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叶云醒来的时候,赫然的发现自己竟然横躺在神魂冢的边缘。他的眼睛刚一睁开,一直在他身上防护的光芒也被天道玉心撤走。

    “小子,你可真能睡,这一觉就让老夫等了天。”随即在叶云的识海响起了那神秘老者的声音。

    叶云一愣,下意识的诧然道:“前辈,你说我睡了天?可我明明在神魂冢的山谷前,怎么跑这里来了?难道我在做梦?”他低下头查看自己的情况,发现自己原本身上因为魂尸所受的伤,已经完全好了,甚至连一点疤痕都没有。

    这并不是说叶云的肉身有多么的强悍,他清晰的记得,当时自己处于疯狂的状态的时候,分明是被对方抓了胸口,留下了被腐蚀的伤痕,可是此刻他赤【裸】的上身光滑如初,没有丝毫受伤的迹象。

    那神秘老者似乎并不想与叶云多说什么,淡然道:“小子别胡思乱想了,既然发生过的事情,自然不会做梦。以你现在士阶境界的肉身来说,在吸收了九叶紫金苏的药力之后,你的肉身已经完全具备的了一种意料不到的功效。”

    “前辈的意思是,这意料不到的功效,原本若是叶紫金苏的话,根本不会产生,可是我机缘巧合下,用了一株万年之久的九叶紫金苏。这功效……”叶云嘴角一咧,神经有些大条,目瞪口呆的说道。

    神秘老者哭笑不得的说道:“对,你小子猜对了。你现在的肉身已经具备了自愈疗伤的功效。这种能力,即便是整个天地间,修为没有到一定境界,也不可能有自愈的功效。”

    他的声音有些古怪,似乎也有些难以置信,继续说道:“按照常理来说,你的武极九转应当修炼到帅阶,凝炼出白虎虚影之后,才会拥有自愈恢复的功效。然而你吸收了九叶紫金苏的药力,又经过阴阳之水的淬炼,机缘巧合之下,便提前产生了。以你现在的修为,再配合自愈的功效,与人对敌的话,简直可以毫无顾忌。”

    “那……前辈能告诉我,神魂冢前发生了什么吗?”叶云还是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昏迷之后,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他依然记得当初之所以想要冒着风险进入神魂冢的山谷内,便是答应了神秘老者的要求,进入其,让天道玉心吸收更多的灰色雾气。

    “死气,他日可以再聚。可若是你死了的话,天心的下一任宿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选定了。老夫等了无尽的岁月,累了……”神秘老者含含糊糊的说了一句,便不再理会叶云。

    叶云吃了个闭门羹,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悻悻的不再多问。仔细的查看自身,感受到身体的强大,直欲长啸。原本他以为被逼无奈进入神魂冢这样让道武大陆所有人都丧命的绝地,会必死无疑。没有想到,神魂冢内却给了他大大的造化。

    “神魂冢内那强大的威压,究竟是何人产生?难道是魂尸的主宰?神魂冢真的是远古时期强者的魂魄安息之所吗?”叶云甩了甩脑袋,将自己现在脑海的所有疑问压下。

    他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现在的修为,有资格知晓的。若非自己有天道玉心的话,恐怕在这神魂冢的外围,便已经成为了一具没有了生机,腐朽的枯骨。

    叶云将自己的相貌恢复成风云灭的相貌之后,玩味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喃喃低语道:“不知道吴帅这些希望我死的人,见到风云灭从神魂冢活着出来,都会怎么想?”

    当出了神魂冢之后,叶云自储物袋内从新拿出一身黑色长袍穿好。真真切切的感受着战魔平原的束缚,缓缓的双脚不沾地,离地一尺之距后,急速向前飞去。

    尚未走多远,一个声音便鬼哭狼嚎般的传来。“我说戚无夜,你是不是发神经?别以为你是魔师级巅峰高手,我一个小小的道徒就不敢骂你!你他娘的,老子都和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是风云灭!你没听到战魔平原各门各派的弟子都在说么?风云灭进了神魂冢,已经一个月了,恐怕早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叶云闻言后,神色古怪的看向来人,哑然失笑,竟是当初与自己分头遁走的贺刚。而在他后面紧追不舍的人,竟然是天魔宗的天才弟子,戚无夜!

    只见贺刚的脚下踩着一柄放大成如门板的菜刀,那硬不起眼的菜刀,载着贺刚,速度极快,竟然以戚无夜的修为,都没有追上。看贺刚的意思,已经被戚无夜追杀了许久,却一直使之未果。

    后面一直追杀贺刚的戚无夜神色阴沉,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当找寻到贺刚后,原本手到擒来的一名小小道徒九阶巅峰的人,竟然可以从自己的手走脱。而屡次使得他能以超常规的速度,逃之夭夭。

    戚无夜心情极为不好,前些日子在一个叫叶风之人的手上,吃了大亏。还莫名其妙的与天云宗的火望,战了一场。现在竟然连一个小小的道徒都收拾不了。若是传回天魔宗的话,让那些长老知晓,定然会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影响。

    贺刚见到后面的戚无夜紧追着不放,不由得尖声喊道:“他娘的,戚无夜!老子都一把年纪了,你小子莫不是喜欢男人?就算是一条狗,追着骨头不放,也不能追了半个月啊!更何况,老子也不是骨头啊!你小子不会真喜欢男人吧?而且还喜欢我这么大的?你小子口味挺重的啊!”

    戚无夜听的满头黑线,若非贺刚一直不在自己的攻击范围类,他真的恨不得将对方,以天魔宗最残忍的秘法折磨致死!

    “他娘的,老子怎么就这么悲剧,竟然和风云灭一个下场……啊……娘啊,风老大,你怎么做鬼都放过我?”贺刚顿时如见鬼了一般,喊叫了一声,掉头就想跑。

    他这么一喊,顿时让叶云和戚无夜摸不着头脑了。而贺刚一转身,看到了戚无夜之后,他的脸顿时成了苦瓜脸。

    叶云真是哭笑不得,这贺刚当真是活宝一个。他也没想到从绝地出来之后,会遇到老熟人。不过这一次遇到戚无夜,他并没有任何畏惧,甚至战意盎然,棱角分明的双眼,紧盯着戚无夜。叶云淡然道:“戚兄,别来无恙……”

    戚无夜自然也看清楚了,能让贺刚莫名其妙掉头就跑的是何人。不过见到叶云之后,他一双血红色的妖异眼眸,寒光一闪,冷笑道:“不知道本座是叫你叶风好呢,还是风云灭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