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在这一刻,叶云整个人似乎被这煞阵禁锢住了一般,任由那些肉眼可见的狰狞可怖的亡魂涌入自己的识海之。

    有那么一会叶云脑袋顿时出现了短暂的空白,也正是这个时候,他内心深处,一股寒意自脊梁骨冒了出来。他现在突然明了了那个便宜师父华元为何会近乎于秒杀一般,便神形俱灭了。

    这些说起来极为复杂缓慢,其实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名鬼修的笑声尚未落下,异变突生。

    原本自天、地、人个角,涌入的各种各样的亡魂,而其涌入的速度居然越发的快了起来,甚至尖锐的呼啸声,也越来越刺耳响亮。

    这还不是让这名鬼修骇然失色的原因,因为他们竟然感觉到了自己的魂魄不稳,隐隐间居然要如那些亡魂一般,跟着涌入叶云的识海。这种现象是他们在施展过这么多次的煞阵之时,都未曾出现过的症状。

    “这……”其一人惊恐的发出声音,奈何全因为越来越大的吸力,将要说出的话语,都卡在喉咙间无法说出。

    人同时抬头,在宽大的斗篷下,眼眸闪烁着绿油油的火焰,如鬼火一般跳动。多年配合的人,极为默契的在互相对望之下,便做出了绝对,想要及时将煞阵撤除。因为此等异变,在这么多年施展以来,都未曾出现过,人并不知道自己的魂魄涌入之后,会发生什么,故而他们宁可放弃困住叶云的机会,也不愿意冒险。

    好在叶云已经在方才的数息工夫内,涌入了成百上千的亡魂。这些亡魂足以将叶云的魂魄吞噬殆尽,将他的识海崩塌。

    “呃……”只是很快这人便骇然的发现,现在煞阵的演变越发恐怖,而他人竟是根本无法动弹,就好像真的成为了固定阵法的基石一般。只不过,若真是这样的话就好了,最让他们恐惧的是,他们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要随着那些亡魂涌入叶云的眉心识海之。

    人施展出全身修为,想要打破这种局面,奈何浑身的修为仿若随着身形一样,被压制固定住,根本没办法施展。

    不过很快这样的局势又发生了改变,其一人首先坚持不住,惨哼了一声,跟在那些亡魂的后面,化作了一道黑光涌入了叶云的眉心。煞阵,分天、地、人煞,缺一不可。而方才这率先飞出的正是修为稍微薄弱一些的人煞鬼修。

    正是在人煞鬼修消失的一瞬间,地煞紧跟着飞起,地煞一失,天煞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同时化作了一道黑光消失在了叶云的眉心,无影无踪。

    作为天、地、人煞之引的鬼修一失去,煞阵顿时奔溃,原本蜂拥而至的亡魂失去了牵引,便没有了目标,不再进入叶云的眉心内。顿时这一片山林,没有了任何动静,方才的一幕如梦幻一般,除了叶云闭着双眼站立在原地外,地上分别落着件黑袍。

    叶云之所以闭着双眼,是因为他已经被识海发生的一切惊呆了。现在他的识海发生着让他都不敢相信的一幕,那成百上千的亡魂,在他的识海之,不断的飞舞。

    最为惊人的是他的识海原本似乎仅仅只有数丈方圆,而此刻竟然在墨色玉佩的光芒闪烁下,渐渐的从一块空地,演变成了一片湖泊,而在那墨色玉佩散发出的乌光闪烁间,这一片湖泊瞬息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向着四周扩大。

    本来平静的湖面,随着乌光的照耀,渐渐的荡起了涟漪。而那一圈圈的涟漪竟是在不断的扩大,随着湖泊的扩大,涟漪扩大之下,竟变成了滔天巨浪。

    巨浪拍天,何为识海,神识广阔无垠,一望无际,是为海,这就是现在叶云识海的真实写照。而当叶云的识海成形之后,墨色玉佩散发的乌光透体而出,自上而下将叶云覆盖,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虚空竟然一个荡漾扭曲之后,叶云的身形不知道是被隐匿还是真的消失,山林已经没有了踪迹。

    那成千上万的亡魂在叶云的识海不断的飘荡,想要撕裂叶云的魂魄,却皆是茫然无知,并没有发现到叶云任何的魂魄气息。而那名鬼冥宗的鬼修,在进入了叶云的识海后,便似乎如失去了神志一般,与那些被煞阵吸引而来的亡魂没有了区别。

    只是这人化作的黑色魂魄所散发的气息,在这上万的亡魂之,属于较为纯净和强大的。

    这些亡魂在进入了叶云识海之时,便似乎着了魔一般,又如那飞蛾扑火,疯狂的想要扑向墨色的心形玉佩。然而墨色玉佩散发的光芒,不仅将叶云的识海不断的扩大,这些亡魂却无论如何也碰触不到。似乎他们在不断的靠近,距离却又在随着下方的识海扩张,而变得不断遥远。

    墨色玉佩散发着柔和的乌光,在这些亡魂之,又犹如黑夜的一盏明灯,散发着无尽的魅力,引【诱】着上万的亡魂向着它飞去。

    光芒一闪,在叶云的识海,叶云的身形闪现而出,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幕。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神奇的一幕,自己的身体出现在了自己的识海之。

    尤其是看到了自己的识海的变化,他的脑袋顿时浮现出一个念头,“魂变!”随即他又打消了这个想法,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是魂变,因为我并没有感觉到灵魂有什么改变,这是识海……是以灵魂为基准的神识所化之海!”

    正在他在思考之时,只见那些密密麻麻的亡魂同一时间内,发出尖锐呼啸声,当识海成形之后,他们与墨色玉佩的距离已经不是问题。

    叶云凝神看去,他并不担心这些亡魂能将墨色玉佩怎么样。因为这家传的墨色玉佩,怎么看都不似凡俗之物。

    果不其然,那些亡魂尚未靠近墨色玉佩,便被散发的乌光照耀,瞬间化作了灰色的灵气,迅速的被墨色玉佩吸收。而在最前面的正是鬼冥宗的名鬼修之魂。

    叶云的识海之,寂静和喧嚣,两种对立的感觉变得极为明显。叶云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以前,而这里除了亡魂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外,便是墨色玉佩不断的吸收这些亡魂所化的灰色力量。

    这一刻时间仿若静止了一般,唯独那墨色玉佩诡异的在吸收了这些灵魂力量之后,光芒由原本的柔和乌光,渐渐的越发乌黑,越发明亮。其散发的气息,让叶云双眼一缩,这气息竟然让他有一种熟悉之感。

    而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充满了沧桑飘渺的声音,不断的在叶云的识海之回荡:“魂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