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师弟,天魔宗的那群人看样子是没有跟来,你的决定是正确的!”那瘦高的汉子在出城的十里地之后,在一处山坡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钦佩的看向李笑。

    李笑拱手谦让道:“王师兄过奖了,天魔宗那几名弟子虽说修为极高,但是只是一群有勇无谋之人,又怎么能与我们天云宗的弟子相提并论。若非师弟我修为不如他们那名魔士的话,定当要将他们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那瘦高汉子点了点头说道:“李师弟所言极是,只要找到我们的同门的话,也不必畏惧他们!”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极为兴奋,因为一想到这次得到的好东西,两人就觉得自身的大造化来了!故而为了得到那样东西,不惜得罪天魔宗弟子,被追杀至此!

    “遗言都交代清楚了么?”只是两人脸上的笑容尚未散去,便听到了一个森然的声音传来,正是追踪而至的天魔宗弟子,为首的那位魔士弟子。

    “不好!”李笑与那瘦高汉子互相对视一眼,两人都可以看到对方那凝固在脸上的笑意,瞬间换成了惊慌失措。

    他们方才还在得意洋洋,眼下却已经是如受惊的野兽一般,想也未想,急于便想要逃离。

    只是两人身形方要动,便又立刻止住。因为那名魔徒八阶的弟子已经拦住了去路。但以他两人的修为,联手之下,完全可以冲过去。可是两人却不约而同的不动了,因为在这人的前方还有一名魔徒九阶巅峰的弟子,眼泛着嗜血的红光,咧着嘴,残忍的冷笑着。

    此刻李笑倒是极为镇定的转身看向那名魔士弟子,拱手道:“阁下一路追杀我二人,难不成真的要与我天云宗为敌不成?”

    那名魔士弟子冷哼了一声,森然道:“天云宗很了不起么?难道只允许你们天云宗与我天魔宗为敌,就不允许我天魔宗与你们天云宗为敌了?这算什么道理?所谓的名门正派,都是些喜欢把大道理挂在嘴边的道貌岸然的家伙么?”

    “你……”原本满腹计划的李笑,顿时被对方这一番话堵得语塞,但是他根本就不心甘,急忙抬手道:“等等,若是我二人将抢了你们的归魂露交还的话,可否让我二人离去?”

    那魔士弟子冷眼斜睨着李笑,冷哼道:“得罪了我天魔宗,现在又想用本就属于我们的东西来赎命?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家伙,倒是打的好算计!”

    李笑神色一变,看来对方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二人,当下心念急转,沉声道:“阁下莫要逼人太甚,要知道这归魂露乃是道武大陆之上,千年间都可遇不可求之物。乃是归魂草千年的时间,方才凝结了这滴归魂露。我等道长级的高手,在晋升成为道师进行魂变之时最佳的良药。若是能在魂变之时用上此物的话,效果则不用我说了……”

    一直隐匿身形躲在暗处的叶云闻言,顿时大喜,暗自寻思道:“这归魂露究竟是何物?原来他们发生纠纷,竟是为了此物。若是此物真的对魂变有效果的话,也倒是值得他们这般不死不休了。那么我必然要抢来,当然不能让他们损坏了……”

    那魔士弟子蹙眉说道:“你拐弯抹角的说了这么多,又是何意?”

    这个时候李笑的神色依旧恢复了镇定,淡然道:“阁下若是咄咄逼人的话,在下也不介意直接将这归魂露倒进泥土里。在下虽然自知修为不如你,但也有绝对的信心,在你杀了我们之前,毁了归魂露!”

    “你!”五名天魔宗弟子闻言脸色顿时大变,他们千里追杀的目的,便是为了得到这归魂露,若是真的被毁的话,那就真的前功尽弃了。相互之间投鼠忌器,但是他们自然也不甘心让李笑二人就这么离去了……

    不过仅仅只是气氛僵持了一下,那为首的天魔宗魔士便冷笑道:“你当我还是岁小孩不成,即便是放了你们,想来也不会真的交出归魂露。若是今日真的得不到归魂露的话,我们就当白忙活了,不过,你们两个必须死!”

    “死”字一出口,这位魔士弟子抢先出手,一声暴喝,如雷霆炸响。竟然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李笑,他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制服李笑,如此也能确保归魂露的安全。另外四名魔修,自然在他一声暴喝之时,便同时动手。

    可怜那姓王的瘦高汉子,原本以为可以让对方投鼠忌器,有了一条生路,奈何却料错了面前的这群魔修。

    修魔者,行事随性所欲,自然不会如常人一般优柔寡断。故而他脸上淡然的笑意,尚未散去,拦在他面前的四名高手便同时对他出手。而且一出手毫不留情,四大必杀绝技,同时轰在了他的身上。

    哪怕是躲在一旁的叶云,都被这骤然发生的一幕,看的愣住了,心不免想道:“魔修,果然是魔修……”

    “啊!”那姓王的瘦高汉子,仅仅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胸口便了两刀,另一刀将他的脑袋砍成了两半,而紧跟而至的一刀,正是那名魔徒九阶巅峰的天魔宗弟子出手,手起刀落,将这瘦高汉子的脑袋砍了下来。

    一直到死,这姓王的瘦高汉子,脸上的表情依然是淡然的笑意,与惊恐的双眼,扭曲在一起,显得极为怪异。

    不过此人死了之后,李笑并没有太多的赶上,反倒是极为嫌弃的斜睨了一眼地上的尸体。面对魔士二阶的高手,李笑并没有任何轻举妄动,以前也叶云一同对敌施展所用的飞剑早已经施展出来。

    短时间内,他依靠纸符可以催动飞剑,这是道师才能拥有的手段,这也是为何他能以道徒九阶的修为,抵抗住这名天魔宗魔士二阶的弟子的原因。

    不过,现在李笑的去路已经被空出手的四名天魔宗弟子断去。若想逃出升天,除非他能斩杀此位魔士二阶的高手,再或者就是奇迹发生,有人来救他。

    面对飞剑,对于魔士二阶的修者来说,虽然有些棘手,但若是要斩杀对方的话,只是多费些手脚和时间的问题而已。

    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一直守在一旁的四名天魔宗弟子的两人,骤然间发出了惨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