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双眼闪烁着寒光,因为有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在心头一直萦绕不去。久而久之,让他越发的心烦意乱。

    他既然是修道之人,所修的功法又是那疑是传说的皇级功法,冥冥自有天定。他心隐隐的有一种猜测,知道将会有大事发生。而眼下既然身处在天魔宗的北域,想来此时定然与天魔宗有关。

    叶云抬头看向高空,空一轮骄阳似火,只不过战魔平原的骄阳,入目给人染上了一层血色之感。

    “贺刚,你我现在分开行动,你要保护好你自己。若是风某没有料错的话,天魔宗的高手来追杀你我二人了。”叶云看向贺刚,想看看对方的意见。

    贺刚闻言一怔,诧然道:“难道还有什么人的修为,比之风老大还要厉害么?”他浑然无知的四处打量,却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之处。

    叶云摇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我二人其实无论是分开还是在一起,都很危险。但是分开逃的话,或者的机率要大上几分。咱们的二人之间,我的修为较高,如此一来,对方修为最高之人的目标也只会冲着我来。”

    贺刚顿时目瞪口呆,他本就是聪明之人,很快就听出了叶云话的含义,竟然是要将追兵的高手引开。这大大的出乎了贺刚的意料之外,自从认识了叶云以来,同行了这么多日,对方的所作所为都看在眼。

    他一直认为传说的风云灭,心狠手辣,这一路走来,也正是如此,抢光、杀光、烧光,更是证实了会把万妖山的妖修吸干一样恐怖的传闻。

    本来贺刚认为,自己被迫跟随,即使遇到了危险,也会被当做炮灰来使唤。却未曾想到,危急关头,对方竟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看惯了道武大陆的人情冷暖,贺刚突然有些不适应,心头一热,脱口说道:“风老大,小的……小的说过,要为您上刀山,下火海……”

    叶云并没有听他说完,一挥手,冷声道:“怎么?你要质疑我的话么?风某要的是你能活下去,而非枉然的陪着我送死。与我在一起的话,以你的修为只有拖累了我。你现在只有想办法活下命来,以后才有机会为了风某上刀山,下火海!”

    说完之后叶云并没有再去看他一眼,将速度施展到最快,竟是以其兵阶的肉身之力,速度无与伦比。

    贺刚骇然失色,直到此刻他才发现自己依然还是低估了叶云,见到对方远去,急忙大声呼喊道:“风老大,您老一定要等我啊!老贺我还要与您一起横扫战魔平原呢!”

    不知道为何,当叶云的身影已经在其视线消失之后,这些天以来,一直存在其心间的压抑感没了。但是其心却有多了一抹怅然若失的失落感。

    或许对于这个下手狠辣,烧杀抢掠比自己还要厉害的同道人,贺刚有了一种惺惺相惜之感。不过他毕竟是有了几十年经验之人,顿时想到应该是后面来了追兵,环顾了下四周,从储物袋掏出了一个瓷瓶,倒出了一粒丹药,毫不犹豫的吞了下去。

    “哼,小魔崽子们,大爷我有这易容丹,吞服下去之后,最起码有个十天半月改变样貌和气息,能改的连自己爹娘都认不出来。就是魔宗来了,也不能认出大爷来!”果不其然,贺刚相貌竟是有一张刚毅的脸庞,肌肉扭动之下,变成了一个长着倒角眼的猥琐大汉。

    他得意洋洋的一昂头,哼着小曲儿,展开身形,向着另一个地方奔去。不知为何,他心有个很强烈的愿望,便是能尽快再次与叶云相遇,他要与叶云叱咤战魔平原,抢尽所有门派修者!

    一直寻着叶云踪迹追来的白衣男子众人,距离叶云与贺刚分开之地,也仅仅只是一刻钟。

    站立在血色的弯月魔刃上的白衣男子,双眼骤然妖异的红光一闪,苍白的面庞,扬起邪异的笑意,轻轻的说道:“有些意思,居然发现了,只是那气息稍弱之人,有些诡异。看来这风云灭果然有些能耐,这……”

    原本还极为淡然的他脸色顿时一变,因为在他的感知,那原本气息最弱之人,竟然凭空消失。

    一直在意料之的事情,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这让原本云淡风轻的白衣男子脸色大变,当下冷声道:“事情有变,无名你人到前方之后,仔细寻找风云灭。此人的气息在前方消失了,而那个修为稍高之人,已经在逃!”

    说完也不管戚无名是否答应,大袖一卷,他的两名魔长随从被其脚下的魔刃散发出的红光托起。竟是展开了其应该具有的速度,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前方追去。

    好在因为战魔平原的特殊,以至于不能在高空飞行,仅仅只有数丈高的地方。而白衣男子脚下的魔器显然极为不凡,其速度恍若流星。

    戚无名自然不会去和自己的兄长争辩,而白衣男子的安排,恰恰好让他人极为满意。

    “这一次,我们要抓住风云灭,不要急着杀了他。他将会成为大哥的随从,但是这一口恶气还是要出的!”戚无名紧握着拳头,这一次虽然将自己的大哥请了出来,但是若非因为自己丢失的是那个红色的葫芦的话,恐怕以自己大哥的性格,就是自己身死道消,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叶云神色阴沉,眼下的他能感觉到那一种萦绕在自己心头的压抑感,越来越强,“这绝对是……绝对是魔师层次的强者!”这样的气息,当初在天云宗火望的身上,他曾远远的感受到过。

    道师层次的高手,可以说是修者的一次魂魄的兑变。这也是为何道师层次的修者,可以御使道器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只有魂魄达到以个超脱于凡人的层次,才能与道器相通。

    若真是天魔宗的魔师前来寻仇,那么叶云就要不断的琢磨着活命的路子了。“变强!变强!我一定要变强!”叶云紧握双拳,心不断的咆哮。

    正在这时,一道声音轻飘飘的传来。“来到我天魔宗北域,本座尚未尽地主之谊,你便要急着离去,是何道理?既然来了,就留下吧!从今日起,你是我的随从!”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