺刚的身上。

    贺刚原本还在幻想,在听到了叶云的一番话后,倏地停止住大笑。紧张的看着叶云,双眼瞪的滚圆,大口的咽了下口水,搓了搓手道:“嘿嘿,风老大以您尊贵的身份,都敢深入北域,抢这些魔崽子。小的也早就看着群魔崽子不顺眼了。眼下既然能跟着您威风一把,小的自然上刀山下火海,也要追随您!”

    说完深怕叶云不相信,重重的拍了拍胸部。只是他说的慷慨激昂,脑袋里还在不断的幻想跟在叶云身后,抢了多少好东西,一时没有注意,拍的过于用力了。顿时气喘不过来,猛地咳嗽了起来。

    对于贺刚的所作所为,叶云并没有再说什么,在这几天来,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猥琐的活宝。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思索,在小心北域天魔宗弟子的高手出现。若只是到道长级的高手,他完全有信心将对方斩杀,但若是遇到天魔宗的魔师的话,他需要好好想想脱身的办法。

    叶云并不知道他们不断的在北域深入,后方正有人在不停的追随着痕迹,一路尾随而来。那速度不紧不慢,正是戚无名一行人。

    即便戚无名人被抢了东西,心焦急万分,但是见到前方那一直悠然的负者双手,站立在血色的弯月魔刃上的白衣男子,心敬畏万分。以他们的修为,只是属于天魔宗的外门弟子,在竞争残酷的魔门内,以强为尊更为明显。

    众人来到一处,正是先前被叶云火化尸体之处。那白衣男子轻轻笑道:“这两人倒是有意思,不知道这个道长级的高手与风云灭达成了什么协议。竟然可以在我天魔宗的北域,做出如此胆大的事情。抢光、杀光、烧光。这种行事的风格,倒更像我魔宗之人。有趣,有趣……”

    白衣男子眼闪烁着红芒,看向远方,似乎那目光能看穿虚无。苍白无血的脸庞,带着那若有若无的笑意。而对于天魔宗弟子的死亡却根本不在意,似乎死的这些人根本与天魔宗无关。这也是天魔宗的残忍之处,而并非如天云宗的火望见到本门弟子有难,会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

    “哈哈,老子就是要在这天魔宗的北域,抢光、杀光、烧光!要让这些魔崽子都记得贺刚大爷我!呃……”一处山坳,贺刚兴高采烈的自四五名天魔宗魔徒的尸体上,摘下储物袋。

    他骤然一顿,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暗自嘀咕道:“这人都被毁尸灭迹了,还能有谁知道我是贺刚大爷?这……”

    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叶云清冷的声音传来,“莫要在此地浪费时间,我们越是深入北域,遇到的天魔宗弟子便会越多,若是被天魔宗弟子围堵住的话。或许我能突围而去,可你……”

    贺刚顿时一拍脑袋,连忙点头道:“风老大说的对,还是风老大最为英明神武。纵观道武大陆的各门派弟子,天魔宗的弟子最为富足。几乎是人手一个储物袋,可不像天云宗那些名门正派的弟子,道徒修为根本没资格拥有……”

    叶云对他的絮絮叨叨不管不顾,身形一闪,便离开了此处。他深入北域,最为在意的是想要从这些人身上,找寻到压制修为的方法。“或许我需要对魔士以上修为的弟子下手了……”

    或许是冥冥的感应,也是命注定的劫难。叶云眉头轻皱,他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这是一种不祥的预感。他阴沉着脸,将速度展开,向着北域掠去。

    这一次仅仅只是过了一个时辰,在此处山坳,那白衣男子一行人,便出现在了原地。这一次白衣男子的双眸红光一闪而过,嘴角轻轻一挑,丢下一句话来,“你们的速度快些。本座的猎物就在前方不远之处了。这一次,本座要让这二人成为我的随从!”

    戚无名人相视一眼,眼眸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即便这一次不杀了风云灭二人,也要让他们受尽折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