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灭之道,灰色气息扩散,尚未碰触到魔天绫。那魔天绫便似乎已经遭到了灰色雾气的侵蚀,不断的颤动,粉色的光芒也变得暗淡了不少。

    此刻,原本已经因为愤怒失去了理智的姚蓉,顿时花容失色,在虚空倒退了数步,急忙间想要将魔天绫召回。她不知道叶云究竟施展了什么功法,但是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来自魔天绫上,属于自己的气息竟然开始变弱。

    若是叶云如先前一般,拳头狠狠地砸在魔天绫上的话,姚蓉不敢相信,自己魂魄温养的魔天绫受伤,而自己会不会心神也受到伤害。

    叶云却冷笑一声,全身上下毁灭之道运转之下,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一变,神情更是从原先的淡然,变成了冷漠,一股毁灭众生的气息,顿时在众人的感知下回荡。

    陈玉和贺刚修为较低,骇然失色,急忙后退。即便是对叶云有一定了解的贺刚,都未曾想到叶云会有这种手段。

    叶云施展天龙步,竟是踏天而行,迅速追上要被召回的魔天绫,二话不说就是两拳。

    “嗤……”魔天绫哀鸣一声,被叶云两拳打的倒飞回去。而在魔天绫之上,两道灰色的痕迹开始在蔓延,竟是在腐蚀姚蓉在魔天绫上留下的神识烙印,以及这宗级神兵的生机。

    姚蓉花容失色,心痛不已,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苍白了许多。这魔天绫与她心神相连,被毁灭之道伤及腐蚀了魔器,自身也受到了伤害。

    直到这个时候,姚蓉才真正的正视面前这个风云灭,本来她以为在战魔平原闹的沸沸扬扬的风云灭,只是一个对弱小者下手的抢劫者而已。及时天魔宗很多弟子死在了叶云的手,她遇到了对方,也不屑动手。

    这也是为什么她甚至都没有将叶云放在眼里,直接无视对方,就对陈玉痛下杀手的原因。可是心高气傲的她,此刻遇到了叶云这般诡异的功法,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在天魔宗内,同样也有能伤及对方法宝的功法,然而修炼此种功法的风险极高。修者,要么功法大成,成为天魔宗的高手,要么便是遭到了功法的反噬,身殒道消。

    叶云却灭有这些顾忌,因为毁灭之道本就是基于他的混沌云剑在鸿蒙道体之上领悟的“道”。以鸿蒙道体的厉害的话,只要叶云的肉身够强悍,所拥有的修为够驾驭如今他领悟的道,反噬自然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计。

    更何况,自从得到了天道玉心的认可之后,叶云可以利用第一重天内的,所吸收的无尽死气,施展出来的毁灭之法,只要不超过他肉身所能承受的,威力自然强大。

    姚蓉嘴角流出鲜血,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妖娆,此时此刻的她,媚眼饱含着怨毒的神色,仿若自九幽地狱爬将出来的魔鬼,要将叶云生吞活剥了。

    叶云经历过战魔平原的生死历练,心志坚毅,杀伐果断,既然动手了就没准备放对方离开。故而紧追不舍,天龙步在虚空仅仅只留下一道道淡淡的虚影。

    “砰!”一拳打在了姚蓉的小腹上。姚蓉的身为女修,本身就未曾如同戚无夜这样的魔修注重磨砺肉身。故而叶云的这一拳重重的轰在了她身上之后,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无力,身受重伤。

    姚蓉吃痛,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当叶云展开修为冲上虚空与她决战的时候,她便看出对方竟然是道师四阶的修为,可是这一拳打在自己身上,若非修为比对方高的话,恐怕已经香消玉殒。

    然而对方拳头上的毁灭气息,顿时顺着她的小腹侵入体内,竟然要腐蚀她的生机。直到此时,姚蓉才知道了这风云灭的可怕,哪里还敢停留,一口精血喷出,一声轻叱,浑身燃烧着血红色的光芒,竟是不顾损伤精气,转身逃遁。心高气傲的她,已经怕了。

    叶云并没有去拦住对方,以他现在的修为最多能在道师九阶巅峰的高手攻势之下全身而退,可若是想要斩杀对方,不拼个你死我活的话,自然不知道结果。、

    更何况叶云之所以能一击得手,也是因为对方轻视自己的原因。这些各大势力的天才弟子,若说没有什么保命的底牌,叶云自然不会相信。故而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愿意与对方鱼死网破。

    当姚蓉消失之后,叶云这才落回地面,他之所以在众人看去没有御器飞行,显得几位古怪,便是混沌云剑的神奇之处。虚实相济,阴阳相和,混沌成形,无人能见。

    只不过此刻众人都处于一个较为古怪的气氛之,没有人能发现他没有御使道器便可以踏空而行的事情。隐藏在脚下的混沌云剑,自动消失,回到了叶云的体内。

    对于今天一战,叶云极为满意,对于毁灭之道的运用,更近了一步,若是自己的敌手,一直对自己轻视下去的话,那么在无尽的死气之下,对方将会吃大亏,甚至是以生命为代价!

    “走吧……”叶云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陈玉和贺刚二人,以他的这个真实年纪,自然也有些自得,不过多年的经历,已经使得他懂得喜怒不形于色。

    陈玉目瞪口呆,看着叶云如看魔神一般,想想方才叶云的恐怖,那萦绕在自己心的毁灭、死亡的气息,让他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风……风老大,您老真是神功盖世,那小娘皮就真的被你给轰跑了。不过小弟我更佩服老大辣手摧花,我这个怜香惜玉的人,可做不出来这种事……”陈玉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可惜的干笑道。

    贺刚粗犷的脸庞猛地一抽,早就见识过叶云厉害的他,本来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若换了往日定然只是随口的恭维一句。然而今日却不同,陈玉的表现,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竞争力。

    “风老大如此厉害,又岂是那种庸脂俗粉可以相提并论的。小子,也就你的口味认为那是香玉了。你不觉得把风老大和那女人放在一起比较,是对风老大的一种侮辱么?”贺刚冷哼了一声,斜睨着陈玉。

    陈玉闻言一怔,顿时额头沁出汗水来,被贺刚说的哑口无言,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反击。仔细一回味,顿时觉得对方说的有理,急忙点头附和道:“老大哥说的对……”

    “老大哥……”贺刚胜了陈玉一筹,本应该趾高气扬,可听到这句话后,顿时脸色无比难看,心不由得腹诽道:“他娘的,老子有那么老么?”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