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死吧!哇哈哈哈……”天魔宗的魔士神色狰狞可怖,眼见得自己这一拳要将叶云的脑袋打爆,竟然畅快的大笑起来。

    正在拳头要临近叶云的时候,只见叶云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眸闪烁着精光,说了一句让天魔宗魔士弟子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什么我明白……啊!”那魔士弟子莫名其妙,但是见到了叶云睁开了双眼,急忙加快速度和力度,要将叶云的脑袋打爆。却没有想到那拳头被一只不是太大的手掌给轻轻的握住。

    只是轻轻的握住了,这名魔士却无论如何用力,都无法寸进分毫,仿若面前这瘦小的身躯,如铜墙铁壁一般。那一双白皙甚至有些纤弱是右手,如铁箍一般,将他的拳头牢牢挡住。

    之所以他会发出惨叫的话,便是因为他的砂锅般大的拳头,竟然在对方那瘦小的手掌下,渐渐地变小。而那拳头没有渗出任何血迹,居然是手骨头直接被捏得粉碎。

    天魔宗的魔士原本狰狞的脸庞,已经因为痛苦扭曲起来,他想要挣脱那瘦小的手掌,可是无论如何,都纹丝不动。

    原本以他的身形,站起身来,要高出叶云一个头,可是此刻因为右手被制住。痛苦的直接跪倒在地,似乎要臣服与叶云。

    但是让人惊奇不已的是,叶云似乎并没有将态度的注意力放在此人身上,哪怕方才捏住了对方的拳头,也只是出于本能。

    叶云就像着了魔一样,喃喃低语道:“原来如此……力量分起势、走势、落势。起、走、落,这是一个过程,也能看成是一个圆圈,由个点来承接转换。只有当第一个点产生了力量,又通过另一个点,将力量扩大化,又衰竭在了最后一个点上。然而若是这最后衰竭的一点,能与产生力量的相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圆的话,那么就会形成一个循环,生生不息,不停的循环,力量也会在不断的扩大之!”

    “原来如此!”叶云的眼眸绽放着精光,越发的神采飞扬,因为他居然明悟了一个道理。道理,带了一个道字,合理的道。而叶云却不知道,便是这一个参悟,给了他多大的帮助。

    这是一个力量的起源,也是一个力量的运用,甚至在后来的岁月里,叶云将这个自己悟出的道,扩大化,便成了一种惊天地泣鬼神的强大神通功法!

    当然这些都已经是后话,此刻明悟了力量的运转之法后,叶云浑身上下肉身散发的气息,顿时变了。

    跪在叶云面前的天魔宗弟子,全身已经不是因为疼痛才颤抖了,他感觉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座无法撼动的高山,这一种挺拔伟岸的气息,使得他的灵魂,他的内心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这……”嘴唇都在打颤的他,想要出口讨饶,却发现自己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也正是这个时候,叶云眼眸的精光缓缓散去,握着他拳头的右掌也跟着动了起来。原本跪在地上的魔士弟子,骇然的发现自己竟然因为那只瘦小的胳膊起身离地。

    这名魔士想要挣扎,但全一切都是突然,很快他又骇然的发现,那与自己原本是同阶修为的武士二阶的力量,竟然骤然间以叶云的手,迸发而出。

    起势,,叶云全神贯注的去以自己的身体,动力的源泉,去产生力量。那天魔宗的魔士弟子感受最为深刻,在他的眼,这一刻的叶云仿若一个庞大的岩石,发出了震动。开始这震动并不强烈,但是在数息之后,在他的眼,叶云似乎全身上下都在震动,紧接着一股让他心惊的庞然大力涌来。

    走势,力量奔涌之间,将汇聚成最强的一刻爆发而出。这魔士弟子之所以在叶云的眼,方才的一拳力量不够,正是因为没有在最强的一刻攻向叶云,白白的浪费了。

    “砰……砰……砰……”庞大的力量涌入了此人的体内之后,顿时一阵轰鸣声响起,竟是在那一瞬间,此人浑身上下的骨头,承受不住大力,尽数碎了成了粉末。

    也正是在落势之后,力量衰竭,这名天魔宗的魔士弟子,浑身如一团烂泥一般,成了一团肉酱。唯独可见的便是那临死的一刻,恐惧的神色,和痛苦的神情。

    “唉,始终还是不行……难道是我修为不够?”叶云随手将尸体丢弃在地,没有去管对方是否死去,反倒双目一凝,仔细琢磨起来方才的感觉。

    毕竟叶云只是方才感悟出此理,以天魔宗弟子来演练,以其肉身之力,将方才武长二阶的力量在方才涌入对方的体内,瞬间爆发。正是在最强的那一刻,力量放入增幅了倍之力。就好比个武长二阶的高手同时将自己最强的一击必杀,打在了那天魔宗弟子身上。更何况这不是简单的一加一,顿时便让对方身死。

    叶云并不知道他方才的这一感悟,即便是对于道武大陆的最巅峰强者来说,都是极为恐怖的杀招。他并没有忘记身旁还有一人,此时李笑身手重伤,想要逃离此地,安然存活在危机四伏的战魔平原,显然是极为不现实的。

    况且在李笑看来,这突然出现的瘦小汉子,以强大的修为,将天魔宗的弟子,以雷霆的手段击杀,尤其是方才的一幕,简直让他在那一瞬间产生了错觉一般,似乎叶云此人更像魔修。

    李笑见到叶云目光看向自己,浑身打了一个寒颤,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急忙拱手恭敬的说道:“天云宗李笑,感谢前辈出手相助之恩!”

    叶云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笑,此人在没有清楚叶云的身份之前,急忙表露自己的身份,便是要叶云心存顾忌。若非李笑曾经害过自己的话,说实话,以李笑的聪明才智,叶云不想杀了。

    然而叶云有仇必报,又怎么会放过害自己险些身死之人,当下冷笑道:“你不必与在下说什么天云宗,难道你认为我连天魔宗的弟子都杀了一干二净,会在乎你是天云宗之人不成?”

    李笑闻言,心一咯噔,他见识到了叶云的手段,此刻听到对方所言,深怕对方会对自己下手。当下更为恭敬的说道:“以前辈身份,自然不会与晚辈计较。晚辈这里有归魂露,想来对前辈及有效果。这便献给前辈。”

    随即他便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瓷瓶,当然以他谨慎小心的性格,早就将归魂露分成了份,故而可以毫不犹豫的交出一份。即便归魂露再如何珍惜,为了自己的性命,李笑也不想有命拿着,没命用。

    叶云不置可否的接过装盛着一滴归魂露的瓷瓶,收好后,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笑意,看向李笑,说道:“李笑,你猜猜我是谁?”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