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戚无夜一声大吼,只是不知道这一声大吼,究竟是被叶云打的惨叫,还是愤怒的吼声。

    此刻的他,原本苍白的脸庞,因为恼怒和羞辱,已经红如鲜血。被叶云强大的肉身之力完全压制,原本自信满满的他,现在已经满是惊骇。

    “一个人道武双修,怎么可能会修有这么强大的肉身?虽然散发出的气息仅仅只有道长层次,但是竟然压制了我!”戚无夜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是恼怒。

    若非尚有一丝理智在的话,恐怕他绝对会解开自身封印将叶云斩杀。可是一旦自己真的解开了封印,传出去,依然会是一个道武大陆的笑话!最主要的是就算解开的真正修为斩杀了叶云,那在戚无夜那心高气傲的心,已经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除非叶云被他以同等的实力斩杀。

    但是以戚无夜的修为,自然能知道,叶云此刻抓着他打,并没有施展道力,仅仅只是肉身之力,就已经打的自己没还手的机会了!

    戚无夜的双眸红光骤然大放,眼看就是要到了彻底着魔爆发的时候,叶云突然嘿嘿一笑,右手成掌,狠狠地照着他的脸庞一巴掌扇了过来。

    这一巴掌虽然要不了他的性命,却足足的将他一巴掌拍飞。一身白衣的他在天空飞舞盘旋,“轰”的一声便撞在了山石上。

    “啊!”戚无夜已经被彻底的打懵了,脑袋嗡嗡作响,不过他终于从叶云的手逃脱。只是他现在再也没有了先前的高高在上,没有了先前的淡然自若。头发已经散乱,嘴角留着鲜血,最主要的是,叶云为了加深他的印象,每一拳,每一巴掌都是向着他的脸上招呼。

    正所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叶云已经将他的脸打的面目全非,哪里还有平日里的妖异,现在这副模样简直就是狰狞的恶魔。

    戚无夜双眼红光大放,紧紧的盯着叶云,恨不得将叶云生吞活剥了。他全身的气势正在不断的攀升,但是原本正得意洋洋的叶云,却突然冲着他随意的抱了抱拳,咧嘴一笑,竟然转身跑了。

    “你……”戚无夜只觉得自己心口一口鲜血险些喷了出来,这“叶风”简直就是一个无赖,一点风度都没有。这家伙,居然打完了就跑!连一句场面话都不愿意留下!

    “啊!”戚无夜仰天长啸,长发乱飞,怒吼道:“叶风,今日虽然是本座败了,但是本座说话算话,不再收你为徒!不过你要做好承受住本座怒火的准备。本座定然会以同阶的修为打败你!”

    “多谢兄台,叶某随时奉陪!”叶云毫不停留,此刻展开了所有的修为,爆发出完美的肉身之力,身形消失在了夜幕。

    “噗……”戚无夜终归还是没忍住,被叶云的一句话给气的吐了一口心血。这是因为他恼怒,以至于体内被封印的力量逆转了气血,竟是在这一气之下,受了些许内伤。

    “叶风!本座定然要将你手刃!如此方能已解我心头之恨!”戚无夜紧握双拳,双眼红光乍闪,犹如天降魔神。此刻的他因为叶云对他的羞辱,已经完全没了收叶云为随从的想法。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完完全全的将叶云斩杀!

    “不知戚兄在此处,是与何人大战?竟然能将戚兄伤成这般狼狈模样。戚兄,你受伤了……”一个有些威严的声音响起,在这个黑夜之显得极为突兀。

    “谁!”戚无夜猛然一声大喝,魔师九阶巅峰的修为瞬间完全爆发,血红色的气息在黑夜之更显得妖异。

    只见来人一身天云宗火红色的道袍,正是天云宗的道师九阶巅峰的火望。他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和两簇如火焰一般跳动的眉毛,在黑夜之极为显眼。

    这是两个同样天赋异禀的强者,同样的红色,火望的是一种强势,一种霸道。而戚无夜则是嚣张,一种高高在上的自傲。两人尚未动手,强大的气息已经碰撞在了一起。在这山坳之,发出了阵阵轰鸣声。

    “火望!你来这里作甚!”戚无夜双眼红光闪烁,冷声问道。

    火望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正好在这左近闭关,方才感受到了老熟人的气息,自然过来一看。只是没有想到是戚兄你了,见你方才的样子,似乎是一个修为超过了你之人。能力压你的高手,请恕火望孤陋寡闻,还不曾见过整个道武大陆,何人能在同阶战胜你……”

    戚无夜脸色越发阴沉,双眼的红光越发闪亮,一声低喝道:“姓火的,你管得太宽了!”他何尝不知道,这个天云宗的火望,看似不善言辞,方才所说之言,只有嘲讽。

    火望似乎并没有听到对方所言,反倒是若有所思一般,诧然道:“我方才听戚兄喊叶风,此人叫叶风么?我天云宗前段时日招收入门弟子之正有一人叫叶风……”

    戚无夜今天因为叶云之事,将他一直以来自认为非常好的涵养都给用完了。眼下的他,就如凶兽一般,极为容易发怒。他原本又想发火,却听到了火望所言,顿时止住。

    对于前段时间,天云宗招收了一个先天道灵之体的天才弟子,自然有所耳闻。甚至可以说几大邪宗参与了谋害此名弟子之事,但是那名弟子乃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又怎么会是方才这个年男子?

    戚无夜冷笑道:“你们天云宗的那名弟子叶风,只是一个孩童,可方才之人分明是一个年男子,难不成你们的天才能逆天了不成?”他一想到叶云,就恨的牙痒痒。

    火望轻轻的“哦”了一声,他本来就只是在听到了戚无夜喊过之后,好奇而已,自然不会深究此事。当下随意的拱手道:“既然此间无事,那么火某告辞。”说完便要转身离去,他不想与天魔宗的戚无夜有太多的话语。

    戚无夜却是肆意的大笑起来,全身的红光大放,体内的血色魔刃瞬息而出。

    “来了就想走,火望,你是不是太不把本座当回事了?”戚无夜需要发泄,需要将因为叶云而起的所有羞辱和愤怒,尽数发泄数来。而火望的到来,正好给了他一个发泄的机会。

    火望头也不回,不轻不重的说道:“戚兄,你受伤了,火某不会乘人之危……”

    在戚无夜看来这一句话无疑点燃了炸药包一般,顿时眼红光大放,大喝道:“混账!”身前的血色魔刃清鸣一声,带着嗜血的红光冲向火望。

    火望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间,整个人的气势顿时变得如火焰一般炙热,朗声道:“早就想领教戚兄道法,既然如此,那便战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