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处绝境,位于十万大山深处的极阴之地,长年累月,不知经历过了多少岁月,方圆百里,除了那些红褐色的雾霭,便夹杂着一丝丝灰色的阴死之气在内。

    此处既然被道武大陆的修者称之为绝境,那么此处凡是有阴死之气弥漫之地,便没有任何生物存活,完全可以说是生机尽绝。相传此地乃是当年战魔平原发生正邪大战之后,因为此处丧命之人最多,天地悲戚,在形成了战魔平原的同时,此处成为了百万亡魂归宿之所。

    叶云却并不知道他现在低着头,脸色阴沉的向着前方奔去,他并没有发现阻挡自己的人越来越少,完全沉浸在了提速之。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被挡在面前的修者拖住,更不能让后面的吴帅追到。不然的话,等待他的只有一个下场,他可不认为在战魔平原,这些所有门派势力的弟子会讲究什么公平一战。

    一直咬牙切齿的跟在后面的吴帅,至于抓狂,从来都没有这个时候感受这般憋屈。他本来以为自己晋升成为道师,可以在战魔平原扬名,回到宗门可以得到门内的重用。

    可是谁想到,出来转悠的时候,遇到了风云灭。本以为除掉这个近日里在战魔平原内闹得沸沸扬扬的风云灭,自己可以一举成名。可是谁又能想到,遇到了叶云这个怪胎,力气大的堪比万妖山的妖修。甚至更为恐怖。因为在他看来,万妖山的修者即便再厉害,也不可能阶的修为与自己一战。

    最让吴帅恨欲狂的是,这一路追杀下来,已经有很多人认出是他,最主要的是他哪怕修为不断的通过丹药,去恢复伤势,但是在前面不断狂奔的叶云,却让他无法理解的越来越快。

    当辨明了方向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靠近传说的死亡之地。此处即便是道武大陆上的巅峰强者也不敢轻易踏足,因为来到这里的修者只有一个下场。

    “该死的,该死的风云灭!老子一定要杀了你!”吴帅怒吼连连,抓狂的加快速度,他要在叶云靠近那片绝境时,将对方斩杀。

    谁也不知道叶云此刻的状态,他一直沉浸在逃逸之。自然而然的在重复着两个动作,右手紧握着血色匕首,一旦有人阻拦,便收割对方的性命。其次便是将力道之法运转开来,肉身之力在双脚轰然爆发。

    从一倍到两倍,到倍四倍,随着吴帅的不断追击,叶云的速度也在不断的加速。当然他潜在的依然还在小心控制着力道。不然的话,一旦力量脱出了掌控,那么不用吴帅追杀他,他的双腿也会因为无法承受住不断攀升叠加的力量,而爆开。

    不过这样的速度已经极快,叶云并没有想到他此刻的速度有多么的骇人,仅仅只是以肉身之力奔跑,其速度已经超过了道师级的强者。这还不算,若是叶云可以运转道力的话,那么其速度,恐怕即便是可以御器飞行的火望众高手都要大惊。

    叶云并没有想太多,他只觉得当自己的双腿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之后,若是不以最快的速度奔行,将力量释放出来的话,他会彻底爆体而亡。

    “快,再快!”叶云已经发现在自己竟然无法将提升的力量控制下来,而在此同时叶云已经发现此刻前方没有了任何修者阻拦去路,也正是这个时候他骇然的发现了前方雾霭茫茫,红褐色的雾霭仿若将战魔平原的天地都连接到了一起。

    更有一种灰败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这是一种仿若天地灭绝的气息。叶云顿时从方才的状态恢复过来,急忙一声低喝,冒着被肉身之力反噬,硬生生的止住。

    饶是如此,叶云双腿顿时爆裂开来,鲜血迸溅,张嘴吐出大口鲜血。肉身之力的强大反噬,使得叶云身受重伤,再加上先前所受的伤势,伤上加伤。

    他费力的转过身,看向身后,没有想到吴帅正状若疯癫的冲到了近前,双眼赤红,怒喝道:“风云灭!你不是很能跑么?跑啊!怎么不跑了?本座倒是要看看,你还怎么跑?前方便是神魂冢,即便是道武大陆最巅峰的强者进入,也只有死路一条。”

    吴帅神色狰狞可怖,一步步的走向叶云,他对于叶云的恨意完全可以用滔天来形容。在他看来风云灭乃是一个修为不错的高手,且岁数已经到了年,以此阅历的话,定然可以知晓前方乃是神魂冢,那是一处谁进谁死的绝地!

    叶云喘着粗气,他即便不知道前方乃是何地,但是感受到方才迎面而来的气息之后,他知道前方支持绝对不会是简单之地。现在结合了吴帅之说,自然不会向前去送死。

    正在叶云准备一战之时,一直静静的悬在识海上空的墨色玉佩骤然间散发出了耀眼的乌光。那沧桑古老的声音在叶云的脑海回荡,“进神魂……进神魂……进神魂……”

    叶云眉头一皱,他从来都没有想到在自己主动攻伐敌手的时候,这墨色玉佩会主动有了反应。故而顿时为之一愣,他不明白,墨色玉佩所说的“进神魂”究竟是好还是坏。

    “风云灭,本座要将你折磨的生不如死,就算你求我,我也不会让你这么痛快的死去,哈哈……”一想到终于在此处将叶云堵住了去路,吴帅那自以为是的性格顿时又显现出来。

    叶云眉头紧皱,冷眼看向吴帅,原本他与此人无冤无仇,但是此人刚愎自用的性格,对自己那种生杀予夺的行为,简直较之于天魔宗的戚无夜还让叶云厌恶,以至于叶云对此人也抱有了必杀之心。

    “聒噪!”叶云冷冷的低喝一声,若非他因为修为被自己镇守封印的话,他定然要以自身的修为将此人斩杀,即便是同宗之人。

    吴帅闻言一愣,顿时反应过来,指着叶云跳骂起来,“风云灭,你当真是狂妄,竟然比本座还要狂妄自大!今日我要好好将你炮制一番,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

    叶云棱角分明的眼眸泛着杀意,冷哼了一声道:“废物一个,滚!他日再见,风某必当取你性命!”说完之后,一转身,忍着身上的伤痛,留下一脸错愕的吴帅,向着神魂冢的方向奔去。

    在此刻,他依然选择相信墨色玉佩那沧桑古老的声音,他坚信番五次救了自己的玉佩,不会伤害自己。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