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云脸色大变,因为他已经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了有一股邪异的气息,将自己牢牢锁定。只要这股气息存在的话,他便摆脱不了对方。

    “这……此人的修为定然与我天云宗火望不相上下。恐怕也就只有笑少能与之一较高下……怎么会引出一名顶尖的魔师来对付我?”叶云在脑海不断的分析利弊,思索逃离之法。

    只是他的速度根本无法与可以御器飞行的魔师相提并论。仅仅只是那话音刚落的瞬间,那股邪异的气息变得更为顿时更加强大。

    叶云无可奈何的停下身形,他知道既然对方已经追上来,想要逃离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转过身之后见到了一位长得极为妖异的白衣男子,负手立在一柄散发着血光的弯月形魔刃上,其后站立着的是两名魔长级的高手,修为竟是不弱于他!

    叶云瞳孔微微一缩,对面那白衣男子双眼的红色眸光,给他一种能看穿自己的错觉。这是一种不同于天魔宗弟子那嗜血的眸光,而是一种可以摄人心魂的妖异。

    叶云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抱拳道:“不知以阁下的修为,为何要来为难在下?”

    那白衣男子轻轻一笑,说道:“本座来找你是怀疑你与风云灭勾结,拿了不该拿之物。而你这一路来的表现,让本座大为赞赏,你有成为本座随从的资格!”

    说完之后,白衣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心更是坚定,因为在天魔宗,没有谁能比他更为清楚,拥有强大的实力和庞大的势力代表着什么。

    叶云摇了摇头道:“在下倒是感谢阁下的赏识,不过,我也不是甘于卑躬屈膝之人,故而阁下的好意心领了。只是不知道除了在下杀了你们天魔宗的弟子外,还拿了什么东西,能让阁下不顾身份而来?”

    白衣男子并没有立刻回答,眼红芒乍闪,看向叶云。

    叶云大惊失色,对于魔师层次的高手,他印象最为深刻。第一次见证了朱守真、笑少二人的修为,前段时间又看到了姚蓉与火望的实力,至始至终,他都会将之作为当下的奋斗目标。

    故而眼下这妖异的白衣男子,让他极为忌惮,当对方的眼睛出现了异象之后,他急忙后退。

    然而这位天魔宗的白衣男子除了眼眸闪过红光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只见他似乎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居然是道长九阶的修为,如此甚好!只有拥有道长九阶修为的修者,才有资格成为本座的随从。”

    叶云闻言骇然失色,一直以来因为那墨色心形玉佩的原因,再加上混沌石的关系,他都认为没有人能看透他真正的修为,却没有想到面前的天魔宗白衣男子,仅仅只是眸光闪烁,就将自己看的透彻。

    想来不会有什么原因,定然是此人那一双妖异的眼睛。让自己方才看一眼,便有心惊肉跳的感觉,这究竟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那白衣男子似乎看出叶云心所想,继续说道:“你身上应该有隐藏修为的法宝,若非本座这一双眼眸,也无法看出来。不过你放心,对于你的东西,本座不稀罕,但是你必须成为我的随从!还有交出你拿走的红色葫芦!”

    叶云神色阴沉,对方这种高高在上,心高气傲人,对自己更是一种势在必得。不过当对方说到那红色葫芦之时,叶云心一动,一个连魔师都会去在意的东西,看来那葫芦真的不是寻常之物。

    “我若是说不愿意成为阁下的随从呢?而你所说的红色葫芦,在下倒是有些印象。当时我见只是一个普通之物,便还给了风云灭。”叶云虽然平时较为沉默寡言,但是他的内心却是一个极为叛逆之人,不愿意对任何人或事屈服。

    那白衣男子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以外,嘴角扬起,眼红色的眸光不停闪烁,淡然道:“在本座的强大修为面前,你没有选择,要么生,要么死!”

    叶云手红光一闪,血色魔刃在手,冷哼道:“既然如此,在下就选择死吧!”到了这个时候,只有一战,哪怕他修为不如别人,也不会有任何退缩!

    明知不可为,而为,此为勇。若是叶云眼下因为对方修为过高,便要放弃一战的话,即便是卑躬屈膝的成为了对方的随从活了下来。那么在他的心也会留下了阴影,使得自己的道留下了障碍。那么叶云的修为恐怕就真的要止步于此了。

    “道,我自己的道我自己走,哪怕有再多的艰难险阻,也无法阻拦我的道。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这便是我的道!”叶云在对方这位强大高手的压力下,心顿时隐隐间有了一种明悟。

    坚定了自己的道,这是一场内心的兑变,是一种灵魂的升华。这更是从道长晋升为道师的征兆和必经之路!

    叶云感觉到了自己道长九阶的修为隐隐有了松动,居然要向着道师迈进。但是眼下生死危机的时刻,并不是去晋升的时候。

    白衣男子眼眸光一闪,轻轻笑道:“不错,倒是极为有骨气之人。竟然看透本心,魂魄兑变,成为道师。本座倒是对你越发感兴趣了,带本座收了你之后,再去看看风云灭究竟是何人?今日本座天魔宗戚无夜,收你为随从,汝当荣幸!报上名来吧,即便是死在本座手,也让本座记住汝之姓名。”

    叶云神色恢复了镇定,紧握手的血色匕首,沉声道:“叶风!”眼下他的相貌并非自己原来的模样,而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更不会暴露了自己的真实姓名。

    既然对方已经误解了自己不是近些日来,在战魔平原闹得沸沸扬扬的风云灭,就让对方继续误解好了。就算整个战魔平原的人误解了,那又何妨!

    “叶风,你的名字我已记住。不过我不会杀你,咱们玩一场游戏如何?”戚无夜毫不在意的悠然说道。

    叶云一怔,诧然的看着对方,看到对方那势在必得的模样,尤其是对方那种凌驾于一切的傲然,这是与朱守真不同的傲。朱守真是自傲,而戚无夜则是一种天生一般,由内而外,傲视万物,傲视苍穹。

    “什么游戏?”叶云皱着眉问道,眼下已经由不得他不玩这游戏。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