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才这一拳,仅仅只是一拳,却让戚无夜骇然无比,因为他在方才比斗肉身之力上,已经输了一筹。他从没有见过谁的肉身之力,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魔修虽然没有如同武修一样,专门注重肉身的修炼,但是魔修作为道武大陆一种较为特殊的修炼体系,无论是肉身还是修为,都比较擅长。而至于个人的实力,就看此人专门注重的是肉身还是修为的提升了。

    戚无夜心高气傲,自然不甘于人后。在天魔宗内,他以肉身和修为均等的去修炼。故而他的实力在整个天魔宗魔师之,乃是最强者,没有之一。这也是他可以心高气傲的资本,魔武双修。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以他九阶的肉身之力,竟然还都不过对方的八阶之力,这如何不让他惊骇!即便是对抗霸武门的天才弟子,也不可能凭借一拳,让自己受伤流血!

    再看叶云,并没有因为势均力敌,有什么惊讶,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交手之后,他反倒更加的斗志盎然,眉头一扬,棱角分明的双眼绽放着精光。

    叶云知道经过反复淬炼肉身,又开启了鸿蒙道体,其本身的强悍程度,在同阶之已然无敌。若是运用力道之法的话,不知道可否战胜戚无夜?

    想到便做,这是叶云的性格,毫不迟疑的运转力道之法。整个人骤然间瘦小了一圈。他并没有将力道之法运转过多,不然的话,对他的肉身反噬也是巨大的。尤其是他现在可以凝炼的肉身之力越多,其反噬之力也越大。

    戚无夜有他的傲气,即便是方才的一击之下,处于下风,他也不愿意承认身为天魔宗的天才弟子,会弱于对方,冷哼一声之后,身形一闪冲上前来。

    “魔影闪”,天魔宗至高无上的身法,由本身凝练出的魔影提供速度的动力,又犹如海浪一般,一层推一层,不断的由魔影推着自己向前行进,故而速度奇快。

    叶云仅仅只看到眼前红色的残影一闪之后,便感觉到了强大的力量扑面而来。全身的肉身之力尚且还在压缩凝聚之时,这个时候叶云根本不能有效的出击。

    下意识之下,叶云抬手向着眼前一挡。“砰”的一声,叶云整个人被戚无夜一拳打的后退数步。然而戚无夜并没有一击而退,他已经打出了真火,被叶云激发了属于魔修的凶性。

    戚无夜已经将这个最近才在战魔平原声名鹊起的风云灭当做了平等的劲敌来看。他今日必杀叶云,不管是对方的修炼速度,还是叶云真的在神魂冢内获得了什么大造化。他都不允许一个这样强大的敌人出现,故而他已经将自身所有的力量展现出来!

    “轰……轰……轰……”戚无夜表面上看起来飘逸潇洒,但若真的将自身所有的修为都爆发出来的时候,这个时候的他仿若魔神一般,嗜血暴力。

    以他的眼光自然看出了叶云正在凝炼力量,从对方先前肉身爆发出的力量来看,若真的让叶云施展出的话,恐怕自己又要如上一次一样,吃大亏。

    吃一堑长一智,戚无夜心高气傲,更不会让自己再一次吃亏。所有的力量不断的轰响叶云,要将对方直接轰杀。

    “噗……”尚未凝聚好力量爆发的叶云,被对方这名一顿穷追猛打,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在戚无夜的追打之下,使得他已经遭受到了肉身的反噬之力,身受重伤。

    叶云极为庆幸自己的肉身经历过了阴阳水的淬炼,不然的话定然对方这数拳就已经打成了肉酱。以鸿蒙道体的变态,叶云仅仅只感觉到自己用来阻挡的手臂要断了一样。不过经过这一战,他双眼越发的明亮,从而知晓了肉身强大的好处。

    “你小子怎么就这么没脑子?速度不如人,就这样被压着打?你是木头脑袋么?唉,我还以为你自己知晓的,难道青龙虚影变异成了紫金龙,你没有获得那一项身法的开启?”叶云的识海之,骤然响起了神秘老者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呃……”原本还在思考从戚无夜强大的攻势下,如何脱身反击的叶云顿时怔住,下意识的便在识海反问道:“前辈,现在情况紧急,不知是什么身法,还请赐教?”

    神秘老者冷哼了一声道:“武极九转修炼到士阶,在双眼可以凝结出青龙虚影,然而青龙虚影若是在双眼之,可以摄魂,看破幻象。若是施展在身后的话,施展者如同化龙。正所谓云从龙风从虎,以青龙虚影提升速度,自可上天入地,此法为‘天龙步’。以武极九转的近身之战,再与天龙步相配合的话,同阶之谁能挡!只是不知道你这因为九叶紫金苏变异而成的紫金龙,行不行?你小子啊,还是缺少实战经验,被一个魔修这么打……”

    “天龙步……”叶云双眼一亮,他已经没有再去听识海神秘老者的碎碎念念。虽然因为这一愣神的功夫,双手都忘了阻挡,直接被戚无夜一拳打在了脸上,又感觉到腹部受到了撞击,直接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哈哈……”戚无夜傲然的看向叶云,这一顿暴打,让他顿时将上次被叶云暴打,受到的气都发泄了出来。同时他也暗暗心惊,叶云的肉身实在是太强大了,若是换了一个同阶的道修,或者已经被自己打成了肉酱。

    戚无夜并没有再追击叶云,而是冷笑道:“风云灭,本以为你还有点能耐,却没有想到,和本座作战,你是傻呢?还是疯了?居然还敢出神!你若是只有这点本事的话,本座杀了你,也很失望。”

    叶云狼狈不堪的爬起身来,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甩了甩手臂,运转道力,将一双手臂的酸麻感驱散,嘴角轻扬,淡然道:“贺刚,你后退一点,不然就不是翻跟头这么简单了。”

    本来因为叶云被戚无夜压制着暴打,还在心反复琢磨是否要立刻逃离的贺刚,闻言之后,顿时神色惶恐,急忙后退。

    若说现在还有谁了解叶云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了。因为他看到了叶云的那种笑意,正是当初一同实施“光”政策的时候,招牌笑意。一想到,当初死在叶云手下的敌人,他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